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可他们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童话

全世界最可爱的大宝贝帕博十八岁生日快乐!!! @想食烤肉


极速摸鱼,幼年新葵,希望不要嫌弃x


以上


————
卯月新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现在想想那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晒的他发倦,于是他也同平时那般靠在了院子里那颗巨大的樱花树下,已经错过了樱花的季节,只留下了树荫清凉,还有呼吸间的两三点草木芬芳。


这是孤儿院里寻常的不过再寻常的下午,对于卯月新来讲,只要午餐如愿的喝到了最爱的草莓牛奶,那这天就是和平时一般美好的一天。但在卯月新闻到那股甜甜的曲奇香味时,他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突然有了些许不同,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抱着牛皮纸袋的孩子怯生生的看着他。


被香味勾醒的卯月新第一时间就看向了那个小小的牛皮纸袋,抱着牛皮纸袋的小孩看着他的脸,犹豫了一下后用胖乎乎的小手掏出一块金黄的曲奇递过去。


“这是帕博姐姐给的曲奇,你要尝尝吗?”


那个小小的孩子便是皋月葵了,这就是他们俩的初遇,在一个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一切都刚刚好,甚至让卯月新产生了一种命中注定的错觉,而更让卯月新觉得这一切都太过恰好的是,他伸出了手接过了那块曲奇。


逆光之下,卯月新记只得那个小小的孩子笑的香甜,甚至取代了他口中曲奇的味道,然后那个孩子用他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你好,我叫皋月葵。”


后来卯月新才知道皋月葵是那天下午被福利院的帕博姐姐捡回来的,这个孩子和家里人走丢了,当地的巡警将皋月葵带回后发现了皋月葵患有先天性非遗传性耳聋。


怪不得那个时候皋月葵向他介绍完了自己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不再理会卯月新,原来是那个时候卯月新说的话他并没有听到。这么想着,卯月新莫名其妙的觉得胸口里闷闷的,直到晚上福利院的帕博姐姐牵着皋月葵来到他房间里的时候,他都还在认真的思考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福利院里的孩子大多是两三个住在一起,而卯月新来的时间不算长,福利院近期也一直没有来其他的孩子,所以卯月新一直是一个人住的,偶尔晚上一个人睡害怕了,他就抱着自己那只心爱的草莓玩偶跑去敲帕博的房门,然后在帕博轻声的安抚下进入睡眠。虽然福利院没有再出现新的伙伴是一件好事,但是卯月新总还是希望可以有一个人来陪着自己,直到帕博牵着那个奶香味的孩子出现在房间里时,卯月新突然心脏开始加速的跳动。


果不其然,帕博蹲下来笑着摸了摸卯月新的脑袋,然后牵着皋月葵让他往前站了些许,站在了卯月新的面前“这是皋月葵,以后新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卯月新时常在想,皋月葵不该是一个失去了听觉的失败者,他应当是上帝的宠儿,不然为什么偏偏让他生了一双那样漂亮的眼睛,蓝的像一汪平静的水,又如同天空般有着剔透的光。而就是这样一双灵动的眼睛,轻而易举的就让皋月葵入侵了他卯月新的人生。


可能是皋月葵安静的注视着这个世界的样子太过于静谧和孤独吧,卯月新不忍心就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他,于是他伸出自己小小的手握住了皋月葵那双同样小小的手,然后信誓旦旦的跟帕博保证到我“我会保护好葵的,像童话书里的骑士保护王子那样!”


不知道皋月葵是从卯月新抓住他手的动作里感受到了,还是他在卯月新的脸上读出了卯月新的心思,总之,皋月葵先是小小的愣了一秒,然后又露出了那个标志性的,香甜的笑容,而这个笑容毫无疑问的,是为了卯月新而绽放的,那更像是一种仪式,无声之间,两个人都已经将他们未来的命运紧紧的缠在了一起。


事实上两个人是分开过一段时间的,在皋月葵十五岁时,他的家里人找到了福利院,想要接走皋月葵,而卯月新死死地握住皋月葵的手像是要守住什么重要的宝藏般,丝毫不肯放松,他那张天生缺乏表情的脸让皋月葵的家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那天夜里皋月葵和卯月新都很晚没有睡,卯月新应该是想要问些什么的,但是大抵是顾及皋月葵的听力不足,他最终什么都没有问,第二天一大早皋月葵就被帕博牵着手,离开了房间,一旁的卯月新躲在被子里没有哭也没有笑。


就这样两个人度过了完全没有联系的一年。事实上也并不算是完全没有联系,因为卯月新会从帕博姐姐那里听到一些细碎的消息,譬如他的家人带着葵去安装了新型助听器,再譬如葵在新学校适应的很快,成绩和人缘也毫不逊色。


再然后,卯月新在高中的入学式上见到了穿着制服的皋月葵,他的耳朵上带着一个样子奇怪的小仪器,卯月新想那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新型助听器。彼时皋月葵正在认真的研究一本看上去很厚重的书,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时慢慢的抬起头。


卯月新记不得当时的两个人究竟是谁先开了口,大抵不是他自己吧,又或者是两个人一同开了口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在想什么呢?”皋月葵拿着什么东西在卯月新的面前晃了晃,回过神的卯月新手疾眼快的抢过皋月葵手里的那盒草莓牛奶,然后懒懒的趴在桌子上,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化为一滩水。


现在的他们已经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同一所大学,皋月葵会为卯月新置办好便当或是动力之源的小饼干和草莓牛奶,而卯月新总是能在皋月葵需要却又不肯开口时默契的陪在他身边。


“呐,我说葵。”卯月新抬了抬眼皮,维持着趴着的姿势努力的想要看着面前的皋月葵,却只能看到皋月葵耳朵上带着的助听器“我们很久没有回去那家福利院了吧。”


闻言,皋月葵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助听器,似乎在回忆些什么“是很久没有回去了,帕博姐前些天还发了信息问了问我的情况。”


“那葵是怎么说的。”发现看不到葵的正脸后卯月新利索的坐了起来,一手放在桌上一手支着脑袋认真的看着皋月葵。


“我说让她不用担心,因为我有一个很可靠的骑士殿下啊。”说罢,皋月葵露出了一个如同许多年前初见之时那般香甜的微笑。


——end——


真的是极速摸鱼,希望帕博大宝贝不要嫌弃(。)

溜了溜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45)
  1. 帕博博博博博啵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转载了此文字
    不管了!!!!先转慢慢啃!!!!!!我永远爱柒柒.jpg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