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阳夜】五月的雨(主新葵 副阳夜 架空)【贰】

我觉得需要放一下设定:
新:普通国中生,和阳夜是同学兼好友,眼睛从小有疾病,收留了身为妖怪的葵,只能看到的葵的颜色所以很依赖葵,最讨厌别人说葵是妖怪。

葵:妖怪,对新的前世抱有感情,适应力很强,新可以通过葵的眼睛看到世界的颜色。

阳:新的朋友,夜的幼驯染,喜欢夜。

夜:新的朋友,和葵意外的很合拍,阳的幼驯染,喜欢阳。
总觉得越写越渣。
我可能是个废柒了。
——————————————————————————

   第二天午休,新早早的离开教室,赶去天台,着实让阳夜二人吃了一惊,直到阳夜二人来到天台,看到了新身边的葵,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夜和葵打了个招呼,身后的阳轻轻地戳了戳夜的胳膊。
   夜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看着葵水色的眼睛。
   【葵……那个……你……你不是……人类吧……】夜觉得在某些时候语文成绩再好也没什么用,就比如说现在。
   面对夜突如其来的询问,葵还是明显的愣了一下【啊……夜知道了啊……】
   【我说了。】新将葵拉到身后【葵不是妖怪。】
   【啊啊啊……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夜察觉到新的不满,慌忙道歉。
   【我说新,这么急躁可不像你的风格。】阳看不得夜受委屈,也将夜护在身后【没有人说葵是妖怪,你也别太咄咄逼人啊!】
   气氛突然有些凝固,两边都没有再说话。
   【我,确实不是人类。】葵最先打破了静寂。
   葵从新身后走出来,表情少有的严肃,新伸手想去拉葵的手腕,却被葵不动声色的躲开了,葵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新,冲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面对着阳。
   【葵,不用解释,我相信你。】是夜的声音。
   葵没有接话,依旧盯着阳,阳也看着葵,脸上写满了迷惑与不解。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但是我是不会伤害新的,以前也是,现在也是。】葵的表情软了下来,语气中满是歉意。
   这下,阳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嘛,我和夜都相信你,我们只是有些担心新的眼睛。】
   【从今往后,我会成为新的眼睛,我会替他开心,替他流泪,让他看到这个世界的颜色,直到……】葵顿了顿【直到新的眼睛可以重新看到颜色。】
   后半句话语气有些弱,但是每一句话都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如果是葵的话,新的眼睛说不定真的可以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颜色呢。】夜的语气依旧温柔,成功的安抚了阳有些躁动的心。
   【葵就是我的颜色。】新上前将葵拉到怀里【葵就是我的世界。】
   【嘛,新你上个月还有说过草莓牛奶是你的世界呢。】阳日常吐槽新。
   【哈哈~】夜和葵都笑出了声,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仿佛刚才嚣张跋扈的气氛与他们无关。
   【如果是新的话,和草莓牛奶过一辈子也不是不可能呢~】葵调侃道。
   【葵,和草莓牛奶,都不可以少。】新紧了紧抱着葵的手,葵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新怀里,脸上便添了几分红晕【好了好了,在不吃饭午休就要结束了。】
   【诶!我说我怎么这么饿啊!yoru!我的便当!】阳冲夜来了一个熊扑。
   【哈衣哈衣,有做你的咖喱。】夜无奈道。
   【啊!夜!你简直是天使!干脆嫁给我好了!这样我就能吃夜的料理吃一辈子了!】抱着便当盒的阳一副恨不得把夜打包回家的表情。
   【阳的话,还是算了吧。】夜笑着回应,然后打开手里的便当【阳更适合和咖喱过一辈子呢。】
   【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吗……?】葵默默地问新。
   【嗯。】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还不在一起。
   新和葵同时这样想到。
   【哦对了,我也有给新做便当。】葵打开被放置到一旁的袋子,里面露出两个便当盒,以及两盒草莓牛奶。
   【啊,葵,你真是我的天使!】新模仿阳的话,语气学了三分,葵无奈的笑了笑,将一个便当盒塞到新手里【好了,快点吃吧。】
    一边的阳夜二人表示,新葵他们俩是不是在变相秀恩爱?
   不过从这天开始,葵每天都会带着两份便当在天台等着新,为此,原本每天都要在班里睡一上午的新,最近变得精神了许多,午休前的最后一节课,再也没有睡过觉。
   【某个方面来说……葵还真是厉害啊……】夜看着踩着下课铃离开教室的新的背影,感叹道。
   【说不定,是爱情的力量呢。】阳笑着站在夜的桌前等夜收拾东西一起离开,见夜收拾好了东西,便上前揽过夜的肩膀【啊啊!饿死了!今天吃什么啊!】
   最近阳越来越不克制了,只要他想,就会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对夜出手。夜反抗了多次无果,只得由着他。
   但是夜还是免不了要反抗,无奈的推开阳的手【阳,学校里还是不要这样比较好。】
   阳的眼神黯了黯,随后笑了笑,顺从的松开手。
   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这一时~

—坚信只会受到几次伤害—

   四月真真正正的过去了。
   樱花早已都落尽了,日本也正式告别了四月,进入了五月。
   在新的房间里,摆着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支樱花。这支樱花并没有随着四月的离开而显露出凋谢的痕迹。
   这支樱花保存着葵的元神,保证葵不会再次透明化。同时这支樱花也代表着葵的状态,花开人在,花落人凋。
   新一直好好的照顾这支花,尽管葵说并不需要。
   在新的衣柜里挂着一件和服,浅蓝色的衣摆上开满了淡金色的小花。
   那是新第一次见到葵时,葵穿着的。
   那时候的葵一头浅金色的长发,独特的角一样的两撇呆毛,浅蓝色的接近白色的和服,赤着洁白的双足。
   葵不是妖怪,葵是神明,是他卯月新的神明。新一直这样坚信着。
   不谙世事的葵就这样被新带回家中,新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教会他现在人们的说话方式以及现代物品的使用方法。
   后来新为葵减去了一头长发,为他穿上自己的衣服,带着他第一次出了屋门。
   葵对所有的一切都抱有很高的兴趣,新带着葵第一次去见了阳夜二人,在咖啡厅。
   【原来新的生活是这样的啊。】这是那天葵说的最多的话。
   而新,在那天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两个挚友,阳和夜的颜色,从葵的眼睛里。
   伴随着四月的一点点流逝,新越来越离不开葵,即使葵只是安静地站在新的身边,新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可是为什么,葵看起来,总是不开心呢?

   葵是不睡觉的,至少新并没有见过葵睡觉,每天晚上葵都会在窗边看着外面早已没有樱花了的樱花树发呆,这是新每天睡着前最后看到的,第二天醒来,葵会为新做好早饭,和他一起用餐,然后送新离开,自己在家为新准备中午的便当,中午去学校和新一起吃过便当就一个人在附近转转,等新放学和新一起回家。
   这样看似平淡的日子,却让新越来越上瘾。
   【葵。】看着和平时一样忙碌着做早餐的葵,新伸手将他抱在了怀里【你想要的是什么。】
   新一直都是有这个疑问的,事实上新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葵,但是新更想葵自己跟他提起。
   【新。】葵将手指拢进新细密的发丝中,将新脑后的那几根不听话的呆毛梳理好,感受到葵动作的新,在葵为他拢好头发后轻轻起身,面对面看着葵的眼睛。
   【新,我有很多话想告诉你,但是我并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所以说你可以等等吗?】葵笑得明朗可是新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坚定。
   【葵,草莓牛奶没有了。】新没由来的说了这句话。
   【啊啊,气氛全无了。】葵笑道,顺便牵起新的手腕【难得的星期天,一起去买些食材吧。】
   【嗯。】新应了一声,然后由着葵牵着自己出门。
   【新,是四月的奇迹哦。】在路过那棵早已凋谢殆尽的樱花树时,新听到葵这么说道。

—两个人拉着勾 专属于两个人的秘密—
——————————————————————————————
总觉得有必要把新葵两个人的前世写一下_(:_」∠)_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39)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