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春始】当一方生病了☆

◆拖到了最后的一个连文(好意思说。)
◆感谢杏仁的爱情相助x @杏仁「Caelum·光風霽月」
◆第一次写春始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不)
◆然后就是下一篇交给你了 @kirkir
(今天也是爆字数的一天x)
————————————————
   好像从昨天开始脑袋里就有些晕乎乎的,今天似乎有加重的迹象,连嗓子都有点干疼。
   在拍摄完毕后,弥生春一个人去了卫生间,取下眼镜放在一旁,拘了一捧水拍在脸上,想要让自己清醒些。
   凉水打在脸上带走了一部分温度,使得弥生春有些昏胀的脑袋清醒了许多。

   「春。」睦月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弥生春的身后,正从弥生春面前的镜子里看着他,眉头微微蹙着「怎么不说一声就一个人跑了。」
    面对镜子里睦月始严肃的表情,弥生春倒是不以为然,从手边的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将脸上和手上的水擦净,然后拿起眼镜带上,站直身子的弥生春比睦月始高出了不少,正好阻止了睦月始看向镜子里的视线。
   「脸上带着汗本体很容易滑掉的。」确认睦月始无法通过镜子看到自己的脸后,弥生春才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笑容,然后转过身看着睦月始「始是在担心我吗?」
   睦月始没有接话,淡淡地看了弥生春一眼,然后丢下一句「接下来还有拍摄」便离开了。
   「呼……真是糟糕啊……」弥生春松了一口气,抵住了一旁的墙壁,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再坚持一下回去吃点药好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弥生春想象的那么容易,但是也没出现少女漫一般的昏倒被人背回家的情节,只是由于生病带来的不适使得弥生春无法集中精神在拍摄上,在被staff桑第无数次的纠正下,睦月始提出了休息。
   然而还妄想逞强的弥生春被睦月始阻止了,在睦月始和staff桑的一番交涉下,剩下的拍摄被推迟,睦月始拉着弥生春离开了摄影棚。

   当弥生春被睦月始丢到出租车上时还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身边的睦月始正在打电话,根据谈话内容不难判断出是打给经纪人月城奏的电话。
   「嗯……我知道,可是春看起来有些不太舒服,就算拍下去也没办法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没关系的始……」弥生春忍不住发声。
   睦月始看了一眼身边的弥生春,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和电话那边的月城奏交涉着。
   「嗯,麻烦你了,非常感谢。」终于睦月始挂了电话,然后慢慢地长舒一口气,深紫色的眸子定格在弥生春有些憔悴的脸上。
   感受到了来自睦月始的视线,弥生春倒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没关系的哦?始。」
   闻言,睦月始又盯了一会儿,才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春,生病了为什么不说。」
   「始太多心了,我没有事的。」弥生春扶了扶眼镜,企图用笑容来掩饰过去,但是下一秒,他听到了睦月始的一声轻叹。
   睦月始整了整自己的领口,看着远处越来越清晰的树木低声道「你的声音有些哑,而且注意力也很难集中,不难看出你的身体状态不太好。」
   之后的路上弥生春没有再接话,倒不是因为被发现了有些尴尬,而是脑袋里浑浑噩噩的实在有些迷糊,与其说些语序颠倒的话,倒不如干脆装死来享受睦月始这来之不易的温柔。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还没到达月之寮,弥生春便抵挡不住病症带来的巨大的倦意,陷入了难得的睡眠。
   与睡的不省人事的弥生春相反的,是不知道要如何把这个巨大的物体弄到屋里而有些头痛的睦月始。
   然而最后睦月始权衡了一下利弊,将弥生春的一条胳膊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半拖半抱的将弥生春弄进了房间。
   与此同时,本应睡的不省人事的某个人,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很难办了,睦月始给人脱了外套用被子裹好,随后煮了热水,又去了月之寮附近的药店买了点药品,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床上的人依旧一副要睡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睦月始无奈地坐到床边,手上是晾好的温水「起来把药吃了。」
   「果然还是瞒不过始啊~」床上的人动了动,随后慢慢地坐起身,靠在床头,习惯性地想要伸手去推眼镜,却发现脸上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取下了,于是尴尬地抚了抚眉心。
   「把药吃了就好好休息吧。」睦月始将药和水递给弥生春,随后站起身,略带点严肃的眼神盯着弥生春,似乎在用眼神压迫他将药吃下。
   强迫的意味很明显,弥生春知道这个时候就该好好的顺从着这位国王大人的意思把药吃了,可是偏偏弥生春还是个乐于作死的,半是调笑半是认真的看着睦月始。
   「始来喂我吧。」下一秒睦月始的手指就覆上了弥生春的额头。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出现,同时弥生春感受到了睦月始温热的手掌离开了自己的额头。
   弥生春自己的手抚上额头,意外的看着睦月始「始……?」
   「果然是有些发烧,吃了药快休息。」睦月始看着弥生春,目光是少有的柔和。
   弥生春当然是知道睦月始能这样是真的担心自己,也就不在继续抵抗,乖乖地吃了药喝光了一杯水,然后带点委屈的看着睦月始「好苦啊始~」
   话音刚落,弥生春感受到自己嘴里被塞进了一个甜滋滋的东西,嚼了嚼发现是颗蜜枣,然后露出一个会心的笑。
   他的恋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好了快给我去睡觉,明天还要拍摄。」
   得到命令的弥生春也感到了药效发挥时带来的困倦,跟睦月始道了句安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梦还是错觉,弥生春听到了睦月始说了一句「好梦。」

   这一觉弥生春睡了很久,许多天的疲惫与困倦都在这次睡眠中得到了平复,等到弥生春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呼吸着清晨特有的清爽的空气,弥生春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于是坐起身想要伸个懒腰,却从额头上掉下来一个毛巾。
   弥生春拿起那条毛巾,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随后温柔的笑了,换上衣服后拿起毛巾去寻找睦月始的踪迹。
   事实上弥生春并没有费多大力就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睦月始,但是此时的睦月始带给弥生春的冲击力着实不小。
   厨房里,睦月始围着平素皋月葵的白色蓝边围裙,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透着一股子认真,手上也不闲着,正在为这份早餐做最后的收尾。
   纠结了一下之后,弥生春还是本着长得帅就该瞎几把乱搞来为自己增添魅力的内心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国王大人。
   睦月始身体微微一僵,然后淡漠的口气问道「好点了吗。」
   「多亏始一晚上的悉心照料,已经没关系了哦~」
   然而说出这句话的弥生春还没有感受到正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危机, 话音刚落弥生春的额头就收到了睦月始的铁爪功一枚。
   嘛嘛——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弥生春同学还是很开心的享用了来自国王sama的爱心早餐,并且顺利的完成了拍摄,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是这样安定的日子没有过太久,当某天睦月始从睡梦中一点点醒来,头重脚轻的感觉十分的让人不爽,因为这种感觉明确的告诉了睦月始他感冒了的事实。
   看了看今天的日程,下午需要录制一个节目,和搭档弥生春一起的访谈节目。
   吃点药应该能撑过去吧。
   睦月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很好没有发烧的痕迹,只是单纯的小感冒。
   翻找出来之前弥生春生病时买来的没吃完的药,认真的看着药品说明,药还是不能乱吃的,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对嗓子比较好的,毕竟工作不能出差错。
   然而就在睦月始认真的翻找着药品的时候,按时来叫他起床的弥生春敲了敲门,不等睦月始反应过来弥生春便打开了门,正巧看到坐在床上正在看药品的睦月始。
   「始难得的起的那么早呢~」弥生春笑着推了推眼镜,然后走到床边「是生病了吗?」
   「嗯……没什么事,吃些药就行了。」说着睦月始拿出一盒药,一旁的弥生春见了贴心的给他倒上了热水,喂到了睦月始的嘴边。
   睦月始不太懂他的意思,想要拒绝,却听到弥生春笑意满满的声音「撒娇可是病人的专利哦,始。」
   没有回应。
   最后睦月始还是伸手拿过水杯,将药片吞了下去,又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弥生春也不太介意,笑着耸耸肩「吃了药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帮你把早饭送上来。」
   睦月始刚想拒绝说自己没有胃口,却又想到自己还有工作,只得低低的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离开的弥生春贴心的将门关好,去了公众房间,不出意料的皋月葵正在往餐桌上摆着今天的早餐,桌子边坐着睡眼惺忪的卯月新。
   「恋和驱还没起床吗?」弥生春走到桌子旁边,拉开了一个椅子却并没有坐下。
   「驱一大早就拉着恋出门了,话说始桑怎么没起床?」皋月葵解开自己身上的围裙放在一边。
   弥生春看着那个白色蓝边的围裙,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春桑?春桑!」
   耳边皋月葵的声音猛地一高惊醒了弥生春的美好想象。
   「抱歉啊葵,始的早餐我帮他拿到房间里,你们忙吧~」
   说完,不等皋月葵反应过来弥生春就已经拿起一个餐盘转身往楼上走去。
   「春桑……」皋月葵还想说什么却被卯月新拦住,卯月新依旧是一脸睡不醒的样子,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拿起一片面包塞到皋月葵嘴里「葵也要好好吃早餐。」
   皋月葵欲哭无泪,他只是想告诉弥生春,弥生春忘记拿他自己的早餐了。

   到了房间里,不出意外的看到睦月始在被窝里裹着。
   睦月始很懂的如何把自身的身体状况调到最佳,从他即便是贪睡却还是能在工作前把状态调整好便可以看出来。
   现在除了弥生春也没有其他人在场,睦月始就很放心的让自己进入休息状态。
   但是当弥生春的手突然摸上他的额头后又不老实的摸了摸他的脸时,睦月始还是条件反射的想要赏他一记铁爪功。
   不过生病了就是生病了,睦月始感觉浑身都懒懒的疲劳到了极致。
   「始还是先吃一点早餐比较好哦?」弥生春端着一小碗温热的粥坐在床边,笑着看着裹在被窝里背对着自己的睦月始「当然我是不介意口对口喂给始的……」
   听到这里的睦月始冷漠地转过身,盯着弥生春的眼睛似乎是在警告,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坐起身。
   弥生春顺手将粥放在一旁,给睦月始掖了掖被子,然后在睦月始伸手去拿粥碗之前拿走了粥碗,舀起一勺在嘴边吹了吹便递到了睦月始嘴边。
   一开始睦月始是有些抗拒的,有点复杂的看着嘴边的粥,犹豫着没有张口。
   「还记得吗始?撒娇是病人的特权哦?」
   这话从弥生春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不正经,但是睦月始却是不再犹豫,张口吃下那一勺粥。
   偶尔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吧。
   这样想着睦月始喝光了弥生春手里的粥。
   「看来胃口没有太大影响呢,好好休息吧始,下午我来叫你。」
   睦月始放松了身体,重新裹进被窝,不管怎么说,他所认识的弥生春还是很靠谱的。
   然而这个想法在下一秒弥生春亲上他的嘴唇后便烟消云散。
   巨大的困意席卷了睦月始的意识,不轻不重地说了句弥生春便进入了睡眠。
   一旁的弥生春笑着推了推眼睛,又一次俯下身子在人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做个好梦,hajime~」

   「那个美梦里一定有我们。」

   下文的时候弥生春准时叫醒了睡梦中的睦月始,还顺便带着午餐来到睦月始房间里。
   睦月始坐起身,身上不适的感觉不见了大半,充足的睡眠也让睦月始感觉到了少有的轻松。
   「……你为什么不出去。」睦月始头疼的看着这个赖在自己房间不肯离开的弥生春,强忍着想要使用铁爪功的冲动。
   然而弥生春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呢?就这样一点点逼近睦月始,手往前一伸,抵住睦月始身后的墙壁,对他来了一个亲密的壁咚。
   「感觉怎么样?始。」
   「你非要这个姿势才能好好说话吗。」
   「嗯?」

   最后弥生春受到铁爪功一枚。
   不过他也如愿以偿的亲到了睦月始。
   睦月始的病发现的早,及时的吃药和照顾已经好了大半,两个人的拍摄也如以前一般受到好评。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望食用愉快♡

评论(30)
热度(79)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