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郁泪/阳夜/新葵/恋驱】Ultimate World 阳夜篇 毁灭性打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辉树终于同框了!!!!!
开心到炸裂!!!!!
然后就突然更新!!!!!
废话不多说!!!!!
本次是阳夜篇w
————————————————————

阳夜篇          毁灭性打击
【序】
   有什么办法吗?
   错过的心还能再相遇吗?
   即使到了最后。
   那句再见还卡在喉头无法诉说。
   可即使这样,爱你的心情,还是想要传达给你。
   已经无处可逃了,爱你的心,就要崩溃了。

【壹】
   夜一个人有些失魂落魄的在街上走着。
   就在刚刚,他和阳大吵一架,然后赌气离开了月之寮。
   明明说过,再也不会吵架了。
   可是夜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吵架的理由也是莫名其妙。
   阳有了女朋友。
   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阳一直都那么的受欢迎。
   可是看到阳温柔的看着身边女孩的眼神,夜就失去了理智。
   自己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又为了什么而难过呢……

【贰】
   【大家,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千雅。】阳的怀里揽着一个小巧的女生,脸红扑扑的,在阳说完话,有些红着脸说了一句【阳!】
   夜看着有些不是滋味,公共房间里瞬间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是阳的女朋友啊~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隼最先开口打破了宁静,优雅的站起身,冲女生做了一个鞠躬【你好,我是霜月隼~】
   接下来,其他人如梦初醒般纷纷自我介绍。
   夜没有上前,阳反而凑到了夜的身边,对夜耳语【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
   【阳,你应该知道idol不能这么轻易的恋爱吧。】夜的语气带着一股强硬的不自然。
    阳愣了一下,随即看着被众人围着聊天的千雅,似乎是自言自语【可是,遇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不在一起什么的,不可能吧。】
   然后夜突然不知道这么开口。
   阳说的话,无法反驳。

【叁】
   【夜,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不试着说出口呢?】深夜的公共房间,只剩下隼一个人在沙发上优雅的享用着红茶。
   夜没想到这个时候回月之寮还会有人在,不知所措的低下头【对不起,给隼桑添麻烦了。】
   隼到是无所谓的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准备回房间【比起负气出走,阳会更想听听夜的想法吧——。】
   茶壶里面的红茶是凉的,隼在这里等了很久。
   夜不知道自己垂着头站了多久。
   最后他慢吞吞的将茶具洗净擦干放好,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站着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在夜进来后将人狠狠地甩在床上,压住了他。
   【谁!】夜警戒地伸手去抓面前的人影,却听到了阳的声音【夜,是我。】
   【阳?!】夜有些诧异,在眼睛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后,看到了眼前人模糊的面孔。
   【夜还在生气吗?】阳有些沮丧的将脑袋埋在夜的颈窝。
   酒精的味道从阳的身上散发出来,夜不由得一愣【阳你喝酒了?】
   【嗯。】阳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压在夜的身上,睡的不省人事。
   夜突然意识到两个人的姿势太过暧昧,脸一点点红了起来,推了几次,怕吵醒阳没敢用力,而阳睡的很死,依旧顽强的压在夜身上,夜闭上眼,深呼吸,然后伸手抱住了身上的人。
   既然如此,就放任自己一下下吧。

【肆】
   阳被那个叫千雅的女孩子甩了。
   两个人只在一起了一个月,千雅便莫名其妙甩了阳,阳也不知道为什么。
   更莫名其妙的是,那个女生单独给夜发信息约夜出去。
   现在的夜手足无措的站在桥上,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生。
   【长月夜对吗?】女生说道【阳的幼驯染?】
   【啊……是……。】夜慌忙回答道。
   【我求求你,把阳还给我。】女孩一把抓住夜的手,眼泪瞬间就染湿了她好看的脸庞。
   夜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几乎要听不清楚女孩的声音。
   为什么她要让他把阳还给她?
   阳一直一直都没有属于过夜啊?
   【长月夜!我求求你!我真的真的很爱阳!我求求你……】女孩的声音很是悲伤,还有一点竭斯底里的味道。
   可是到了夜的耳边,所有的声音都只剩下轰轰的响声,听不真切。
   【夜!你在干什么!】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阳一把将女孩护到身后,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夜。
   【就算你不喜欢千雅!逼她和我分手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欺负她!】
   阳在说些什么啊……
   夜觉得脑袋里越来越疼。
   下一秒夜失去了知觉。

【伍】
   再次睁开眼,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欸!夜你醒了?】葵刚刚开门便看到了夜正盯着天花板发呆。
   【嗯。】夜应了一声【给葵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夜只是有点低血糖而已,我去给大家发个信息告知一下,大家今天都有工作,差点都要请假来照顾夜了。】葵冲夜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
   【能看到王子殿下这么闪亮的笑容,生病也值了。】夜调笑道。
   【夜不能这么说。】葵的脸色没有要笑的意思,还有些僵硬【夜昏倒后,阳疯了一般抱着夜寻找医院,还把千雅给吵哭了。】
   【……】夜没有接话,转头看向了窗外。
   葵没有留很久,见夜没什么事了,便给夜做了便当就去工作了。
   夜本想在睡一觉,却听到了敲门声。
   【门没锁,请进。】
   进来的人是千雅,她的眼眶因为哭过还泛着红,但表情却是十分的冷漠。
   【都是你的错。】千雅走到病床边【如果没有你该多好,我明明骗阳说是你拆散了我们,可是为什么阳还是选择相信你……】
   【千雅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夜问道。
   【没有什么误会,凭什么阳心心念念的都是你,凭什么!】千雅有些激动地吼道。
   夜愣住了,有些呆滞的目光看着千雅【阳……念着……我?】
   【对!都是你!阳的眼里从来都没有我!都是你的错!你如果死了该多好!】千雅激动地推了一把夜。
   夜的身体控制不住向后倒去。
   输水的架子被撞到,挂着的玻璃吊瓶碎了一地。
   夜从床上倒了下去,摔到了那片玻璃残渣之上。
   入目满是血红。
   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
   最后听到的是千雅的尖叫声。

【陆】
   呐,阳。
   我喜欢你。
   一直一直,都好喜欢你。
   这份感情每天都堆积在心底。
   直到满满溢出,再也装不下。
   如同潮水般将我淹没直到窒息。
   哪怕你的视线,从未看向这里。

【柒】
   【阳……节哀顺变。】隼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月之寮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夜生前的东西被摆在公共房间的桌子上。
   阳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垂着脑袋,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光亮。
   没有人会再温柔的对阳唠叨了,也没有人会体贴的照顾阳的生活了,也没有人能填补阳心里缺失的那一块了。
   夜倒下的时候,玻璃扎进了后背,扎进了后脑勺。
   千雅被满地的血吓坏了,尖叫声引来了医生。
   阳在接到医院的电话后,抛下工作跑来的。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阳失魂落魄的跪在急救室前面。
   大家也陆陆续续赶来,阳是被葵和新扶到急救室里的。
   阳的手不住的发颤,掀开了那一层白布。
   夜的脸依旧那么的温柔,发丝乖巧的垂在两边,呆毛也安静的垂着。
   阳的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
   【夜!!!!!!!!!】

【捌】
   千雅被警察局带走了。
   故意伤人罪。
   阳没有对千雅说话,也没有看她。
   直到最后,阳也秉承着女性至上而没有对千雅动手。
   他也没有勇气,是他没能保护好夜。
   如果他当时没有妥协去乖乖工作,而是固执的留下来照顾夜,那么夜就不会死。
   如潮的自责将阳压迫的几乎不能呼吸。
   第二天,警察局来消息说千雅逃跑了。
   月城奏和黑月大两个经纪人忙前忙后,整个人都消瘦下来。
   阳则每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葵和新轮流去给他送饭开导他。
   就在千雅逃跑的第二天晚上,她来了月之寮。
   阳看着眼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孩,心情突然有些轻松。
   千雅已经疯了,她跑来找阳,是为了杀了这个男人。
   月之寮失火了。

【玖】
   【这次是化为了灰烬吗……千雅居然会烧了整个月之寮。】隼站在烧的灰黑的废墟里,手中握着一封信。
   【没想到,这次会是这样的结局。】隼笑了笑【我还真是无能呢……下一次又会是哪里呢?我还有多少时间呢……】

To:
   我并不知道这封信该写给谁。
   那个本该看到这封信的人已经不在了。
   夜,对不起。
   我明明是喜欢你的。
   我真的很无能,我害怕夜会受到伤害,我不敢让夜和我一起去面对那些困难。
   男生与男生的结局,那不是夜可以承受的。
   千雅来找我了,她要杀了我。
   我是一个负心汉胆小鬼,我伤害了两个人。
   我是自愿吞下千雅递来的毒药的。
   我去陪你了。
   夜。
                                                        by叶月阳
——————————————————————
依旧是来自【我不填坑我最帅组】组长的突然高产w
在此做一下小小的注解,虽然结局篇会提到但是现在提一下有助阅读w
首先是郁泪篇,泪梦到了世界末日的来临,可是他无法说出口,他想着去改变但是什么都做不到。
这次是阳夜篇,打击是双向的,阳明白同性的感情是很难被社会接受的,他不想害了夜,千雅是喜欢阳的,为了得到阳的心,就骗阳说夜拆散他们。
然后是,最后全员莫名其妙的毁灭,只要主线cp的死亡,全员就会因为各种原因死亡。
这算是大概设定吧_(:з」∠)_
总之!我先去旋转炸裂!!!!!
我的辉树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3)
热度(66)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