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阳夜】五月的雨(主新葵 副阳夜 架空){终}

终于结局了呢ε-(´∀`; )
高虐预警【?】
结局是通过四个人的视角写的w
要注意细节!细节高虐【你走】
先是阳视角,然后是夜,然后新,最后葵_(:з」∠)_
以下正文w
——————————————————————————
【阳】
   夜和葵应该是瞒了些什么,很明显他们不想我和新知道。
  我向夜告白的那天,夜哭着对我说【明明我已经比葵多拥有了那么多……】
  再后来,新在天台上向葵告白,夜又一次 说了句不明所以的话【明明葵是喜欢新的……】
  夜到底瞒了些什么?
  新生病请假,夜的反应是最大的,在看望过新之后,我终于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夜没有说话,只是一点点红了眼圈。
  他问我【阳……你不相信我么?】
我没有再问下去,无论如何,我更相信夜不是会伤害别人的人。
   我是在接到暴怒的新的电话后才赶来的,赶来时却是什么都晚了。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新跪在地上,不断地摸索着,口中还在一声一声的喊着葵的名字。
   夜跪坐在地上,葵枕在夜的腿上,手颤巍巍的抬起来,想要去触碰近只有一步的新,口中在说着什么,可是却在出口前便被雨水冲散。
   雨水无情的浇在新灰黑色的发上,一汩汩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有光斑不断地从葵捂住胸口的指缝中漏出,一点点消散在雨水中。
  夜,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只要你说出来,无论如何我都会选择维护你。
  所以夜,说出来吧。
  突然我觉得世界安静了。

【夜】
   我真的不知道葵是怎么样在我将那把玉石做的刀刺进他的胸口时笑出来的。
   我也不敢相信,我真的做到了,我真的亲手杀了葵。
   葵之前曾跪下来拜托我,让我杀了他,葵自己是无法毁灭自己的,只能来拜托我。
   刀刺进葵的身体里,像是刺进了一个棉花或者说更为柔软的东西里,让我有一瞬间的错觉,觉得现在的一切不过都是一个梦。
   可是雨水打在脸上冰凉的触感又不断地逼迫我接受现实。
   新在接到我的电话后便一路跌跌撞撞的跑来,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葵已经被我亲手杀死了。
   我是个杀人犯。
   新暴怒的扯起我的衣领,冲我大吼,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让我把葵还给他。
   耳边只能听到轰隆隆的响声。
   我张开口想说句对不起,可是一张口,雨水混着眼泪一同涌进口中,一片苦涩。
   我可能连道歉的权利都没有了。
   葵颤巍巍地走了过来,将我拉开,把我护在身后,看着新有些呆滞的脸【新……不是……不是夜的错……】
   葵为什么要为我辩解呢?杀了葵的人明明就是我啊!
   腿上使不上力气,我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我没想到的是葵也和我一起倒下了,他的头重重地摔在我的腿上。
   我一定是在做梦,为什么葵倒在我身上却是连一点重量都没有呢?
   眼前的新在听到响声后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跪了下来,俯下身,手在四周的地面上不断的摸索着,表情呆滞,口中还在喃喃着葵的名字。
   啊,葵向新伸手了,是要说些什么吗?
   我应该帮帮葵的,可是为什么我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呢?
我好像看到阳了……
  呐,阳,你还愿意接受吗……
  那个亲手杀死挚友的夜……
真抱歉呐……
新好像碰到葵了,欸?葵怎么变成光斑了……
   就像萤火虫一样……
   好美……

【新】
   夜的电话并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只是要我去我住处面前种的樱花树下。
   不安的心情驱使着我即便是看不到,却也还是磕磕绊绊的到达了樱花树。
   【我杀了人……是我杀了他……】我听到夜的低喃。
   夜杀了人?杀了谁?
   雨声太响,我听不太清楚。
   但是我听到了葵的名字……
   夜杀了葵吗?这不可能……不可能……
   我循着声音拉住了夜的手腕【夜,你醒醒!发生了什么!】
   夜好像是被我吓到了,身上发出剧烈的颤抖,随后,我听到他清楚的说。
   【我杀了葵……我……我杀了他……】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崩塌解离。
   我抓住夜的衣服,用力的扯着【不可能!夜!你怎么可能杀了葵?不可能!】
   【新……】夜的声音带着哭腔【我……我杀了他……我……我不该……】
   【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我不想再听下去了,夜的反应清晰的告诉了我,葵的离开。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有人将夜从我手里拉开,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那个人的手擦过我的手指。
   【新……不是……不是夜的错……】
   葵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悲伤呢?葵为什么而悲伤呢?
   接着我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
   【葵!】我慌忙地伸手去抓,却只抓到了冰凉的雨水。
   我愣了一下,随即跪下来急切的寻找着。
   葵不可能出事的……
   葵不要闹了……
   葵……
   为什么我的手指只抓到了冰凉的雨水?葵你在哪儿?
   【新……】模模糊糊中我听到葵虚弱的声音,仿佛一触即散。
   我抬起头,眼前的红色中,我看到了葵向我伸出的手,接着我看到了葵微笑的脸。
   我伸手去碰葵的手。
   为什么我明明碰到了,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雨水淋在手指上,冰冷刺骨。
   葵的身上一点点的飘出浅蓝色的光斑,飘到空中,继而消失不见。
   恍惚中,葵的身体全部化作光斑,四处飞散,在蓝色的光芒中,我看到那个梦里的,穿着华服挽着发髻的葵,朝我微微一笑。
   【皋月葵最喜欢卯月新了。】
   然后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葵】
   祸妖是杀不了自己的,同时普通的物品也无法置祸妖与死地。
   我欠新的,我愿意用命来偿还。
   在我还没有生存能力的时候,祸妖遭到各方神明的合力围剿,我本以为我会就这样死去。
   但是新救了我。
   那个时候,他还是被称作四月的奇迹,掌管四月与樱花的神明,卯月新卯月大人。
   他捡回我一条命,又处处维护我,最终被人抓了把柄,要置我于死地。
   他不惜将我囚禁,而替我受了罚。
   神明之主是铁了心要置我们于死地,在我费尽心思逃出来赶到的时候,新已经被打的丧失了神明的力量。
   再打下去,新会死的。
   我扑上去,替他抗下了一支箭,箭射在肩膀上,并没有致命,也就是这样,我把新推到了人间。
   如果新可以转世成人,我也算是还了救命之恩。
   可我万万想不到,我祸妖的血居然会洒进新的眼睛。
   神明之主告诉我,如果不将新眼里的祸妖之血洗净,就是进了轮回也活不过十八岁便会烟消云散。
   我哭着跪在神明之主的面前,我求他救救新,新不该如此,如果不是我……
   神明之主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看戏的表情,很显然他是想让我们为他演一出好戏。
   可我已经不在乎了,只要能救新,我什么都不在乎。
   神明之主丢给我一个玉石做的刀,告诉我,只要我在新十八岁那年的五月第三场雨时,用生命祭祀雨水,便可以洗去新眼中的祸妖之血,前提是,在洗礼结束之前,新不可以知道这一切。
    祸妖是杀不了自己的,只能借助别人的手。
   我捡起了拿把刀。
   其实是我对不起夜,居然要让那么温柔的夜去承受这份罪孽。
   可是除了夜我别无选择,新如果知道了这一切,那就全白费了,阳如果知道了绝对会让新知道的,或是选择走别的路,最后白忙活一场。
   所以我只能逼着夜做出这种事情。
   都是我的错。
   刀刺到胸口里的时候是无尽的疼痛,但是疼痛之余,有一种轻松感,以及力量的流失。
   好可惜……没能回应新的心意……可是回应了也不会有结果了吧……
   我没想到新会那么快赶来,而且会冲夜发那么大的火,我已经够对不起夜了,所以我撑着上前,拉开了夜护着。
   一瞬间,我切切实实的感觉到新的手指与我的手指擦过。
   【新……不是的……不是夜的错……】我知道这样的解释有多么的苍白,可是在新的眼睛恢复之前,我不可以说出口。
   啊……支撑不住了。
   我倒了下来,好像是枕到了夜的腿。
   好想对夜说一句谢谢……
   新也跪了下来,在地上摸索着。
   新,别找了……
   新,别找了……
   新……
   我冲新伸出了手,雨水,好冷啊。
   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我。
   力量流失的差不多了,我可以看到身体一点点化作光斑飘散在雨里。
   完全失去意识前,我终于把那句本以为再也不会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皋月葵最喜欢卯月新了。】
   死寂。

—当你快要忘记哭泣的方法时
我就会化作五月的雨露
在你的心里纷纷飘落
不要逞强 哭出来就好了—
——————————————————————————
今天一个亢奋写完了番外_(:з」∠)_
最近真高产——
这两天把番外发完w
估计这个番外发完后下一篇遥遥无期【?】
打算更一些日常的小段子x
有人喜欢看么x

评论(34)
热度(45)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