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匿藏在心底的秘密【下】(1)

自从看到了第三幕舞台剧的定妆照,佳树的夜夜笑的超级温柔啊qwq让我怎么舍得虐阳夜!!!!
然后就一个控制不住_(:з」∠)_越写越多【什么鬼】
结尾分成两次来发_(:з」∠)_上午发一个下午发一个,一天发完,明天把番外发上来然后认真的挖新葵坑qwq
心疼却抱不住胖胖的自己
—————————————————————————————
   阳,我可不可以任性一次,不顾一切的呆在你身边?
   你是否愿意,接纳这样的我呢?

   夜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昏迷的,他只记得昏迷前,阳曾紧张的呼唤过他的名字。
   再度醒来的夜看到了身边拉着他手趴在床上睡着的阳。
   头痛。
   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感觉还是没有睡够,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疲倦。
   夜想要轻轻地将手从阳的手中抽出来,却不想惊醒了阳。
   【夜,你醒了?渴了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阳睁开眼后急切地问道。
   【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夜收回手,作势要起来。
   阳慌忙伸手扶住夜【夜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考虑到夜的身体,大桑和拍摄那边的人协商了一下,对方同意提前结束拍摄,说是已经拍到了满意的照片,所以说夜可以再休息一下的。】
   闻言,夜的动作顿了顿,安静地坐起身【我果然,又给大家添麻烦了……】
   【你又这样。】阳明显的有些生气【对方不是已经说了拍到了满意的照片了吗?夜在自责些什么啊!】
   【虽然拍摄顺利,可是如果不是阳,可能拍摄会很困难吧……我果然不适合做idol……】
   【我不是说过不要随随便便的划线啊!难道夜就是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钻牛角尖,把自己的身体搞垮的吗!】阳是真的生气了,夜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阳身体四周燃烧的火焰。
   【我……】
   【你知不知道你突然在我旁边昏倒不省人事,我有多害怕!明明管教别人就那么熟练!居然会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吗!】
   无话可说。
   夜的眼眶有点发红。
   看到夜一脸受伤的样子,阳感觉自己突然就心软了,怒气一扫而光,语气软了下来【夜,我真的好担心,担心你再也不会醒过来……】
   【呐,我说阳。】夜轻轻地握住阳的手【我们明天回去吧。】
   【回去?】阳没有跟上夜思维的跳跃。
   【工作不是结束了?我们回去吧。】夜突然有些佩服自己的镇静。
   有些事,是时候好好面对了。
   【夜想回去了吗?果然还是月之寮住起来更舒服吧。】阳以为夜想家了。
   夜没说话,卧室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宁静。
   【嘛嘛,夜营养不良昏倒,还睡了那么久,肯定很饿了吧,我做了些咖喱在厨房,夜要吃吗?我去热一下。】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自然。
   夜没有回答。
   阳第一次觉得心里那么慌乱,好像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想要夜说话来打破这过分的寂静,却又害怕夜会开口。
   没有由来的慌乱,没有由来的害怕。
   【那我去了哦?夜?】
   咚咚——
   【阳……】
   咚咚——
   【我……】
   咚咚——
   【……】
   咚咚——
   【我要结婚了。】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匆匆的订了当晚的机票,逃也似的离开了巴黎。
   接到两个人回来消息的黑月大虽然有些惊讶,但终究什么都没有问,将刚下飞机的两人送到月之寮。
   这个过程,阳和夜都没有和对方说一句话,哪怕是简单的询问。
   【夜,在巴黎发生了什么吗?】葵在夜单独回到房间时跟了进去,他对夜的反常很是担心。
   【啊……没事的葵,什么事都没有。】夜温柔地笑道。
   【夜的话,很不对劲,阳也是。】葵根本不相信夜的话。
   听到阳的名字,夜的手顿了顿,过后转过身收拾东西,不去看葵担心的脸【我刚从巴黎回来,很累了,还要收拾东西。】
   很明显的逐客令。
   【夜……】
   【哦对了,我有带来一些特产哦!虽然时间不够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买了些,葵也有哦。】说着,夜将一袋东西塞到葵怀里。
   【……】葵没有说话,夜也背过葵一动不动的站着。
   【葵,你和新还好吗?】夜突然问道。
   【我希望夜好。】葵不想这个时候刺激到夜,他怎么会不知道夜对阳的心思,但是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两个人在冷战。
   【葵,我去找一下隼桑。】夜突然转过身,脸上是惯有的温柔的笑【我有些事要尽快报告给隼桑。】

   【……】
   【……】
   【……】
   【……如果你是为了和我干瞪眼来的,我没心情奉陪,找你的葵去。】在将近五分钟的对视后,阳终于忍无可忍。
   【夜,你们吵架了。】新少有的拿着草莓牛奶却没有马上打开来喝。
   【如果你是来安慰我的,那还是算了,有时间你不如想想你怎么留住你的那个青梅竹马葵。】阳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葵让我来问,你们,怎么了。】新并不理会阳的牢骚,认真的问阳。
   【哈?那是夜的事吧?问我干什么?】阳说着便开始赶人。
   【新。】被下逐客令的葵尴尬的站在夜房间的门口,看着同样被阳赶出来的新【看来不是小事啊……】
   新没有说话,而是打开了手中的草莓牛奶,满足的吸了一大口,然后低低的应了一声。

   【夜你确定吗?】隼还是一副和平时没有半点差别的笑容。
   【隼桑看起来并不意外。】夜浅浅的笑了一下,带着淡淡的苦涩。
   【我尊重夜的选择,可是,其他人呢?阳呢?】隼这么问道。
   咚咚——
   【我会和大家好好说明的。】夜感觉自己全身再发抖【我正式申请退出Procellarum。】
   【我似乎没办法拒绝呢。】隼还是笑着,将一份文件放到夜的面前,看着夜微抖着手,在文件的最后一页签上名字【我以为,如果是阳和夜的话,也是可以打破命运的。】
   命运吗……
   还真是麻烦的东西呢……

   一个星期后,夜毫无征兆的从月之寮消失了。
   夜的房间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干净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的,一样都没有少。
   可唯独那个叫做长月夜的人,失去了踪影。
   最先发现夜失踪的是葵,因为担心夜的状态,天天都会去早起陪夜研究料理。
   然而这一天,葵没有在厨房看到夜的身影,与此同时,每个人的房间门口都放着一个盒子,里面装的都是按照每个人的喜好所选的礼物。
   阳也有,但是,阳没有打开过那个盒子,自然也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对于夜的离开,阳并没有太大表现,只是少了很多话。
   隼在早餐的时候宣布了夜退出Procellarum的消息。
   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重磅,所有人都没有了笑容,悲伤的气息在空气里不断弥漫,就连隼也没有再挂着他的招牌式微笑,安安静静的喝茶。
   【为什么,夜桑为什么要离开啊?】驱最先控制不住情绪【明明……明明夜桑那么温柔!呜……】
   【驱……】恋似乎想安慰一下驱,可是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也颤抖的不成样子。
   【是隼和驱赢了呢。】一旁的泪捧着夜送的布丁,突然说道。
   【泪……】郁伸手揉了揉泪的头发。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随随便便的拿别人做赌资?】阳突然站起身【夜离开是有原因的。】
   面对阳的发话,没有人回应,只有隼的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阳没有再说下去,转身离开。
   【阳……】葵弱弱地喊了一声,却被新握住了手【阳需要一个人呆一会。】
   早餐就这么不欢而散。

   阳是不喜欢哭的,甚至也没有什么足以让他流泪,连国中时期和夜分道扬镳的时候也只是纯粹的悲伤,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这一次阳也找不到任何哭泣的理由,可是那些冰冷的,咸湿的泪水,就那么不受控制的疯狂落下。
   有什么流泪的理由吗?
   夜有说过喜欢吗?
   一个星期的恋爱,根本就是个笑话。
   可是胸口下三寸,不知疲倦的抽痛着。

   玻璃的高跟鞋,白色的纱裙,高高盘起的发髻,精致的妆容,软软的垂到腰际的头纱。
   眼前的女孩,安静又美丽,像是个精致的瓷器娃娃,无可挑剔。
   夜的未婚妻。
   这门婚事是家里的主张,对方是个名门小姐,对夜来说是个理想的不能再理想的结婚对象。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躲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默默地哭泣。
   明明都没有说明心意不是吗?
   连悲伤的理由都那么名不正言不顺。

   离开月之寮已经一个月了,夜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早起做饭,习惯性的做出一份咖喱,然后放到凉透,再倒掉。
   房间的收音机一遍一遍的播放着以前的歌曲。
   夜没有勇气看他们最近的信息,即使已经打开了电视的开关,夜也会马上关上。
   不是不想知道你的消息,而是不敢。
   夜本来就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
   他害怕被注意,害怕吵架,也害怕听到那个人的信消息。
   婚礼就在明天了,家人并不知道夜与阳的事情,按照传统为叶月家发了请帖。
   阳在房间里反复看着那个制作精良的请帖,新在一边认真的翻看最新的写真集。
   葵烤了饼干,端进房间的一瞬间,新将书随手丢在一边,继续享用他的草莓牛奶。

   【阳……你会去吗?】虽然有些唐突,但是葵还是问了出来。
   【葵你想去吗?】阳坐起身反问道。
   【你明明很想见夜的哦。】新毫不留情的戳穿了阳。
   【新……】葵看了新一眼,新也看着葵【阳,花了一个星期又去了一次巴黎哦。】
   【我觉得新你一点都不看重兄弟。】阳不满道。
   【不,我很看重哦,所以我才会说出来哦。】新回答道。
   【嘛……真是交友不慎啊……】阳认命似的倒在床上【那,你们陪我去吧。】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谢谢你长的这么好看还愿意看我的文♡

评论(7)
热度(42)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