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匿藏在心底的秘密【下】(2)

完结撒花花w
那么今天阳夜结婚了吗?
_(:з」∠)_明天发番外

那么我们白魔王的小心机,有小天使看出来了吗?

——————————————————————————————
   白色为主调的教堂,红色的地摊从门前铺到主台,主台前有一个拱形的花架,上面有各种淡色的花朵竞相开放。
   来客在长月家与新娘家的人招呼着坐在主台下的几排白色长椅上。
   教堂很大,长椅可以容纳一百个人,主台上有耶稣与圣母玛利亚的雕像。
   整个教堂以白色为基调,缀着各种淡色的花。

   在阳新葵三个人到达教堂的时候,夜正在门口接待。
   夜瘦了很多,身上是裁剪得体的白色西装,脸上是熟悉的让人心痛的温柔的笑。
   在看到阳他们三人的时候,夜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又笑着上前寒暄【葵,新,阳,好久不见。】
   【夜,好久不见。】葵上前与夜来了一个拥抱【新婚快乐。】
   一旁的新提起手里的袋子【夜,新婚快乐,礼物。】
   【结婚而已……礼物不用的。】夜不知所措的说道。
   【毕竟是人生大事,安心收下比较好。】熟悉的声音。
   眼前的人明显高出自己好多,黑色的西装使得他身上带着一种严肃的气息。
   【啊……】夜慌忙地接下了新与阳手里的礼物【谢……谢谢……】
   【嘛……你这容易害羞的毛病还是一点没变啊……】阳突然笑了。
   突如其来的笑容让夜彻底慌了神。
   下一秒,阳上前一步抱住夜【好久不见,夜。】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姿势,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却又那么生疏。
   直到阳松开,夜还在出神,直到被葵喊醒。
   【啊……我要去准备了……婚礼要开始了……抱歉啊我先走了……】回过神的夜只想着快些离开,随便搪塞着便快速离开。
   他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不堪的一面被阳看到。
   一个礼貌性的拥抱,夜就失去了分寸,理智也一点点崩离解析。
   他怕如果不离开,下一秒他就会抱着阳再也不送开。

   主台的视野很开阔,即便是阳坐在第三排,夜也一眼便看到了他。
   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慌慌张张的,哪怕是牵着新娘的手,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宾客席的第三排,那个穿黑西装,橘红色头发的男子身上。
   【你愿意吗?长月夜先生?】牧师高了几个声调的声音惊醒了夜,夜慌忙站好,脸上泛起一阵阵红晕。
   夜觉得自己好丢人,特别又是在阳的面前,夜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长月夜先生!你愿意吗?】牧师又问了一遍。
   似乎有人在看着他。
   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个人的视线,与别人都不相同,安静的,炙热的投在他身上。
   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的瓦解着。

   【我不愿意!】
   夜清楚的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下一秒,如潮的视线在夜的身上仿佛要将他剥光,大脑再也不能思考。
   夜冲出了教堂。

   宾客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牧师也愣住了,新娘抿着好看的嘴,看着教堂的大门。
   一瞬间教堂里安静的过分,葵还没来得及跟阳和新说些什么,便看到阳站了起来。
   【那个,各位非常抱歉,长月夜先生不能娶这位美丽的小姐为妻了。】阳笑道。
   这下宾客们彻底炸了,议论纷纷,夜的爷爷生气的来到阳的面前怒道【你这个小子!如果不是看在老一辈的关系!谁会让你来参加婚礼!以前带坏我孙子不说!现在连他的婚礼都要毁掉么!】
   面对阳最不想见的人,而且还是在被骂了一顿之后,阳少有的还笑着。
  【长月爷爷,夜是我的,我会给他一个更好的婚礼。】说着他给新和葵一个手势,三人迅速离开了教堂。
   教堂里,人们议论的声音,长月爷爷的骂声越来越远。
   【干的漂亮。】新说道。
   【有吗……我只感觉我们闯了大祸……】葵头痛道。
   【新,我没看出来你哪里像是在夸我。】阳吐槽道。
   【好了好了。】葵打断两个人【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样呢,阳?】
   【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去找夜。】阳的嘴角是止不住的笑容。
   【你不要我们帮忙吗?】葵不放心。
   【接下来交给我就好,我不会将夜让给任何人了。】阳对新葵二人比了一个Good。
   葵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新拉走了。
   加油啊!阳!夜!
   葵默默祈祷着。

   【我……我都干了些什么……】夜蹲在小时候的秘密基地,身上一个劲的发抖。
   一双温暖的双手就夜圈在了怀里。
   【yoru……】是阳的声音。
   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下来了。
   【不要哭,都是我的错。别哭。】阳慌张地为夜擦去脸上的泪水。
   【阳……】夜伸手抱住阳【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不要结婚……我要阳……我只要阳……】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在的,夜,我在。】阳紧紧地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
   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只要一个拥抱,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

   我知道你在受了委屈会喜欢跑到我们的秘密基地里偷偷的哭。
   我知道你舍不得月之寮的朋友们,所以只敢偷偷的送礼物然后偷偷的离开。
   我知道你害怕和我吵架,你害怕和我像国中时那样分道扬镳。
   我知道的夜,我都知道的。
   所以说夜,你也不要离开我。
   你是我的。

   【夜,我喜欢你。】阳将脸埋进夜的颈窝,熟悉的甜味让阳感觉十分安心。
   【嗯,我也是。】夜的嘴角划出一个发自内心的温柔的弧度。

   【嘛嘛~驱的不幸体质果然强大。】隼看着面前的文件感叹道。
   【你又在乱搞些什么啊?】海无奈的坐到一边【自从夜走后,所有人的工作状态都不太好,你就不要再添乱了。】
   【海,我本来想看看驱的不幸体质和魔法哪个更厉害,现在看来,魔法居然输了。】隼翻开文件,最后一页上写着长月夜的名字。
   【怎么这么说?】海问。
   【因为驱我赌输了啊!我明明用魔法占卜到阳夜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的!】隼笑着将文件递给一脸迷茫的海,然后起身往屋里走。
   海看着手里的文件,紧缩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
   【明明就有用魔法来促成这两个人嘛……那么接下来就要准备迎接夜回归了。】

   文件被放到桌子上,文件的封皮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巴黎二次拍摄合作案】
——————————————————————————————
夜夜逃婚超帅的_(:з」∠)_
阳的宣言也超帅的_(:з」∠)_
完结表白阳夜♡
谢谢你那么可爱还愿意看我的文♡

评论(10)
热度(44)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