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异次元通讯

终于难产出来了(。)我自己都怀疑前后的文风真的是一个人写的吗???

总之我是真的废了(。)bug应该不少望见谅(。)

老子居然爆字数了哈哈哈哈哈哈!

-------------------------

   长月夜有一个秘密。

     加完班天已经黑透了,时间显示最后一班地铁也要启动了,长月夜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犹豫的看了一眼手里紧握的手机,最终挣扎着把手机塞进了口袋快步赶去地铁站。

     地铁里人不算多,但是却是已经没有了可以让长月夜坐下来歇脚的地方。

     嘛,最起码不用人挤人了。

     长月夜自我安慰着,然后戳开了之前犹豫好久没有打开的手机,插上耳机。

     「啊啊,yoru——今天好晚啊——」

     不出意外的,耳机里传来那人的抱怨声,抱怨着他的不守时。

     「抱歉啊阳,今天加班。」长月夜抱歉的冲手机里的人道歉。

     听到了长月夜诚恳的道歉,叶月阳也不在抱怨「那么,辛苦了,夜~」

     漫长的地铁之旅就在两个人的闲聊中过去了,终点站的广播响起,长月夜抬起头随意的将手机放进口袋,在经过地铁门的时候,乘务员小姐冲他笑了笑「居然打了一路的电话,是和女朋友吗?」

     「啊……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发现自己被监视了的长月夜觉得有点无地自容,逃也似的离开了地铁,离开时还听到了耳机里叶月阳的嘲笑。

     「夜还真是可爱啊~」

     到达家里已经是半夜了,长月夜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让手机里的声音外放,随后便脱去了西装外套,准备换上睡衣。

     「你在换衣服吗?夜?」

     「嗯,准备洗澡。」长月夜不以为然的换着衣服。

     「真该死,没办法开视频看不了夜诱人的身体了。」

     「就算可以开也不会给你看!」

     长月夜愤怒的把手机扣在了桌子上,然后钻进了浴室,很快便传出了哗哗哗的水声。

     手机那边也安静了,过了好久才传出一声轻咳。

     「夜……?」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音。

     浴室里的人也没可能听到。

     手机那边沉默了。

     洗完澡后,身体各项机能都困倦到极致的长月夜将自己丢在了床上,脑子里混混沌沌的过滤着这一天的大小事宜,最后思维定格在那部还在微微闪着光的手机上。

     已经很晚了,和阳道句晚安就休息好了,明天休假可以去市中心的书店看看。

     这样想着长月夜伸手将手机拿在手里「阳?睡了吗?」

     「没有,怎么了夜?」

     「很晚了,早些休息吧,阳。」

     「困了就休息吧,要好好的梦到我,会是个美梦哦~」叶月阳的声音带着点蛊惑人心的作用,使得长月夜很轻易的便缴械投降了。

     确实是很困了,不等长月夜再说些什么,强大的睡意如潮般将长月夜吞噬,很快便进入了昏睡。

     手机还在闪着微弱的光亮,屏幕上的通信时间还在一点点增加,只是另一半久久没有声响,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了长月夜的呼吸声,显得格外安静。

     过了许久,手机里才传出一声带着倦意的声音。

     「晚安。」

     这就是长月夜的秘密。

     一年前,长月夜听了朋友推荐的一个好玩的软件叫做「异次元通讯」,是一款随机匹配人物进行聊天的软件,不过据朋友所说,并不是真正的通讯到了异次元,只是一个人工智能系统罢了。

     这个软件在当时也是蛮普遍的,毕竟在这个压力比楼房还高的社会上,人们能找到一个发泄点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长月夜下载了这个软件之后检索到的是一个叫「叶月阳」的人,根据系统提供的信息,是一个很讨女生喜欢的人。

     这个男人的名字和长月夜的名字巧妙的对应。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检索到一个男人,但是长月夜还是开启了聊天模式,反正他也不打算和陌生的女人聊天哪怕是人工智能。

     但是后来长月夜发现了不对劲,这个人工智能……有点太智能了吧?!

     比如说哪家的人工智能会整天咖喱咖喱的讲个不停。

     再比如说哪家的人工智能会天天和人讨论女生,还是年长的成熟女性。

     更可恨的是哪家的人工智能会一言不合就讲黄段子!每次都要把长月夜调戏的害羞到说不出话来才罢休。

     然后有一天,长月夜终于把忍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我要换一个人工智能!」

     然后,手机两边久久无言……。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人工智能是个啥?」

     空气再次陷入死寂……。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再后来,长月夜深刻的意识到,这个叫叶月阳的家伙真的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是这个人,和他并不在一个次元。

     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但是长月夜不一样啊!长月夜在面对他的魔王上司霜月隼拿出的那个叫做Diablo的魔界生物后都还能镇定自若地搬着它去晒太阳。

     于是在短短一天的适应期后,长月夜就完全接受了现在的情况。

     之后的时光,长月夜每天下班后都会开启这个软件和叶月阳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哪怕是睡觉也不曾关闭通讯,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叶月阳一直在身边一样,长月夜很喜欢。

     「难得的休假就是应该去逛逛街买些好看的衣服打扮的帅气一些去娱乐场所约漂亮的小姐姐一起嗨皮啊——」

     耳边不出意外的听到了叶月阳不满的抱怨,长月夜暗笑,将耳机带在耳朵里卡好,跨进了书店。

     「阳明明知道我不擅长这些的……」长月夜小声的回应叶月阳的抱怨,同时随手抽出一本书来「而且如果阳想去的话自己去不就好了?」

     「……那不一样!」叶月阳的声音有些逞强的意味,长月夜也不理他,看了一眼手里的书。

     是一本没有看过的书,似乎只是一个简单的语录集,长月夜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书架,分类是恋爱类。

     长月夜是不怎么看这类书籍的,但是这个书简单的封面还是吸引了他,他翻开书,第一页上只印着一句话。

     「生命是一个圆,不论你如何行走过完这一生,你的起点就是你最后的终点。」

     手指摩挲着那一页纸,最终还是将书合起来放回了原处。

     「怎么了夜?」

     「稍微有点累了想去附近的咖啡店歇歇。」

     手机那边没有了回声。

     长月夜没有在意,抱着几本要买的书去收银台付了钱便步行去了书店对面的咖啡厅。

     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巧克力慕斯,这样的搭配经常被叶月阳说太腻了,可是这依旧阻止不了长月夜对甜食的追求。

     「夜,我说大好的青春就应该去挥霍啊!别天天在这里看书了,多无聊啊——」

     「阳你才是,别一天到晚总想着玩,老老实实工作啦。」

     咖啡和甜品很快就送了上来,长月夜随手翻开了手边的书,完全进入了读书状态,叶月阳见这边没了声响知道他在看书也就没有打扰。

     过了很久,长月夜听到耳机里传来轻声的哼唱。

   「今も そっと抱いた はかない梦が

       小さくなって 见えなくなって

       仮面の自分を 舍てられなくて……」

     很好听的曲调,夜一时间听的入迷忘记了自己还在看书,轻阖上眼睛感受着好听的歌声。

     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下雨了,长月夜才猛地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发现原本晴朗的天气现在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急急的落下。

     耳机里的哼唱戛然而止。

     「怎么了夜?」

     「啊……没什么就是外面下雨了,我忘记带伞了。」长月夜若有所思的戳了戳手上的书,最终将书合起来,支着头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

     「那你在咖啡厅再等等看吧,雨小些再回去,我陪着你~」真情实意的话。

     「谢谢了,阳,一直以来都谢谢了。」长月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做出这种感叹。

     「完全不需要道谢的吧,这种事情,而且有夜陪着我也很开心的哦~」

     长月夜没有再接话,叶月阳也没有在说什么,两个人之间从来不会因为这种突然的沉默而觉得不适,反而更像是一种心有灵犀。

     天一点点黑了下来,雨势依旧没有要停的意思,长月夜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在继续待在这里了,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手机小心的放进了口袋。

     「阳,我要回家了。」

     「雨停了吗?」

     「还没。」

     「那就再等等吧,那么大的雨不怕淋感冒吗!」

     长月夜没有回答,他透过玻璃门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跑了出去。

      雨水急急地打在长月夜的身上,很快便濡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灰蓝色的头发贴在他秀气的脸上,一汩汩的雨水顺着他脸部的线条滑下,最终落到地上消失不见。
     长月夜就这么不知疲倦的跑着,怀里还抱着那本没来得及看完的新买的书。
     路上的人行色匆匆,没人注意到这个在雨中奔跑着的青年。

     耳朵里带着的耳机突然受到一股力量,被强制扯了出来,等到长月夜被这股莫名的力量惊到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机正静静的躺在地上,雨水正不知疲倦的洗刷着手机黑色的屏幕。
     长月夜慌乱的伸手去捡那个已经浸满了雨水的手机,眼瞳里写满了慌乱,原本抱在怀里的书散落了一地,很快就被雨水模糊了书页,可长月夜的目光只停在手机上。
     他的手指微微发颤试图唤醒手里的手机,可是无论他怎么按压手机的键盘,手机也没能如他所愿的亮起来。
     最后,他有些绝望的抱着自己的腿,蹲在雨里,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长月夜失去了和叶月阳唯一的联系。
     那部手机在那个雨夜彻底的坏掉,再也无法打开,在那之后长月夜又买了一样的手机可是那个软件里再也没有熟悉的轻佻的声音,只剩下了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人工智能的声音。
     这对长月夜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那么久的陪伴与无话不谈,就这么没有了下文。

     最可笑的是自己和那个人的最后一句话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长月夜无数次幻想过如果自己终有一天要和叶月阳告别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两个人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了联系。
     原本就是两个次元的存在,没有联系没有交集才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吧。
     长月夜在情绪低靡了一段时间后,强迫自己振作,重新开始了自己认识叶月阳之前的生活。
     那个单调,寂寞,冷清,一个人的生活。

     就这样的生活长月夜过了一年又一年,奈良的老家要他回去接手了一家茶馆,于是他很快的便着手搬家的事宜,辞去了先有的工作。
     在最后离开的时候,长月夜去了一次那个和叶月阳说了最后一句话的咖啡馆,依旧是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巧克力慕斯。
     这些年,每个星期他都会在这里坐坐,说是喜欢这里的咖啡,可事实上心底还是执拗的认为着自己可以等到那个他想要见到的人。
     但是一次也没有,这次也一样。
     长月夜看着留言墙上贴着的写满愿望的便签,突然有些哽咽,最后他笑着向服务员要了一张便签和一支笔,写下了一句话留在上面。

     东京是一个值得留念的地方,但他不是属于长月夜的地方。
     长月夜回到了奈良,在茶馆旁边租下一套小公寓,时不时也会到家里串串门,茶馆的工作也算轻松,他做的点心也算是茶馆的一大招牌。
     这个样子也挺好的,余生经营着自己的小茶馆,日后在家里人的安排下娶妻生子,这是所有人都追求的安适的生活。
     但是长月夜总是忘不掉,那个曾经日日夜夜陪着自己的声音。

     阳,你在那个世界会不会偶尔也想起我呢?会不会也觉得有一点遗憾呢?还是说已经不在记得我,过着自由的生活?

     叩叩叩——
    「打扰一下,老板在这里吗?」
     被突如其来的人打断了睡眠的长月夜有点不开心,但还是快速的醒过来看着这个扰乱自己清梦的男子「我就是这里的老板,请问一下有什么需要?」
     男子听罢,露出一个帅气的微笑,将一张便签摆在长月夜面前「这个是你的东西吧~」
     长月夜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面前的人拿着自己离开东京前留在咖啡馆的那张便签,而是因为他的声音。
     轻佻的,温柔的,热情的。
    「你的声音……好熟悉……」
     男子听到后默认似的一笑,将便签递给长月夜「你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呢。」

     长月夜很快便回过神,脸上微微的染上了一点红晕,微笑着接过那张便签,上面字迹依旧清晰:

「他终将会到来,跨越千山万水,只为到达你的身边,那个时候只需要一个默契的笑容,你便知道,你所等待的人已经到来。」

--------end--------

写的渣,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14)
热度(89)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