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阳夜】五月的雨(主新葵 副阳夜 架空){伍}

下一章就要结局了【长长的舒一口气】
突然想写肉【快拦着我!】
新坑卡在白魔王耍帅,我怀疑我中了白魔王的魔法!【快醒醒!】
那么以下是正文
——————————————————————————

   葵回到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外面的天黑透了。
   葵打开门,见屋里一片漆黑,便在玄关处换好鞋子然后打开了灯。
   【新?!】葵拍了拍新的脸,新才从睡梦中一点点醒过来。
   【葵……】新轻声唤了一声,然后猛地将葵抱到怀里,再没了言语。
   【我在的新。】葵也回抱着新。
   梦里的画面在新的脑海里不断涌出,新从心底感受到了恐惧,却只能更加用力的抱着葵,久久不肯松手。
   【我喜欢葵,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新低声说道。
   葵没有回话,只是安安静静的抱着新,但是新感受到了葵的身体在无意识的微微发抖。
   【我想抱着葵睡。】说着,新不等葵的回答,便将葵横抱起来进了卧室。
   葵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但是无论怎么反抗,新都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
   被子将两个人紧紧裹住,新的胳膊抱着葵,让葵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看着葵通红的脸,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晚安。】新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再没了动静。
   葵见新没有了动作,呆了一会儿,然后伸手环住新的腰。
   【晚安。】
   花瓶中的樱花,开的正艳,但是却悄无声息的落了一片花瓣,在花瓣落到桌子上的一刹那,化作了光斑消失在空气中。

—手心和双眸的深处 还在发着低烧吗—

   天亮了。
   新很确定。
   虽然他的眼前还是一片殷红。
   但也仅仅只有一片殷红。
   新将手放在眼前挥了挥,还是一片殷红,连手的轮廓都没有。
   【新?】葵打开了卧室的门。
   新习惯性的抬头往门的方向看去。
   没有葵的身影,连门和家具的影子都没有,只有无穷无尽的红色。
   【葵……】新起身伸手想要去碰葵,却由于起身太猛又没有看到床的边缘而摔倒在地上。
   【新!】葵跑上去扶起新,新瞪着无神的双眼,伸手抓住葵的胳膊,想要将葵揽到自己怀里,心里如潮的恐惧几乎将新吞没。
   葵伸手抱着新【新,你怎么了?】
   依旧是好听而又温柔的声音。
   【葵。】新伸手一点点往上想要触碰葵的脸【我看不到葵……】
   由于看不到东西,新的其他感官变得异常敏感,他明显的感觉到抱着他的葵,在听到他的话后身子僵了一下。
   【新……你……看不到了?】葵伸手在新的眼前晃了晃,可是新没有任何反应。
   葵慌了神,口中不断地喃喃着什么,随后扶起新【新先在床上休息一下,我去给阳打电话帮你请假,你等等。】
   然后新听到了葵跑出去的声音。
   新茫然的用手抱住头。
   他清楚的听到了葵刚刚的喃喃。
   【怎么会那么快……快要来不及了吗……】
   一边的广播到了七点,准时播起天气预报。
   【……预计一周后将会再次降水,请大家做好防预工作……】

   阳和夜到达新家里的时候,葵正在一勺一勺的给新喂午餐。   【新?】阳伸手在新的眼前晃了晃,新没有反应。
   【那个……新……你没事吧……】夜的声音听起来战战兢兢的。
   新抬起头,灰黑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神采【还好,有葵在。】
   夜的手死死地攥着衣角,没了下语。
   【阳,你先看着新,我要和夜单独说几句。】葵细心的为新擦干净嘴角,然后站起身去拉夜的手腕。
   【我不能听吗?】新露出卯月式委屈,看的阳一阵恶寒。
   看不到东西的新意外的很喜欢跟葵撒娇。
   【新和阳乖乖呆着!】葵命令道,夜冲新抱歉的笑了笑,又想起来他看不到也就作罢,和葵进了房间。
   【所以说?你这次彻底瞎了?】阳不死心的又伸手在新的眼前晃了晃。
   【阳,你平时都是这么和病人说话的吗,我要给夜告状!】新说着作势要起来。
   【喂喂!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个病人!】阳白了新一眼。
   【我确实瞎了。】新难得认真的说道【所以说,阳来看望病人居然没有拿着慰问品。】
   【慰问品?你不是瞎了,怎么看那些杂志。】阳发现新是真的看不到了。
   【哦!阳有了夜居然还在看杂志!】新又作势站起来【夜!】
   【喂喂喂!闭嘴啊!】阳忙上前捂住新的嘴。
   【草莓牛奶,一箱。】
   【成交。】

   【葵……】夜心里满是不好的预感。
   【没时间了呢,夜。】葵合上门,转过头,对着夜露出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
   一个冰凉的东西被塞到夜的手里。
   在看清手里的东西后,夜感觉耳边全是轰隆隆的响声。
   【一个星期之后就是最后的时间了。】葵还是笑着,但是眼睛去看着那枝只剩下七朵花的樱花枝【夜,我没有选择了。】
   【所以你才没有回应新的心意对吗?葵是知道的对吗?】夜有些激动地抓住葵的肩膀。
   葵的嘴角边淌过一行清泪,笑容却是不减半分。
   他水色的眸子直视着夜红了的眼睛。
   【我知道,而且我一直一来都爱着他。】

—即便如此 我们还是可以爱上某个人—

   学校方面为新办理了休学。
   证明是阳和夜带回来的,顺便也将老师的建议带了回来。
   【按着老师的说法,学校方面为新申请了资助,所以说新算是暂时休学,日后还是可以回去重读的。】夜推了推眼镜,将老师的话说了一遍,然后看着新,等着新的反应。
   新没有说话,认真的喝着草莓牛奶。
   【新?】葵拍了拍新的肩膀,新猛地回过神【啊,谢谢夜。】
   【新……你有听到我说的是什么吗?】夜有些无奈的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到桌子上【毕竟我们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新最好还是能与我和阳一起升学。】
   【听葵的。】新说着便将葵圈进了怀里。
   【喂喂……新,你给我适可而止啊!】阳也有些无奈了,自从新的眼睛彻底看不到之后,新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自由人,虽然以前也是……但是他现在完全不掩饰想对葵做的一切。
   【喂,arata!】葵虽然看起来像是在斥责,但是语气间都是温柔。
   【对了夜,明天就是星期天了吧。】葵看着夜,微笑着。
   【啊!出现了!葵的王子光效!】阳开玩笑的说道。
   但是被点到名的夜,却是浑身冰凉,有些慌张的看了葵一眼【啊……啊是呢……】

—浅红色的花朵开放之时 我再去见你好吗—
——————————————————————————
虐葵不是我的本意【。
虐夜更不是我的本意【。
这都是错觉【。
这一点都不虐嗯【。

评论(5)
热度(30)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