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宠溺

  • 又名雨后小故事

  • ooc预警!!!八百年不写新葵了,我是个废咸鱼了【。

  • 送给我亲爱帕博大宝贝儿!!! @想食烤肉 励志用新葵把帕博大宝贝堆起来!

前方掉粉高能!

——以上——

冰冷的液体毫不留情的浇湿了猫咪单薄的皮毛,细看之下原本就算不上丰富的皮毛上还留有几处丑丑的伤痕,凝固了的黑红色的血痂狰狞的暴露在空气里,与雨水充分接触后泛起难耐的疼痛。

 

年幼的小猫四肢都还是绵软的,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任由他打起精神来勉强前行了几步,最终还是逃不过一头栽倒在地的命运,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小猫死死的睁着那双黑灰色的眼睛不甘的凝视着昏暗的天空,它才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一把天蓝色的伞阻挡了他的视线,小猫恍惚了一下,一瞬间以为天空突然放了晴,但它很快的意识到了那不过是一把伞,随后他看到了一个水蓝色的宝石般的瞳孔,在那双漂亮的玻璃珠里它看到了肮脏不堪的自己。

 

“你看起来伤的很重,要跟我回家吗?”

 

要跟我回家吗?

 

卯月新睁开了眼睛。

 

噩梦所带来的沉重被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一扫而光,卯月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后轻盈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走进了洗漱间目光在洗漱台上的两个并列的漱口杯来回扫荡,最后他拿起那支橙色的属于自己的漱口杯和牙刷开始了自己的洗漱大业。

 

在卯月新洗漱完毕后,卧室的门也应声响起,卯月新快速的转过脑袋,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皋月葵端着一碟小鱼干走了进来。

 

“看来时间刚刚好呢,新。”皋月葵温柔的笑了笑。

 

“葵~”卯月新咻的一下扑过去,八爪鱼似的缠住了皋月葵的身体,明明是和皋月葵差不了多少的身高却看起来十分的轻松,挂在皋月葵的身上也没有坠的皋月葵站不起来。卯月新歪过脑袋在皋月葵的脖颈的温暖处蹭了蹭,喉咙里发出一阵满足的呼噜声。

 

“好啦好啦,不要再蹭了,先吃东西吧。”被这么一蹭,皋月葵连声音都软上了几分,听起来宠溺极了,这无疑助长了卯月新的气势,于是更加粘糊的抱着皋月葵蹭来蹭去,美曰其名「补充葵能量」。

 

解决了早餐之后的皋月葵惯例是要去上班的,尽管卯月新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还是乖巧的窝在沙发上看着皋月葵有条不紊的整理好公文包然后走到玄关处穿鞋。而此时卯月新悄无声息的靠近了皋月葵,趁他不注意一把抱住皋月葵的腰,吓得皋月葵直起了身子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一热。

 

罪魁祸首卯月新满意的看着皋月葵因为被自己舔舐而红透了的耳朵,随后被皋月葵不满的教育了一句之后便被关在了家里。

 

沾了自己气味的葵,想想就令卯月新开心。

 

卯月新伸了个懒腰,懒懒散散的走到落地窗旁边的绒毯子上,熟练的缩成一团窝在上面,末了还打了个哈欠开始了他的补觉大业。

 

太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这无疑是绝佳的睡眠地点,自从年幼的卯月新在雨夜里被皋月葵捡回来后,已经过去了六年,当年那个穿着白衬衣的金发少年如今已经可以熟练的给自己打好领带与人应酬了。不得不说时间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就好比那个雨夜里一度觉得自己就会这么死掉的卯月新遇到了他命中注定的缘分,在昏暗的雨天里撑着天蓝色雨伞的王子,皋月葵。

 

卯月新是一只猫。

 

准确的说是一只猫妖,但是早在遇到皋月葵之前,他怎么也无法想象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人类,如同他无法想象到自己会遇到皋月葵。

 

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后便被人类杀死了,当时的卯月新并不明白为什么那群看起来很厉害的人类却连一只孱弱的母猫都不放过,后来想想大抵和他是猫妖有些关系吧,人类总是对不在他们认知范围之内的东西抱有莫名其妙的敌意不是吗?而那时的卯月新才刚刚能够简单的站立。

 

离开母亲庇护的卯月新被人类丢弃在了一个肮脏的垃圾场中,至今卯月新还能回忆起那股浓烈的仿佛可以腐蚀一切美好的恶臭,一旦沾染了就会被彻底污染成为众多垃圾中的一员,他才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于是他迈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健全的四肢,明明是最轻盈不过的猫咪,他却宛如每一步都走在摇晃的绳索上,稍有不慎就会摔倒,然后摔的自己浑身是血再也无法站立。

 

噩梦是在这时汹涌而至的,一只不知从何出蹿出的狗发现了这个弱小的存在。那是一只什么样的狗呢?卯月新只记得那只狗浑身散发着与那个垃圾堆一般的恶臭味,肮脏的皮毛彰显着它已经和那些垃圾同化了的事实,卯月新突然开始止不住的干呕,像是要把心肝肺都呕出来,他想要逃离,他才不要成为那个样子,他想要活下去,他想要有尊严的活下去。等到他反应过来时他那孱弱的四肢已经飞快的奔跑起来,那只狗也毫不示弱的追了上来,他急得爬上了旁边的一棵歪脖树,尚未长开的爪子被粗糙的树皮磨的血肉模糊,但是卯月新已经顾不上那些疼痛,在活着面前,一切疼痛都显得微不足道。

 

那只狗在树下绕了几圈就离去了,到底也是个没有耐心和脑子的废物。卯月新这么想着在还算雄壮的树枝上昏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天上落下了瓢泼的大雨。

 

“我回来了——”皋月葵利索的将钥匙丢进钥匙盘里,弯下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换上了居家鞋,站起身时发现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回答声,于是疑惑的走进了客厅,水蓝色的眸子简单的扫视了一下,不出意外的在落地窗前的绒毯上看到了窝成一团的猫咪。

 

卯月新看起来睡的很不安稳,被皋月葵精心修饰过的爪子在绒毯上无力的抓挠着,甚至不安的发出低沉的叫声。

 

皋月葵的手指温柔的抚上卯月新的脑袋,猫咪的模样一下子消失散去变成了人类少年的模样,皋月葵温暖的手指一下一下耐心的抚平少年头上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下一秒他的手被一个有点微凉的手捉住,少年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薄唇一开一合,发出的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绵软与沙哑。

 

“欢迎回来,葵。”

 

皋月葵很清楚卯月新没什么安全感这件事,虽然他本人并不承认这件事,但是明眼人看着卯月新恨不得整个人长在皋月葵身上的样子和对皋月葵独一无二的撒娇语气,多多少少都能发觉得到,但是皋月葵无法拒绝这个人所带来的任何东西,就比如说现在,明显是做了噩梦的卯月新终于在皋月葵的安抚下吃了一顿像样的晚餐,然后就抱着一盒草莓牛奶窝在沙发上等着皋月葵洗澡出来,怎么说呢尽管卯月新很黏皋月葵,却还是无法从生理上克服对水的恐惧。

 

对于卯月新的过去皋月葵并不能说通通知晓,即便知晓了恐怕也无法感同身受,所以皋月葵从来没有问过卯月新再遇到他之前都经历了什么,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只会让卯月新再痛苦一次,皋月葵还不至于残忍到将那些陈旧的伤疤再次挖掘出来让它们再流一次血。他所能做的只是无条件的宠溺着卯月新,用他所有的温柔和耐心来告诉卯月新,那些痛苦的回忆已经过去了,以后的时光都有他在,他不会丢下卯月新一个。

 

皋月葵可以无条件满足卯月新的所有要求。

 

所以在卯月新吻上皋月葵的时候,皋月葵没有拒绝这个有些唐突的亲吻,甚至主动的交付出主导权,全心全意的回应着这个吻,唇齿间缠绵着的汹涌的情感无法遏制的交融着,卯月新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

 

这个吻开始的匆忙结束的却是十分缠绵,皋月葵被这个毫无吻技可言的草莓牛奶味的吻给吻到有些大脑缺氧,眼角泛着点红,像是一抹晕染的恰到好处的眼影,勾的卯月新胸腔里的炙热疯狂跳动着。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许多。

 

黑暗里究竟是卯月新先解开了皋月葵的衬衣还是皋月葵先脱下了卯月新的睡衣已经不可考。但是他们实实在在的已经赤裸着用身体的温度与对方交融着,皋月葵的脑子里只能想起有关于卯月新的一切,连身体也恰到好处的容纳着卯月新的欲望,完美契合的仿佛他们从一开始便是注定要走到一起的生命,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因为卯月新已经不打算放开皋月葵了,而他不知道皋月葵也和他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

 

“葵。”情欲散去后的二人做了简单的清理,现在皋月葵整个人都软绵绵的被卯月新搂在怀里。

 

“嗯。”意识有点模糊,这是快要入睡的前兆。

 

“别离开我。”卯月新低下头在皋月葵的脸颊上落下一吻,闹的皋月葵怕痒的蠕动了一下。

 

“离不开了。”黑暗里,卯月新听到皋月葵这么说道。

——end——

没写出来想要的效果我的错(。

希望帕博大宝贝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91)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