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五月的雨 番外 新葵篇 相遇

先表白所有喜欢我文的人w
新葵的结局我有很努力的挽回w
可以当做第二结局w
——————————————————————————
   头好痛——
   葵抱住自己的头,只觉得脑袋里面轰隆隆的痛的要命。
   有光穿透葵的眼皮,明晃晃的散发着温度。
   葵缓缓地睁开眼。
   自己应该已经死了的。
   祸妖也不存在灵魂这一说,死亡便意味着灰飞烟灭。
   可是葵的眼前分明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神明之主。
   【……我不是死了吗?】葵一只手支撑着上半身,一只手按着太阳穴,想抑制住里面一阵阵的疼痛。
   【我怎么可能害死我亲爱的弟弟。】神明之主的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皋月葵。】
   葵的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哥哥?那个一心要除掉自己,害的新一次次差点丧命的人,是他的哥哥?
   【优花,带他去梳洗一下,这个样子可不能迎接四月神明的回归。】从神明之主的背后走出来一个女孩子,灰黑色的长发,与卯月新极度相似的容貌。
   【是你……!】葵伸手想抓住眼前的人,女孩却是笑了一下,伸手抓住人的手,将其拉起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但是现在,先跟我去梳洗。】

   久违的穿上华丽而繁复的服饰,优花的手轻轻的在葵剪短的头发上抚了一下,然后葵的头发迅速的变长,最后停在腰际。
   【和以前一样耀眼呢——小葵。】优花笑着给葵拢起了头发。
   【……】葵静静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水色的眸子里氤氲着不知名的情绪。
   【你不需要疑惑,我就是卯月新的姐姐,卯月优花。那个人也确确实实是你的哥哥,皋月千寻。】优花的声音带着点悲伤。
   【新过的很不好。】葵直视着优花的眼睛【因为你们。】
   优花笑了笑,不可置否。
   【对啊,都是我的错。】

   优花在为葵梳洗完便离开了,千寻领着葵去了一个造型奇特的门前。
   【小葵,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优花,都是为了你们。】千寻双手背后,站的挺直,似乎是在与什么东西一较高低,带着一股威严。
   【如果我没有死,那么新呢?】葵看着千寻的脸,一字一顿的问道。
   千寻没有回答,而是伸出了手,对着面前的空气中划了几下,随后出现一个金色的符印,符印在触碰到门的一瞬间化为许许多多橙色的光斑,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不断有光斑落在葵与千寻两个人身上,葵伸手,有光斑落入手心。
   【好美…像橙色的细雪…】
   门外发出耀眼的橙光,刺得葵眯起了眼睛。
   光芒持续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减弱,光芒中,一个灰黑色长发的少年缓缓的降落。
   【新——!】葵在看清少年的脸后,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接住那个浮在橙色光芒中的少年。
   光芒褪去,空中飘起粉白色的樱花花瓣,如同一场樱花雨。
   新倒在葵的怀里。
   四周响起号角声。
   【恭迎四月神明卯月大人!】众神明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葵并不知道四周是什么时候来了那么多的神明,他内心只有一个声音。
   新回来了。
  新是在第二天才醒过来的,灰黑色的眼瞳中闪烁着以前不曾有过的光辉。
  葵在得知新的眼睛好了以后几乎要哭出来,在新的怀抱里久久不能释怀。
  【葵,我没事。】新抱着葵,像是抱着整个世界的珍宝。

   【啊——arata——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对啊……】葵的手死死地攥着袖口。
   新凑上前亲了一下葵的唇【葵穿白无垢的样子,很美。】
   葵的脸唰的红透了。
   新的唇凑到葵耳边,轻轻的用舌尖舔舐着人的耳廓,温热的气息打在葵红透的耳朵上。
   新一下含住葵的耳垂,肆意的欺负着,手拉起葵的手往自己身上的腰封上摸。
   【新……】葵整个人都是紧绷的,脸上的红晕染了一层又一层。
   【葵,你终于,是我的了。】

   【听起来超极激烈呢——】门外的优花正激动在从门缝里窥视着屋里的风光。
   千寻有点头痛的站在旁边【他们圆房我们为什么要来……。】
   【当然是!见证我家弟弟终于长大了什么的——是个成人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优花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顺便还拉着千寻要他一起看。
   【……】千寻将优花一把抱起【既然那么感兴趣,不如亲身体验一下啊?】
   说罢,千寻便抱着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啊——皋月千寻!你放我下来!!!】

   这晚葵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优花千寻,还有自己和新。
   卯月家世世代代都是祸津神,以杀戮为力量,每一代认定的家主,都会被自己家族世代积累下来的戾气逼迫至死。卯月家新任家主卯月优花为了让弟弟卯月新摆脱这个命运,将弟弟卯月新送出了卯月家,做了一个小小的樱花神。
   后来优花从一群神明手下救下了一个被欺凌的少年,这个少年便是皋月千寻。
   那个时候的千寻还是一个被众神明唾弃的小神明。
   皋月千寻的母亲是祸妖,父亲是神明,这种越界的结合是不被神明允许的。最后父亲为了保护母亲而死,母亲拼命带着他的弟弟回了祸妖本巢,留他一个人在神界。
   他从来没有怨过父亲与母亲,而且对那个自己的弟弟也很是疼爱,最后在优花的帮助下,千寻忍辱负重一步步爬到所有神明都要敬畏三分的高度,坐上了神明之主的位置。
   他很自责没有拦住众神明提出的围剿祸妖的建议,当时许多神明联手逼迫千寻,如果不歼灭祸妖一族,就证明他有祸妖的血统,不配做神明之主。
   优花告诉千寻,她会想办法保住他的弟弟。
   然而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优花的弟弟竟出手救下了千寻的弟弟,还将他藏在自己的神社。
   优花将这件事告诉了千寻,不想被有心人听了墙角,于是,一批又一批的神明进谏,要求千寻杀了皋月葵。
   千寻无力反抗,他一个神明之主,事实上每天都活在别人的猜忌与不信任中,想杀他的人数不胜数。
   优花握住千寻的手,对他说,没关系,千寻做不到的,优花来做。
   后来千寻得知了优花要杀皋月葵的消息,慌忙赶到却看到优花一箭一箭刺杀着的,是她的弟弟,卯月新。
   怎么会这样?
   千寻想出面阻止,却看到优花看了自己一眼,那种绝望而悲凉的眼神。
   有一个身影扑上去护住了新,优花的手一抖,射歪了那只箭。
   是葵。
   葵是祸妖,但是他身体也有着神明的血统,只要葵体内的善良与温柔还在,葵就不算是真真正正的祸妖。但只要祸妖血脉还在,葵就成不了神明。
   千寻给了葵一把玉刀,那是千寻用大半的心血与法力制出来的,只要葵有着为新付出一切的心愿,那把玉刀就会将他体内的祸妖血脉斩断。
   但如果葵选择了逃避,那把玉刀大概真的会杀死葵吧。
   千寻一直很自责,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连最简单的保护自己的家人都做不到。
   那一天晚上,千寻在优花的住处喝得烂醉。
   优花告诉千寻,这是他们自己的劫,我们为了他们能安稳的活着已经用尽了办法,所以,结果如何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眼泪染湿了优花漂亮的脸庞。
   为什么我们生来就要背负这一切呢?千寻问优花。
   没有答案。

   葵没有让两个人失望,他带回了新,也救下了自己的命,人间的历练洗尽了新身上的祸津神的杀戮之气,他终于逃离了卯月家祸津神的死亡命运。
   而葵也斩断了自己的祸妖血脉,成了一位真真正正的神明。
   同时,新与葵在这漫长的人间时光中,也都人清了自己的心意,优花和千寻为他们准备了一场婚礼,一场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婚礼。

   【早安,新。】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怀里的人早已醒来,正在温柔的看着自己。
   【葵看起来很开心。】新将人抱紧了,蹭了蹭葵柔软的发丝。
   【我做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梦。】葵轻轻地吻了一下新的嘴角【梦里优花姐和千寻哥为了我们做了很多很多。】
   新若有所思的看着葵。
   【我们能有今天,或许他们才是最累的吧。】新说道。
   葵笑了。
   看来他们两个人都一样,优花和千寻也一样,都是会为了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

   【葵,我总觉得忘了点什么。】新一边认真的喝着草莓牛奶,一边看着葵收拾东西。
   【欸?新居然也有这种感觉吗?】葵笑着看了看新【我以为只有我这么觉得呢。】
   新看了看外面的天。
   葵见了,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拉起新的手腕【今天太阳很好呢,一起出去走走吧。】
   太阳。
   新看了看天空。
   【葵,阳和夜。】新说道 。
   【……。】葵愣了一下。
   【我居然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情!】葵捂住了额头。
   【如果是叶月阳和长月夜的话,我们有给他们另作安排哦——】优花的声音传来,接着两个人看到优花牵着千寻的手腕来到了屋里。
   【优花姐早,千寻哥早。】葵连忙打招呼。
   【早。】新也打了个招呼。
   【小葵完全不用这么拘束!反正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还有新!你就不能表现出来一点点开心的样子吗!】说着优花敲了一下新的头。
   【啊——痛……】新捂住脑袋。
   【啊——那个优花姐,你说的另有安排是什么?】葵无奈的笑着揉了揉新的头发,然后问优花。
   优花笑着看了看千寻,千寻开口道【我将你们两个在人间的生活的所有痕迹都清掉了,他们不会再有那些和你们有关的记忆,也不会在有对方的记忆。】
   【这样啊……】葵的心情有点低落。
   【但是他们俩的缘分我可不敢乱清,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只要相爱,就一定可以再次相见。】千寻说着看着身边的优花笑了笑,优花也回了一个微笑。
   是这样吗?
   葵看着新,新也看着葵。
   只要相爱,就一定可以再相见吗?
   新的嘴角微微上挑,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他确确实实是在发自内心的笑着。
   是啊,一定可以的。
   这样想着,新握住了葵的手。

   院里的樱花,就要开放了。

——————————————————————————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开车?
事实是这样的【。
作为皮上的阳,我家夜夜不跟我睡!!!
所以说我怎么可能让新得逞啊真是的【你走】
那么番外阳夜篇明早奉上w
最近可能经常练舞没什么时间填坑【确实都是借口】
但是最近有挖一个大坑!正在努力卡文【搞事情!】
所以说这段时间只更些段子w

谢谢你那么可爱还愿意支持我w

评论(14)
热度(46)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