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幼年的那些事♡一个小短篇

昨天和群里人讨论各自自家的幼驯染!
然后想起来我和我的幼驯染小时候的一件事_(:з」∠)_
然后就将这件事写成了阳夜w
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我和我幼驯染十岁的时候,所以说这篇的设定阳夜也是大概十岁左右——?
嘛!总之通篇糖!食用愉快!
——————————————————————————
   【啊——痛!】阳捂住了脸,殷红的颜色吓到了尚还年幼的两个人。
   【啊……阳……血……!】夜的脸红红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看起来水汪汪的。
   【啊……流血了,我去让宗哥给我止一下血就好了。】阳说着冲夜露出一个微笑【完全没关系的,小伤而已!】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阳夜两个人是约了一起玩球,但是玩球的时候,阳将球举了起来,本想逗逗夜,让他拿不到球,却没想到夜没有刹住力,尖锐的指甲在阳的右脸上狠狠地划出一道伤口。
   本来夜的力气不大,但是当时的夜是被绊倒了,整个人的重量都用手支撑着,阳的脸上便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医生叔叔……阳……阳的脸没事吧……】看着白大褂的医生对着阳的脸直皱眉头,夜觉得心里十分不踏实。
   【没什么大事,但是指甲的细菌太多,而且处理的也不太及时,有点感染了,以后可能会留疤。】说着,医生抽出一个单子写着什么,开了些药交给了一边的叶月宗。
   【啊……】夜被留疤两个字吓到了,眼睛一下子充满了泪水。
   【没事的夜!】阳最看不得夜不开心,伸手拍了拍夜的肩膀【疤是男人的象征哦!很招大姐姐们喜欢的!】
   【……叶月阳大笨蛋!】夜突然冲阳大吼了一声,然后哭着跑开了。
   阳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
   啊——夜在气什么啊?

   【大笨蛋大笨蛋!叶月阳大笨蛋——】夜将自己锁在屋子里,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泪水染湿了因为哭泣而发红的脸。
   咚咚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哭着进入了梦乡,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谁啊——】夜晃晃悠悠的站起身,重心有些不稳。
   【夜!你还好吗——】门外是阳的声音。
   【我没事!不用你管!】本来已经将手搭在门把手上的夜又将手松开。
   门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响起长月爷爷的唠叨声。
   【你这个寺庙家的小子!怎么带着一脸伤来找我孙子!离我家孙子远点!不要教坏他!】爷爷的声音有些激动。
   夜听了,将自己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隔绝外面的一切声音,眼红红的。

   【啊……我是来安慰夜的啊!而且这不是打架留的伤啊!】阳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现在的情况糟糕透了,夜不愿意见他,眼前的老头还是一副要把阳赶出家门的样子。
   一旁的长月夫人赶了过来,安慰了一下激动的长月爷爷,然后过来揉了揉阳的脑袋【小阳,没关系的,夜只是再和自己过不去而已,毕竟弄伤了他最喜欢的人才会这么自责。】
   【谢谢长月阿姨。】阳冲长月夫人露出一个微笑【那,我就在这里陪着夜直到他原谅我好了!】
   【阳还真是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呢!】长月夫人笑道【那我去给阳的父母通知一声让他们安心,夜就交给你了。】
   【嗯!】得到表扬的阳顿时信心满满的守在了夜的房间门口。

   【呜啊——夜!你终于肯出来了!】夜有些惊讶的看着门口睡眼惺忪的阳。
   【你怎么还在!】夜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却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
   【我来给夜道歉的。】阳揉了揉眼睛,一脸认真【因为我让夜哭了。】
   听到这话,夜垂下了脑袋,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夜本来以为阳会离开,却没想到他一直坐在门口,不曾离开半分。
   【所以说!阳是笨蛋!】夜直径走过阳,倒了一杯水来喝。
   【那夜还生气吗?】阳问道。
   夜没有说话,喝完水便迅速的闪进了房间锁上了门。
   【啊!喂——夜!】阳有些急躁地敲了敲门。
   【所以说阳根本没有错啊!为什么要道歉啊!】夜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啊——真是麻烦。】阳的声音很是急躁。
   这下阳就会离开了吧。
   夜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唔——】太阳光照在脸上有些发烫,夜被迫从睡梦中醒来。
   已经早上了啊。
   夜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开门准备去洗漱。
   一开门,夜的目光便捕捉到一个耀眼的橘红色物体。
   阳在门旁边的沙发上躺着,睡的正安稳。
   夜愣了一两秒,随后感觉有什么莫名的情绪笼在胸口。
   【笨蛋阳。】夜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跑进房间拿来一件小毯子,细心的给阳盖上。
   阳的睡眠一向很好,夜微小的动作并没有使他醒过来。
   夜看着阳安静地睡颜,橘红色的头发松松的垂着,脸上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一下下刺痛着夜的眼睛。
   【练药都不抹就跑来了吗?明明就很在意外貌……】夜小声抱怨着,然后拿出家里的背影酒精,用棉签沾了轻轻地涂在阳的脸上。
   【啊……】阳被惊醒了,好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夜?你终于出来了!】
   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脸因为自己被发现而染上了红晕。
   【太好了!】阳一把将夜抱在怀里【真是的!不要这么轻易的就把所有的事情怪罪到自己身上啊!】
   阳的声音让夜感觉很是安心。
   【对……对不起……。】夜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
   【嘛,总之夜没事就好了。】阳的脸上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
   房间的外面,长月夫人拿着一个毯子,看着屋里的两个人,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果然夜的话,只有阳才能哄的住呢。】

   长大之后——
   阳站在镜子前面,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脸,身后的夜看见了,走了过来。
   【还好当时没有留疤,不然我真的可能会内疚一辈子呢。】夜笑着伸手扶在阳的右脸上。
   【嘛嘛,你当时真的是吓坏我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见我也不理我,害得我在门口守了一夜呢~】阳也笑着,抬手握住夜扶在自己脸上的手。
   夜的脸上染上一丝不宜察觉的红晕,然后问道【如果阳的脸真的留下疤做不了idol怎么办?】
   阳看着夜的眼睛,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有什么东西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如果真的是那样,夜就要对我负责——】阳认真道。
   【啊!当然会负责了,绝对想办法帮阳把疤祛除掉的。】夜有些慌乱。
   【笨蛋——】阳将人扯到怀里,抱紧了人【谁要你帮我除疤了,我是说要你养我一辈子啊!】
————————————————————————————
总觉得长月夫人计划通【?】
总之成功产出一篇糖!
我其实还是会写甜文的www
最后表白我的幼驯染表白阳夜♡
【好庆幸我的脸上没有留疤,不然就不好撩妹了】

评论(2)
热度(62)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