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郁泪/阳夜/新葵/恋驱】Ultimate World 郁泪篇 世界末日

【我不填坑我最帅组】组长突如其来的高产w
剧情有点烧脑?【反正我写的都要迷茫了233】
总共分五篇,cp分别是郁泪/阳夜/新葵/恋驱
本片cp为郁泪w
那么食用愉快w
————————————————————
郁泪篇          世界末日
【序】
   你有什么愿望么?
   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而你明明知道却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一天天的等死,看着身边的人最后的笑脸。
   会难过吗?
   还是说早已麻木了?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不是吗?

【壹】
   【……】泪极其稀有的一大早便醒来了,一直看着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泪?起床了——】郁的声音从房间门外响起。
   没有人回答。
   【泪?我进来了——】郁推开房间门,却看到床上的人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与其说像是发呆,却更像是魔怔了。
   郁走上前,手在泪的眼前晃了晃。
   【我醒着哦,郁君。】泪突然开口,但是视线还是直直的看着天花板。
   【啊,泪,该起床了。】郁轻轻地点了一下泪的眉心【今天夜桑有做布丁哦。】
   听到布丁,泪稍稍回神,但仍是有些木然的坐起身,身上有些宽大的睡衣松松垮垮的露出这胸口的大片肌肤。
   而刚刚将窗帘拉开,转身准备再叫一次泪的郁,正好看到这活色生香的一幕。
   郁的眼瞳微微收缩,脸上浮出一层淡淡的红晕。
   【郁君不舒服吗?脸好红。】泪终于不在看天花板,而是看着红着脸的郁。
   【啊……没有,泪快点穿衣服吧。】郁有些别扭的扭过头。
   泪看着郁,沉默了一会,然后淡淡的开口【郁君,我做了一个梦。】
   【欸?很少听到泪会做梦呢,是个什么样的梦?】郁问。
   泪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张了张口,然后没有任何言语。
   【泪?】等了半天发现没有声音的郁转过头,却发现泪有些茫然的看着他自己的双手,听到了郁的呼声,泪缓缓抬头。
   【没事的郁君。】泪的眼瞳中没有一丝光亮。

【贰】
   【郁君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泪吃着布丁坐在操场旁边,看着正在做准备运动的郁说道。
   【泪怎么突然这么问?】郁抬头看着阳光下的泪,金色的光芒渡在人墨绿色的发上,由于背对太阳的关系,黄褐色的眼瞳中带着浓郁的化不开的阴霾。
   泪垂下头,没有再接话,可是郁实实在在的看到了,泪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却是放弃了回答。
   郁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走到泪的面前,揉了揉人墨绿色的头发,语气温柔【在我面前,泪是不需要隐瞒什么的,不管泪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尽力满足的。】
   感受着头上温柔的动作,泪缓缓抬起头,看郁的眼睛,眼里似乎有流光滑过【那,郁君,我可以向郁君撒娇吗?】
   【欸——啊?!】郁没想到泪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歌词哦,郁君。】泪又一次垂下头,安安静静的看着地面。
   看到泪的动作,郁不禁有些自责。
   明明就想要让泪放心的依靠自己不是吗?
   可是自己居然做出了这么有失风度的反应,最后还要泪为自己开脱缓解尴尬。
   【泪的话,可以哦。】郁牵起泪的手,放在唇边,郑重的吻了一下泪白皙的手背。
   【郁君……】泪看着微笑的郁,感到脸上有点发热【郁君果然很帅呢。】

【叁】
   天崩地裂。
   泪站在满是裂纹与废墟的大地上,雨水如同倾倒的洪水,不知疲倦的洗刷着灰暗的大地。
   不远处,大和在一块巨大的牌匾下压着。
   泪走过去,抱起大和早已凉透的身体,然后一步步走在曾经繁花似锦的街头。
   他一直走一直走。
   路过了之前拍摄的摄影棚。看到了抱着月城奏的黑月大,他们两个身上压着一个巨大的架子,身体被一根钢管刺穿,血红的水在地上一汩汩的被雨水冲散。
   路过了月之寮前的便利店。失去了一条腿的夜被阳紧紧地护在身后,阳的身上,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狰狞的翻卷着,露出里面还依旧鲜红的内脏,夜的腿已经再流不出鲜血,整个人因为血液的流失泛着惨白。
   路过了月之寮。被压在石板下的始,春,海三个人,早已血肉模糊,海的手里还拿着一件沾着血迹的泪的外套。
   路过了公园。翘起的地缝将葵死死地卡在中间,腹部被地缝的两边刺穿,葵的表情有些崩溃,手里还死死的攥着一只断手。断手的主人新在不远处,四肢都扭成了诡异的弧度,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带着痛苦的神情。
   路过了商店。驱的怀里死死抱着一个粉色的物体,背上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露出里面白森森的脊骨。恋的头颅不见了,身体在离驱很远的对方蜷缩着。
   大家都死了。
   郁也是。
   泪将怀里的大和丢到一旁,缓缓地蹲下身子。
   地上的人怀里还死死地护着答应给泪买的布丁。
   郁的后颅插着一根手臂粗细的石块。
   泪随手抚摸了一下郁的脸,然后将手攀上郁后颅上的石块,用力一拔。
   可能已经是最后了。
   泪将石块的尖端对着自己脆弱的脖颈。

【肆】
   【隼,我做了噩梦。】半夜,泪敲开了隼的房门。
   隼当时正坐在床上,品尝着热气腾腾的红茶,看到泪的到来表情并不意外,甚至像是有意在等泪的到来。
   【什么样的噩梦呢?】隼放下手中的红茶,笑着将泪搂在自己怀里。
   泪的身体在隼的怀抱里一点点回温,他张了张口,然后又放弃了,过了一会才再次开口。
   【我说不出来。】泪有些懊恼的看着隼【隼能帮帮我吗?】
   闻言,隼黄绿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泪,过来好久,才又转开视线。
   【泪,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如试着去接受?】隼的笑容有些模棱两可。
   泪没有回话,安安静静的在隼的怀里坐着,迷糊中进入了睡眠。
   一夜无梦。

【伍】
   明天就是最后的日子了。
   泪面无表情的看着日历。
   自从那次与隼的对话后,泪每天都去找隼一起睡。
   【泪……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你生气了?】郁垂头丧气的站在泪的面前,全然不见平日里的活力。
   【没有的,郁君,很好。】泪并不去看郁的脸。
   郁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泪的面前,在泪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自己先羞红了脸,别过头不敢看泪的反应。
   泪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气氛安静的有些可怕。
   郁感觉不太对,忙扭过头看泪,却发现面前的人睁大了双眼,脸上满是泪水。
   【啊!对不起泪!我……我不是……你不要哭……】郁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泪哭了出来,只能在一边慌乱的安慰着。
   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片濡湿。
   明明梦到大家死亡的样子后,泪也没有流泪,为什么只是郁的一个吻,就让泪方寸大乱。
   【郁君,我想吃布丁。】泪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郁的眼睛。
   郁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泪的头发【好,我明天去给你买。】
   【我现在就要吃。】泪的语气突然强硬起来,郁的手僵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手。
   【可是我现在要去拍摄,没有时间。抱歉啊泪。】郁的眼中氤氲着不知名的情绪。
   泪伸手去摸郁的脸,手指一寸一寸移到郁的脑后。
   【我果然,什么都改变不了。】

【陆】
   总是想着可以改变些什么。
   其实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吧。
   藏在心底的那句喜欢。
   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柒】
   终究是结束了。
   泪一个人站在废墟里,与无数次的梦境重合。
   已经很累了,连走路的力气都已经丧失了。
   【郁君……】泪艰难地挪动着仿佛灌了铅的双腿。
   要找到郁,和郁永远的在一起。
   所有的情景都和梦中一般无二。
   鲜血的铁锈味,雨水的腥味,沾满绝望气息的空气。
   每一次呼吸都宛如一次自我杀害。
   【其实我不明白,隼。】泪抱起躺在地上的已经冷透的郁的身体。
   【你怎么知道我在?】隼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突然出现在泪的身后。
   泪没有回过头去看,只是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郁。
   【隼明明也知道,为什么不去挽救这一切,明明隼也舍不得。】泪的声音和平时一般波澜不惊,但是泪水却是已经和雨水夹杂着在脸上肆意流动。
   【我说过的,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隼微笑着看着手中的血迹【我的魔力想与这个世界抗衡,太过自不量力。】
   【可是为什么会是我们。】泪突然转过头,看着隼【为什么偏偏是我们两个。】
   隼笑得更加灿烂了,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大概我们是那种被世人所厌弃的无爱人吧,连选择死亡的资格,都没有。】隼说完了这段话,便转身想要离开。
   【不,我有选择的资格。】泪转过身,用石块抵在自己的脖颈,看着隼【即使是死亡,我也想把这份心意传达给他。】
   石块的剪头还沾染着郁的血,在刺入的时候冰凉入骨。
   【郁君,我们的血,交融了哦。】泪的嘴角一点点一点点划出一个弧度。
   一笑倾心。
   泪感觉不到疼痛了,脑海里反复播放着,与郁的初见。

   郁微微笑着【欸?你就是水无月泪吗?你好,我是你以后的搭档,神无月郁。】
   那种温柔,恍如昨日。

   【真好啊郁君,至少在我死前,想的念的,都是你。】

【捌】
   【在这个世界,也没能阻止这一切吗……】隼走到身体变得僵硬的泪身边,将他抱到郁的身边,用手中的伞为两个人遮住了倾盆的大雨【泪,你比我有勇气。】
   【我一定要救下你们,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白色的身影孤零零的走在废墟之上。

   一定会相见的,因为想要在一起的心从未分开。
——————————————————————
依旧是尽量这几天把这个发完?
原本只是想写一个郁泪段子来着【突然挖坑】
反正……看看成果吧_(:з」∠)_
如果不怎么样我就坑了这一篇【毕竟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x】

评论(13)
热度(52)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