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陽夜】彼时之约

很早之前写的一篇了,一直在文档里压箱底

梦见草paro,私设很多,巨ooc

应该有给几个亲友看过,不想让它压箱底了就发出来,随缘看看就行


—you和yoru是指梦见草世界线的两人—

—陽和夜是指偶像世界线的两人—




呐,yoru今天是舞台剧的首映哦!我和陽都有好好的努力,评价很好呢!相信yoru也可以和you一起度过难关呢。




生物钟准时的将長月夜的意识从梦境中分离出去,厚重的窗帘透出些许昏黄的光,由于做了一晚上的梦,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这是和梦见草世界的yoru见面的后果。


自从那次意外的穿越后,長月夜每晚都会梦到梦见草世界里的yoru,甚至可以与他进行对话。


为此長月夜特意私下里问了他那个神秘的队长霜月隼。用霜月隼的话来说,在大家一起与樱花众决一死战之时,長月夜的灵魂先大家一步回到了现世,得以让梦见草世界的yoru可以和you并肩作战。而由于夜与yoru灵魂在穿越的平行空间意外的见了面,造成了两个人的精神世界联系在了一起,而两个人精神世界的连接点便是梦境,所以在两个人同时进入睡眠时梦境便会在平行空间重叠,两个人便会相遇。


“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長月夜担心的问出声。


“哦呀哦呀~夜不想和yoru见面吗?”霜月隼眯起好看的眼睛,像一只狡诈的白狐。


“也不是不想见……只是……”只是无法让自己旁观另外一个世界的you就这么离开yoru的身边。


“安心~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的,所以说夜绝对不可以插手哦?虽然插手了结局也不会改变就是了。”聪明如霜月隼,他当然知道夜的心情,在喝了一口热腾腾的红茶后,叹了口气“况且,这对夜来说可是来之不易的机会呢。”


对于隼的说法,夜只能顺其自然的接受了,眼下的他除了可以和yoru交谈外什么也做不到,但是每晚都不停的深入梦境与yoru见面也使得夜的精神差了很多。


不仅是因为做梦所造成的精神削弱,更多的是yoru所说的话,从yoru的话里他可以清楚的了解到you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


“夜?”有人用指骨敲了敲夜的屋门,紧接着门便被推开了,葉月陽从门外走了进来。


此时的夜正倚着床板坐着,手指一下一下的按在太阳穴上试图舒缓一下脑袋的钝痛感。


“最近夜的精神越来越差了。”葉月陽将什么东西递在夜的面前,夜愣了愣才发现是一杯用玻璃杯盛着的水。


“谢谢了陽。”夜冲着陽露出一个感谢的笑,接过了水发现水是温的,小心的抿了几口便将杯子放在了一旁“陽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葉月陽震惊的看着夜“夜你还没看表吗?已经是十点了。”


“欸?”長月夜呆住了。


葉月陽叹了口气,担心的用手摸了摸夜的额头“温度正常。夜,如果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讲的哦?”


“陽……”長月夜将人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紧紧抓住,垂下了脑袋,紧接着陽发现夜的肩膀在微微的抖动,压抑的哭腔从夜的口中漏出“稍微,稍微就这么让我握一会儿……”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自从离开了梦见草世界回到了现世后,長月夜的精神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了起来,陽本以为是梦见草世界的经历对夜造成了阴影,也曾旁敲侧击的开导过夜,却都无疾而终。


葉月陽伸手将夜揽入自己的怀里,给了他一个简单的依靠,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攥的越来越紧,胸口处的布料也被泪水打湿,用空出的手在夜单薄的脊背上轻拍着表示安抚,却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




呐,夜,you今天对我说想要吃咖喱,我怕you的身体受不了咖喱这种刺激的料理,但是我想要满足you的要求……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照常的将自己的长发拢在脑后用带子随意的绑好,若是要you看到了估计又要说教,这么想着yoru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不易察觉的苦笑。


今天也要先去厨房给you做些早饭,自从霜月隼和睦月始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解救了这个世界后,新选组的各位受到了各处村民的拥戴,过上了尚且称得上富裕的生活,也使得you可以受到最好的医治。


但是you的病没有任何好转。


在这样的世界里,想要治好这种罕见的病症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好在新选组的大家都没有就此放弃,哪怕只能为you延长一天时间,都在所不辞。


yoru更是每天都陪在you的身边,有时会带着you四处走走,后来就会给you带些书来看,但是you并不是可以安下心看书的人,往往看上一会儿便和yoru东扯西扯的说些话。


现在还是清早,和另一个世界的夜每晚进行的交流使他的精神不能如以往般清明,但是他仍然坚持在you睡醒前醒来,做些清淡的事物给you送去。


鉴于you对连续几天只喝白粥的抱怨,yoru这次贴心的给you做了些滋补的咸肉粥,想到you想要吃咖喱的请求最后还是决定不能顺着他,将热粥盛到碗里后,端着热腾腾的粥去了you的房间。


咚咚咚——


小心的腾出一只手敲了敲门,得到了一个迷迷糊糊的应答,紧接着传出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yoru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紧张的又敲了敲房间门“you?”


没有人回应。


不好的预感充斥在yoru的脑海里,于是猛地撞开了房门“you!!!”


“yoru?”一进门yoru才发现you正好好的站在床边,有点疑惑的看着闯进来的他“怎么了?”


“我、我听到很大的声音……就担心……担心you……”意识到自己担心过头了的yoru不自在的红了脸,大着舌头解释。


“这么怕我出事的吗yoru?”听着人结结巴巴的解释,you反而笑了起来,轻松的坐在床边看着yoru“真是可爱啊~”


“才不是!”成功的被人戳到了炸毛点,yoru气呼呼将手里的粥放在桌子上“我要去叫其他人起床了!you老老实实的把粥喝干净!”


“哈衣哈衣——”you嘴上应着却始终没有看一眼桌子上的热粥,反而死死的盯着yoru,后者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慌慌张张的逃出了you的房间。


“真是无情啊都不回头看看我……”听着脚步声一点点远了,you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迅速垮了下来,原本挺直的脊背弯曲成一个沉重的弧度,葉月陽小心的扶住旁边的桌子,眼前一阵阵发花,用手捂着嘴猛地咳嗽几声不出意外的在手心中看到了红色的液体“摔得真痛。”




呐,yoru,我觉得我很自私,虽然看着yoru和you会觉得很心痛,痛到无法呼吸,但是在握住陽的一瞬间,我会觉得很庆幸,庆幸陽还在我的身边。




“今天的是第几场了?”刚刚化好妆的陽走到正在被化妆师小姐姐疯狂糊脸的長月夜旁边后便听到夜这么问到。


“嗯……下一场就是最后一场了。”说罢,葉月陽伸了个懒腰“然后就要和梦见草彻底say Goodbye了~”


“啊……是啊……”夜的表情没有意料之中的轻松,语气中还隐隐的透露着担忧。


“……”气氛一瞬间有点凝固,陽觉得自己需要说点什么来打破这诡异的寂静。


然而化妆师小姐姐先一步开了口“呐呐~長月君,其实我和我朋友们都很喜欢梦见草这出舞台剧,但是我们都很好奇一件事情。”


“嗯?什么问题?”葉月陽显然比夜更感兴趣。


“如果生命只剩下半年的是長月君的话,葉月君会怎么样呢?”


如果我只剩下半年寿命陽会怎么办……?会……怎么办?


内心深处仿佛被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攥紧,有些呼吸不畅,带着隐隐的期待和不安,長月夜看向了一旁的陽,陽显然也在认真的思考,好看的眉紧蹙着。


“嘛嘛……只是随便问问啦,葉月君和長月君不用那么严肃啦~”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化妆师小姐姐连忙岔开了话题,正巧妆也化好了,夜礼貌的跟化妆师道了谢然后跟着沉默的陽来到了幕布旁等待着上场。


“陽……”夜小心的拉住陽的手“只是个玩笑啦不用那么认真的。”


“夜。”葉月陽忽得将夜抓自己的手握在手心,与此同时幕布一点点被拉开,舞台上的灯光映的葉月陽幽紫色的眼瞳中散发出明灭不定的光。


“我会努力的活出夜所期望的样子,连同夜的那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幕布完全被拉开了,有些刺眼的光柱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本应牵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开了,長月夜眼中的葉月陽笼罩在绚丽的光芒中。


長月夜觉得自己很卑鄙,一边尽心尽力的为另一个世界yoru和you的悲剧而心碎,一边又在这个世界依赖着陽,偷偷的庆幸着。




不会哦,夜只是太温柔了,我知道的,那种复杂而又矛盾的痛苦,就好比我现在看着you的身体一天天差下去就会在想,如果那个时候留在夜的世界就好了呢,但是做不到,放着you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死亡也好,看着夜你们被连累也好,我都做不到。




“太痛苦了……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you!”yoru半跪在葉月陽的床边,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看不清床上躺着的人,只能看到一个迷迷糊糊的红色影子。


“冷静点……yoru。”you伸手抓住you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的手,认真的将人手掰开,然后与他十指相扣,嘴角勾起一丝魇足的笑。


“you……如果you不在了……我……”因为哭泣而带着浓重鼻音的话,每一句都狠狠的砸在you的耳膜上。


“即便我不在了,yoru也会好好的活着,对吗。”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或者说是命令更为准确。


突如而来的强硬语气让yoru没有勇气出声反驳些什么,只能埋着脑袋低声啜泣。


意识到自己语气太过强硬的you,听着人的哭声心里一阵阵发紧,而yoru也像是别了劲不去理会you,倒像是you把yoru给弄哭了。


虽然好像本来就是他弄哭的。


病情恶化的事并没有瞒住太久,很快yoru便从you的房间里发现了沾着血迹的布条,毫无疑问是you有心瞒着自己,然而被发现的you却是一脸嬉笑的对他说要他做好后面的准备。


“呐,yoru……”you还是先败下了阵,垂着眼,伸出手在yoru的发顶上无力的揉了揉,手指间顶级的触感却也无法让他向往常一般发出调笑。


“嗯……”低闷的声音。


“就算我不在了,yoru也会坚强的一个人走下去的对吗?”不等yoru作出反驳,you再次开口“yoru没有任何理由为了我放弃你自己的未来。”


yoru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透过眼泪那层模糊的阻挡,他看到了you看着窗外的有些孤寂的侧脸。




yoru也是温柔的人呢……这么说虽然可能怪怪的,但我们毕竟某方面来说是一体的呢……呐,yoru等到you离开了,你会怎么做呢?




终于要迎来千秋乐了,staff们是最忙碌的,一大早便接了葉月陽和長月夜到馆内进行最终的确认和排演。


前几天照常梦到yoru了,梦里的yoru一直在哭,眼角也红红的,夜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能安静的听着,但是这也说明了,you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但是这几天出乎意料的一夜无梦,自那天起yoru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梦里,而睡眠质量得到提高的他精神也好了许多,但是葉月陽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情绪的低落。


“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最后一场舞台,要好好的看着我是如何发光发热哦~”葉月陽又换上了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衣服。


長月夜看着葉月陽的脸,目光带着点眷恋却毫无自觉,倒是看的葉月陽有些不好意思了,暗中捏紧了夜的手。


灯光亮起,厚重的幕布一点点被拉开。




“啊……月亮真漂亮啊~”


“……嗯,是满月呢”


……


“为了我活下去吧。”


“你要好好活下去,看着这个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然后直到有一天见到我,将这一切告诉我……不会忘记吧?”


“不会忘记……绝对,没有忘记的理由……”


“那从今往后……也一直在一起吧。”


“yoru。”


“夜。”




“没想到会这样再次见面啊……好久不见,夜。”


四周是一片黑暗,長月夜的怀里抱着的是紧闭着眼的葉月陽,两个人穿着梦见草世界的武士的衣服,背后好像用什么人和自己背靠着背。


看样子,又一次来到了平行世界啊……大概不需要转身确认对方的身份了。


“好久不见,yoru。”夜露出一个笑,却突然想起对方并看不到,那个笑容就这么凝固在脸上,带着些无力与痛苦“既然我们见面了,也就是说……”


“对,这应该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you……已经不在了……”身后人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俨然是已经哭了许久,在提到那个名字时,声音也不自觉得低了几分,有些黯然。


“……你打算怎么办……”夜垂下头,怀里的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宛如睡着了,在做着一个甜美的梦。


平行空间的时间是静止的,现在这个空间里除了夜和yoru,所有人的时间都是被静止的。


“如果是你呢?”yoru也低下了头,手指在怀里人的脸上一遍一遍眷恋的描绘着他的面孔。


这是一个无解的答案,因为夜并没有真真正正的经历陽离开自己身边这件事情,所有的建议都会显得空洞且无力。


“不知道说什么吗……?”yoru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不知道……”夜的头垂的更低了。


怀里的陽突然发出淡淡的光,然后迅速的崩解离析变成光斑消失,長月夜对突如而来的变故没有任何防备,手指茫然的抓了几下,却是什么都没有抓到。


“陽!!!”夜站起了身,却又在一瞬间红了眼眶,等他稍微冷静了些便转过身看着抱着you的yoru。


“刚刚那一瞬间你在想什么?”yoru抬起头,夜看到了一双憔悴无神而且眼角发红的眼睛。


“……大概是想要就这么跟着陽一起离开好了这样的事……”没有陽的世界,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


“夜,你知道吗?you曾经跟我说,我不可以为他而死,因为我没有资格,我没有资格为他放弃自己的未来。”yoru的眼里忽的泛出星星点点的水光“他是在怪我。”


長月夜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看着yoru,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在怪我,明明喜欢他却一直没能说出口。”yoru的眼睛里像是有一把刀,在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狠狠地扎在夜的身上,而且无处躲藏。


“是you教会了我如何坚强起来,可是身为我支柱的他,却离开了我。”yoru垂着脑袋,怀里的人已经不能再散发出灼热的温度“但是夜,我会好好的活下去,连同他的那份一起。”


“夜,幸福是会溜走的,你一定要把握住啊。”




唰——


原本安静的空间突然变得吵闹,長月夜迷茫的看着眼前骤然亮起的灯光,却发现台下坐满了熙熙攘攘的观众,耳边响起的是震耳欲聋的掌声。


对啊,他在舞台上……是梦见草舞台剧,但是已经演完了……现在是要谢幕了……那么……


陽呢?


陽……呢?


“啊啊~最后一场也成功了啊夜~”怀里人些微的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演一具死尸难度不大但是真心很累,葉月陽感觉到酸痛的胳膊得到了缓解之后翻了个身,试图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枕着夜的腿休息。


“陽?”


“嗯?”


“陽…”


“嗯?”


“陽!”


“我在。”


葉月陽睁开眼,逆光之下夜的眼睛却还是亮晶晶的,像是一块打磨细致光泽上乘的蓝宝石。


“陽……我、我喜欢你。”


忽的脸上有点发烫,葉月陽断然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夜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惊吓过度的他被口水呛住,猛地咳嗽了几声,吓得長月夜连忙扶起他。


“没、没事吧陽!”


“没……没事……”葉月陽拍了拍胸口顺气,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台下的观众显然很好奇台上发生了什么,纷纷看了过来,葉月陽尴尬的站在長月夜身边,身高的优势使他很轻松便看到了長月夜头顶那个奇异的呆毛。


長月夜不敢看陽,刚刚的告白是大脑过热脱口而出的,现在害羞的不成样子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葉月陽的身边面对着台下的观众。


“呐,夜。”葉月陽的声音忽地严肃了起来“终于让我等到了。”


“嗯?”長月夜并没有太认真的听陽的话,而是还在为刚刚的唐突害羞的紧绷着身体。


“我也喜欢你。”


轻飘飘的话语仿佛没有实体,長月夜愣在原地,僵硬的抬起头,正撞上葉月陽的笑容和含着笑意的紫瞳。




呐,yoru,我好像终于明白了你最后跟我说的话。


——end——


没有确认心意的时候,我有着为你赴死的勇气,却没有为你赴死的理由。


但是当表明了心意确认了关系的时候,我却是没有了勇气再去赴死,因为我要背负两个人的爱好好的活下去。


我觉得夜会是那种深爱的人死去,会想要跟着一起死去的类型,毕竟他是个情感过于细腻的人。

而陽的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想要夜能够过的更好,有他自己的决定和意志。


这到底是什么绝世爱情啊哭辽。


评论
热度(23)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