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郁泪/阳夜/新葵/恋驱】Ultimate World 恋驱篇 粉碎性自尊

这周打算将这个系列的最终章发出来w
来着【我不填坑我最帅组】组长的高产w
然后又开了一堆坑的我不想说话!
哭着填坑qwq
本次是恋驱篇✧
————————————————————————
恋驱篇          粉碎性自尊
【序】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你留在我身边?
   即使没有也求你不要让我离开。
   我可以把我的可笑的自尊双手奉上。
   然后和我一起毁灭吧。
   因为已经不能再离开你的身边了。

【壹】
   【驱,还回来吗?】泪坐在恋的对面,手里捧着一个布丁。
   恋垂着头,全然不见以往的元气。
   【始桑说,过些天驱会回来收拾东西……】郁担心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恋【他父亲已经让他签了解约合同……】
   听到这里,恋突然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不顾形象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看起来像个粉色的毛球。
   【恋……?你还好吧……】郁上前拍了拍恋的肩膀表示安慰。
   【为什么小驱就这么走了……】恋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被压抑了很久,带着些哭腔。
   没有人回答恋的问题。
   【驱过些天还会回来一次的……恋好好和驱……道个别吧……】郁说道。
   恋感觉自己的身体很重很重,重得站不起身。
   【好……。】

【贰】
   驱的父亲出现在月之寮是大家所始料未及的。
   然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驱的父亲将驱拉上了月之寮外的黑色轿车。
   恋最先反应过来跑去拉住轿车的门,却被两个保镖架起来不能再靠近半步。
   大家纷纷赶来想要阻止,却被保镖拦了下来,最后驱的父亲点名和队长始谈了话,最终始一个人回到了月之寮。
   恋还记得驱离开时,那一句带着哭腔的求救。
   【恋!我不要走!恋——】
   驱金色的瞳孔里闪着的泪光,恋却是看不见了。
   自从驱走后,原本的活力担当少了一个,另一个也没了精神,每天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游魂。
   在始说驱下午要来的时候,恋才终于有了一点点反应,粉色的瞳孔中迸出了一点点光亮。
   【恋~你可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哦~】隼笑着看着恋,手指逗弄着肩上的白色绒球。
   【嗯……知道了隼桑。】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隼瞥了恋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驱是在晚上才到达月之寮的。
   驱来了以后,什么都没有说,和大家问了好,收拾好东西然后和大家一一道别准备离开。
   【驱……】恋拉住了准备开门的驱的手。
   其他人都知趣的离开了,公共房间里只剩下恋和驱两个人。
   【怎么了恋?】驱大大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
   【……我送送你……】恋酝酿了好久,最终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驱的眼睛里有光闪烁了一下,然后驱露出一个微笑【残lucky组合的最终会面——听起来很棒呢!】
   灯光下,恋的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阴霭。

【叁】
   【就不能不走吗……】到了最后的站口,恋拉住了驱的袖子。
   【恋……】驱甩开恋的手,别过脸不去看恋的表情,一步步的往前走。
   恋被甩开的手僵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最后驱都没有回过头来看恋一眼。
   随着驱乘坐的车越行越远,恋跪在地上,不顾形象的抱头痛哭。
   最后是始通知了爱,爱匆匆赶来接走了崩溃的恋。
   之后的恋像变了一个人,他疯狂的寻找驱的踪迹,想尽一切办法去联络离开的驱,每天都在不停地询问着驱的去向,甚至跑到驱离开时的车站,一站一站的跟着车跑。
   爱看着自己的哥哥一点点消瘦,一点点崩溃,于心不忍,偷偷的让雪为她找来了师走家的住址。
   【哥哥……】在恋又一次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发呆的时候,爱拿着写有师走家住址的纸条来到恋的面前。
   【如果真的那么想念驱桑……】爱将纸条递到恋的面前【那就去试试看吧……】
   恋的身体微微一僵,然后缓缓垂下头,没有接过纸条,而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对不起,爱,我添了很多麻烦……】
   【没事的哥哥。】爱上前抱住那个憔悴的恋【因为你是爱的哥哥。】
   恋的头靠在爱的肩膀上,压抑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没事的哥哥,我在……】爱的声音温柔如水。

【肆】
   【如月恋!你是不是有毛病!】驱一改往日里可爱的装扮,穿着规规矩矩的西服,眼睛里带着鄙夷。
   【驱桑……我们回去月之寮好不好……始桑会想办法的……】恋被两个保安架着,仍然在努力的想要劝说眼前的人。
   【我为什么要去月之寮那种地方?我一个大少爷为什么要在那里荒废时间?】驱的语气中充满厌恶【你不会妄想着借用我们以前是搭档想来骗钱吧——真是恶心啊,如月恋。】
   【师走驱!】恋有些怒了,但是随即又垂下了头【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驱没有再说话,摆摆手让两个保镖将如月恋丢出师走家的别墅。
   恋挣扎着,两个保镖却是架的越紧。
   【师走驱!】恋趁着两个保镖分神,一下子挣开束缚,跑到了驱的身后,拉住驱的手【你听我说!驱桑……】
   【如月恋!你究竟有完没完!】驱的眼睛里带着莫名的情绪,有些不解的看着恋。
   【师走驱,我喜欢你!】
   咚咚——
   【你不嫌恶心么?如月恋?】
   驱的眼底,结着一层冰。

【伍】
   【我告诉你如月恋,我没有必要放弃自己优越的生活去做什么花瓶一样的偶像,那些所谓的搭档情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也就只有你如月恋傻傻的当了真。】驱一字一顿的说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而且我真的非常讨厌你,一个死妹控居然可以做偶像?现在的偶像标准还真是低到了一定境界。】恋的脸上笼上了一层阴霾,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但是驱的脸上却是实实在在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扑通——
   驱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恋跪了下来。
   【可即使是这样……】恋抬起头,直视着驱的眼睛,粉色的瞳孔里蓄满了泪水【我也不想离开你身边……】
   【如月恋!】驱伸手打了了恋一巴掌【你是不是疯了!】
   【可能吧……】恋抹了抹自己被打的发红的脸【我已经不能离开驱桑了。】
   驱的眉紧紧地皱着,伸手拉住恋的胳膊,小小的身体里爆发的力量拖拽着恋,将他拖到别墅外面的路上狠狠一丢【你给我走如月恋!我不想看到你!】
   恋整个人像个木偶,机械般的站起身,再一次往驱这里走。
   一辆车疾驰而来。
   【恋!!!】

【陆】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恋我喜欢你。
   我曾经反抗过的。
   可是父亲用你的生命威胁我,我没有办法……
   对不起恋。
   对不起。

【柒】
   【谁来!谁来救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恋的哭喊声在空中不断回绕。
   他跪在血泊里,身上沾满了尘土与血迹,他的怀里死死的抱着满身是血的驱。
   驱的眼睛紧闭着,眼角还有着泪痕,渗着血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个轻松的笑。
   肇事者惊慌失措的开车逃跑了,路过的人远远的看着,有人在报警,有人在打求救电话,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去靠近这个悲伤欲绝的男生。
   驱是在救护车回医院的路上停止了生命迹象。
   恋一直苦苦哀求医生救救驱,却只换来了医生一个惋惜无奈的眼神。
   月之寮的各位赶来时,驱被送进了太平间,恋一直跟着,手还死死的握着驱已经凉透的手。
   小驱的父亲也赶来了,恋还是不肯松开驱的手。
   郁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去拉恋【恋,你冷静一点!驱救了你不是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泪垂着头,海捂着他的眼睛不让他看这一幕。
   恋突然露出一个微笑,俯下身,在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已经,无法离开驱桑了。】

【捌】
   即使是月之寮的各位轮流看护着恋,却还是被他逃离了月之寮。
   在几天的寻找都毫无结果后,大家在驱的葬礼上看到了恋。
   不过原本应该带着温度的恋,全身冰冷的躺在驱的旁边,两个人的手十指相扣。
   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默然了。
   恋的死因是胸口处用刀刺入了八厘米。
   葬礼结束后,隼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离开,而是站在两个人的棺材前,看着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
   【我本以为只要一方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就可以打破这个结局。】隼坐在棺材的沿上【那么他们也要离开了吧。】
   手机急切的响了起来,是警方的电话,其他人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无一生还。
   隼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站起身,走出了殡仪馆。

【玖】
   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就是结局了。
   已经很累了。
   隼站在一家医院门口。
   【抱歉啊各位,撑不下去了呢~作为赔偿我去陪你们好了。】

    最后的世界。
————————————————————————
本次阅读注解【?】
驱被父亲威胁抛弃偶像这条路乖乖回家继承家业
恋差点被车撞,是驱推开了他
恋用自己的一切爱着驱,驱也用自己的方法爱着恋

以上_(:з」∠)_阅读愉快【?】

评论(20)
热度(43)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