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恋驱】半夜惊醒的梦

※杏仁的点文【突然高产】
※其他的点文以后慢慢发【瘫会儿】
@杏仁「Cerasus·一言之信」
※以下正文
——————————————————

【Dear】

   如月恋少有的起了大早,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大风衣,平时他是很少穿这种显得过于成熟的衣服的。
   但是现在他赶着去寄一封很重要的信,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驱桑,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有没有一不小心多吃了红豆包呢?】

   十二月的天还是很冷的。
   到了外面如月恋才后悔刚刚为什么不再套一件外套。
   即便是巨大的风衣也阻挡不住寒风将如月恋的身体贯穿。
   「啊嚏——」
   如月恋狠狠地打了个喷嚏,眼睛因而变得有些发红,他默默地揉了揉冻的发红的鼻子。

【我可是有好好的给你留着葵桑做的小饼干哦!还和新差点打起来了!你回来可要好好的感谢我啊!】

   邮局在与月之寮隔了一条街的商业街上。
   如月恋穿梭在有些拥挤的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如月恋不禁感叹了一下这些人的耐寒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一股热乎乎的甜味扑到如月恋被冻的发红的脸上。

【最近的天真是很冷啊——可即便是那么冷的天,大家的工作也都是安排的满满的,相比之下我快要和黑田一样闲了。】

   甜味的来源是一家甜品店。
   如月恋站在橱窗前看着玻璃窗后,那些被暖和的灯光照耀着的各式各样的甜品。
   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
   这样想着,如月恋往手上哈了口哈气,然后搓了搓几乎没有知觉的手。

【驱桑——你可要快点回来啊!等你回来我要带你去吃一家新开的甜品店!那里有和驱桑发色一样的暖和的金色。】

   如月恋最终并没有走进那家甜品店,而是直径到达了邮局。
   等到信成功的到达了工作人员的手里,如月恋才长舒一口气,缩了缩脖子往回赶。
   这下只要等师走驱的回信就好了。

【我很想念驱桑啊,没有驱桑叫我起床我都不想起来了,虽然葵桑来叫我起床也很好啦,不过果然还是驱桑最好了。】

   依旧是深夜了。
   如月恋看着电脑上的时间一点点变成了0点,默默地叹了口气,依依不舍的合上了电脑,钻进了有些冰凉的被窝。
   嗓子有点疼。
   大概是要感冒的前兆。

【好想念和驱桑一起睡觉的日子啊!驱桑的身上永远是暖暖的,而且小小的一只抱起来超级舒服啊——不不不!我不是说驱桑个子低!我没这个意思啊!【

   「咳咳咳——」
   身体一阵发冷,如月恋从梦中惊醒,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揉了揉眼睛,从被窝里钻出来,披上了一个外套出去找药吃。
   又是那个噩梦。

【我最近经常会做噩梦,绝对是因为驱桑不在身边的原因!所以说老是梦到驱桑再也不会回来什么的……】

   吃下了药,又喝了一碗皋月葵拿来的红糖姜水后,如月恋又钻进了被窝里。
   短短的时间里,被窝里又是一片冰凉。
   如月恋微不可闻地打了个寒战。

【驱桑,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回信啊。】

   因为那个噩梦,如月恋再也没能睡着,第二天脸上带着因为感冒而染上的红晕。
   公共房间里只有卯月新一个人。
   卯月新少见的没有和如月恋拌嘴,而是将一个信封递给了如月恋,表情带着一点安慰。
   生了病的如月恋也并不想和他吵架,接过信回到了房间里。

【那大概是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噩梦吧。】

   如月恋躺在床上,手里紧紧的握住那封信,那封信的收件人是师走驱,却是没有收件地址的。
   泪水打湿了枕头,却还是源源不断的流淌着,在断断续续的哭泣中,如月恋进入了昏睡。

【驱桑……】

   如月恋做了一个梦。
   梦里师走驱对他说。
   「对不起恋……我要走了。」
   「我答应了父亲继承家业……我不能再和恋一起做idol了。」
   「父亲为我订了一门亲事……就在下个月。」
   「对不起……还有再见了……」
   「恋……」
   这个噩梦大概永远不会完结吧。

【我怎么忘记了……驱桑怎么可能会回来呢……驱桑已经不会回来了……】

   再一次从那个失去师走驱的噩梦中惊醒的如月恋已经没有了丝毫睡意。
   他粉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光彩。
   最后他一下一下的将那封信撕碎。

【那么,再见了,驱桑。】
————————————————
写着写着突然忘记了是什么梗了【瘫会儿】
最后试着挽回了【瘫会儿】
意思意思说一句希望杏仁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0)
热度(32)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