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郁泪/阳夜/新葵/恋驱】Ultimate World 新葵篇 病毒感染

来着【我不填坑我最帅组】组长的又一次高产
我想陪妹子睡觉,再也不要高产了_(눈_눈」∠)_
本次是新葵篇~
以下是正文
————————————————————————
新葵篇          病毒感染
【序】
   真的有办法吗?
   救赎的办法。
   那些已经被污染了的,就通通毁灭吧。
   可是这颗爱你的心,就算被病毒污染,肮脏不堪。
   依旧不知疲倦的跳动着。

【壹】
   【对不起,现在的科技还不能根治这种病……请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的声音冰凉,毫无感情。
   葵茫然的看着医生冷漠的毫无感情的脸。
   【葵……】夜心疼的上前扶住葵,阳微微皱起了眉头【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医生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惋惜,但还是叹了口气【现在还没有得了这种病还能治好的先例。】
   葵终于支撑不住了,腿一阵阵发软,如果不是夜扶着,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
   【医生……我想去看看他……】葵的声音微微发颤,但是手却死死地攥住夜的胳膊,让自己能够站直。
   医生拍了拍葵的肩膀【一会我们会安排病人转到特殊病房。】说完,医生便离开了。
   葵再也支撑不住,栽到夜的怀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新……】

【贰】
   后天免疫缺乏症候群。
   俗称艾滋病。
   新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发的病。
   黑月大将他送到东京最好的医院接受检查治疗。
   这个期间,葵推掉了所有的通告没日没夜的守在医院,其他人也不好劝说什么,轮流休息来照顾葵。
   【为什么新会得上这种病……】葵安静地坐在病床边,看着正在熟睡的新的惨白的面孔。
   【小葵,新不是那种人……】阳说道。
   夜看了一眼阳,没有说话,一下一下耐心的抚摸着葵的背。
   【我知道。】葵伸手握住新没有输水的那只手,将其小心翼翼的护在手心里【新的病是之前去献血时感染的。】
   听到葵的话,夜愣了一下。
   【那个献血站不干净……】葵水色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我为什么当时要拉着新去献血……都是我的错……】
   【不是葵……咳咳——不是葵的错……】新不知道什么时间醒来了,修长的手指将葵的手裹在手心。
   【新!】葵慌忙的站起身,询问着新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新摇了摇头【没事的,虽然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有葵在啊。】
   听到这句话后,葵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死死地攥住新的手,咬着牙不敢出声。
   新动了动身子,半坐起身去,将葵拉到怀里【葵,不要哭。】
   一旁的夜缓缓的垂下头,阳拍了拍夜的肩膀【让他们俩单独呆一会儿吧。】
   夜点点头,跟着阳离开了病房。

【叁】
   在新成年的生日那一天,年中组四人商量着一起出去庆祝。
   献血站是四个人在回来的路上发现的,于是葵提出新要不要去献一次血,毕竟成年了。
   新原本并不太愿意,但是既然是葵的提议,新又不想拒绝。
   那时候的四个人并不知道这个献血站的工具都是没有经过检测的。
   距那天已经过去一年了。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隼把工作丢给了海,一个人来医院看望新。
   他来的时候,葵刚刚离开去护士站拿收据单。
   隼看着倚在病床上的新,短短一个月,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灰黑色的眸子毫无光彩。
   【隼桑,葵出去了。】新开口道 。
   【我知道的~】隼笑着看着新的脸【那么新,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很糟糕。】新如实回答,然后伸手去拿旁边的草莓牛奶。
   隼微微垂下眼【新对草莓牛奶的爱还真是坚不可摧呢~】
   【嗯,和葵一样重要。】新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草莓牛奶。
   【如果新不在了,葵会哭成什么样子呢?】隼突然说道。
   新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手却是微微一僵。
   【有些事情早一点告诉葵会比较好哦?毕竟,没什么时间了,不是吗?】隼笑道。
   【诶?隼桑来了——要喝点水吗?】葵拿了收据单进来病房问道。
   新没有说话,隼站起身【不用了~人家还要去解救被工作魔兽困住的海哟——】
   说完,隼很快便离开了。
   新看着为他忙前忙后的葵,心里一阵阵发紧。
   葵瘦了。
   如果不是他,葵就不会那么累了。

【肆】
   新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医生说病毒正在一点点入侵五脏六腑。
   现在的新已经无法吃下任何东西,只能靠着一条条透明的管子存活。
   每次葵看着新痛苦的表情,心里就一阵阵发紧,但是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先崩溃。
   即使葵不说,新也是可以感觉到葵的不安的。
   新自己的身体新自己最清楚,尽管葵总是不肯告诉他医生的诊断,还偷偷将新咳嗽后染了血迹的纸巾迅速丢掉,但是新是知道的。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新很明白,像隼说的那样,他时间不多了,那些没说出口的感情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可是现在的他,有资格对葵说出一句喜欢吗?
   他随时都可能死亡,他自私的想一个人占有葵,却还没有自私到让葵独自面对以后的一切。
   如果可以,他希望葵幸福。

【伍】
    【咳咳咳——】新一早便被疼痛从睡梦中强行拽到现实。
   果然很讨厌医院,喝不了草莓牛奶,也睡不好觉。
   葵睡在新的旁边,脸上带着淡淡的倦容,即使是睡梦中也紧张的蹙着眉。
   新伸手去抚摸葵的脸,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停住了手。
   他希望葵可以好好休息。
   【葵……喜欢。】新的嘴角一点点划出一个微笑【非常的,喜欢。】
   然后新拔掉了自己身上赖以生存的各种管子。
   离开了那些管子的维持,冰冷的空气大口大口的灌进呼吸道,一阵阵的刺痛着,止不住的咳嗽,来不及去拿一边的纸巾,只得用手捂着,却看到了满手的鲜血。
   葵是被咳嗽声吵醒的。
   【新!】葵慌忙的扶住不断咳嗽着的新,大喊着医生。
   新很快便被赶来的医生推进了急救室。
   新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的重重人影,努力辨认着葵的身影,却在终于捕捉到那抹浅金色后陷入了黑暗。
   全身都在痛。
   好想解脱啊。
   已经不想再,连累葵了。

【陆】
   还有机会吗?
   已经被病毒感染了,快要来不及了。
   还是好想告诉你,爱你的心情。
   可是太过靠近。
   你会受到伤害的。
   我又怎么忍心让你被病毒污染。

【柒】
   【新……是自己拔掉那些管子的……】夜担心的看了一眼葵。
   葵的眼睛红红的,安静地坐在走廊里。
   阳过来说已经通知了其他人,新在送到太平间前,葵可以再看一眼。
   【新,今天还没有给我要草莓牛奶喝呢。】葵突然说道,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葵?】夜迷茫的看着葵。
   葵冲夜灿然一笑【新的话,一个人会寂寞的。】
   【小葵!】阳上前一把抓住葵的胳膊【你醒醒!新已经不在了!你还要我们再失去你吗!】
   夜上前安慰了一下阳,然后抱住了葵,尽量将声音放温柔【葵,新就是不想拖累你才会这么做,你不可以让新失望啊。】
   葵的脸埋在夜的颈窝,看不清表情,但是夜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颈窝处在一点点濡湿。
   最后葵没有去看新的最后一面,而是被阳夜二人护送回了月之寮。
   直到新的葬礼,葵都没有出席,他把自己锁在新的房间里,一直不肯现身。
   发现葵出事的是阳和夜。
   放在新房间门口的一天前的饭分毫未动,夜有些担心的敲门,吵醒了阳,阳夜二人将门撞开后,看到了将玻璃割进手腕的葵的尸体。
   满地都是干涸的血迹,地板上依稀用血写着【对不起】。
   直到最后,葵都无法原谅自己,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心血来潮的建议。
   新就不会死。

【捌】
   瘟疫是在无声无息间入侵了整个月之寮。
   瘟疫的起源已经无从查证。
   隼一个人坐在仅剩一个沙发的公共房间里喝着一杯已经凉透的红茶。
   【月之寮居然这么空阔吗?】隼放下茶杯【看来只要一个人死亡,就会牵连着所有人的毁灭啊……我果然还是太天真的了……】
   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是拆迁的车来了。
   隼透过窗子看着即将撞到月之寮上的巨大的球体,微微露出一个微笑。
   【还有多少次机会呢?】

   轰——
   月之寮应声倒下,只剩下一堆断壁残垣,而那个白色的人影却失去了踪影。

   来吧。
   下一个的世界。
——————————————————————
在新葵道路上一去不复返(๑•ี_เ•ี๑)
我可是个阳夜推啊喂!
本次阅读指南……本次不需要阅读指南!
还是那句话!主线cp的死亡就会触发全员死亡!
所以说最后的瘟疫爆发的很突然_(:з」∠)_
总觉得我也是在虐白魔王大人啊~
那么食用愉快♡

评论(9)
热度(53)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