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年中】一个小小的黑手党段子

-是想表现出os组合作时的利落狠绝和面对爱人的占有宠爱(大概是不是很突出……

-只是一个小小小小小小的摸鱼段子

-夸爆帕博爸爸 @想食烤肉 画的黑手党os!!!!

—以上—

“任务怎么样。”

“轻松搞定~”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后,对方电话便迅速的挂断了,葉月陽对对方漠不关心的态度似乎十分不满,但是又好像已经对这种漠不关心习以为常,转而微笑着看着脚边跪着瑟瑟发抖的男人,黑漆漆的枪口抵在男人眉心。

“虽然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你这一生最不明智的决定就是与黑手党为敌。”面对这样的威胁,被绑住的男人脸色煞白,却没有自乱阵脚露出丑态,这是葉月陽比较欣赏的“那便给你一个痛快好了~”

咚——

男人应声倒地,脑壳上的弹孔汩汩的冒血,而罪魁祸首毫不在意的将枪收回腰间,扯下沾了点血迹的手套随手丢了,一边不满的嘀咕着什么一边往外走去。

目标已经死了,葉月陽再也不想在这个破旧的废弃工场多待一秒,大步迈出,四周十几个穿着整齐西装的男人再见到了葉月陽的一瞬间纷纷弯腰喊了句“boss好”。

葉月陽摆了摆手,示意收工。

“陽?怎么样,没有受伤吧!”披着件黑色长风衣的長月夜抱着本文件从一旁走出来,来到了陽的身边,带着点担心将人来来回回检查了个遍。

“夜你太紧张了~”葉月陽笑着伸手揉了一把人的头发。

黑手党的效率是不容小觑的,十几个人在十分钟内将现场布置成事故,随后集合在工场外待命,葉月陽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长时间的工作使得葉月陽不得不用尼古丁来刺激泛着倦意的神经,见所有人都在了,说了句走吧,然后将手里还未燃尽的香烟似乎是随意的往后一抛。

轰——

火光冲天,燃烧的火舌染红了黝黑的夜空。

*

“真是恶趣味啊——”黑发男子坐在满是计算机的房间,面前是三面巨大的屏幕,正在显示着刚刚发生在废弃工厂的一切。

“嘛嘛,这个时候就要伟大的卯月新大人来善后了~”说着,男人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十只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着。

*

【今日新闻——某郊区废弃工场昨夜失火,经调查是工场残留的液体燃料产生了泄露引发了爆炸,已知遇害者为十余人……】

皋月葵顺手关了电视,给在沙发上熟睡的卯月新盖了个毛毯,卯月新看起来睡的很沉,大概是工作太累了吧,这么想着皋月葵撕了张便利贴写了几笔贴在冰箱上后,拿着公文包离开了公寓。

门在合上的时候发出了轻微的落锁的声音,在沙发上原本应该在熟睡的人睁开了眼睛,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摸出黑屏的手机开机,十几条未接来电刷刷刷的冒了出来,手机界面一下子被信息和提示霸屏。

悠闲的点开了未接来电发现了清一色的【葉月陽】,卯月新耸耸肩,将信息看也不看通通删除,刚想丢了手机继续睡觉,却在闭眼前一秒瞟到了冰箱上橙色的便利贴纸。

强忍着睡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冰箱前撕下了那张便利贴。

【冰箱里有做好的饭,饿了拿出来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记得回房间睡,我晚上会准时回来。】

句末画了个小小的四瓣樱花,这是他与葵之间的一种特殊暗号,当年就是靠着这个暗号卯月新才鬼使神差的从一个敌对组织手里救下了皋月葵。

*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卯月新吸着一盒草莓牛奶,懒洋洋的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葉月陽。

“内线情报,有内鬼。”葉月陽缓慢的擦试着手里的枪,漆黑的枪口泛着点光泽,擦净后,他将枪丢给对方,卯月新利索的接住上了膛。

“里面有三发子弹,悠着点。”葉月陽点起一支烟咬在嘴唇上,露出了点细碎的笑,透着点狂傲的邪气。

“你有见我失过手吗?”卯月新慢慢的歪过头,枪口瞄准了远处的某处黑点,瞳孔微微收缩,扣下了扳机。

子弹擦过了葉月陽翘起的一缕头发,直直的射进了远处的黑暗。

“一。”卯月新漫不经心的再次上膛瞄准了第二处的黑暗,又是一枪“二。”

再次上膛两个人四周开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卯月新抬起眼皮瞄了一眼一旁吞云吐雾的男人“要赌点什么吗?”

闻言,葉月陽将烟拈在手指间,指了指腰间的车钥匙“新换的路虎,中了归你。”

卯月新挑了挑眉,却是没什么表情,拿枪对准了葉月陽“一言为定。”

*

【黑手党大肃清,为首的叛党三人被击杀,余党通通收押处死。】

久违的早餐温暖了卯月新长久以来空虚的胃,带着点撒娇的意味他环上了皋月葵的腰“要出去兜兜风吗?”

“可以啊。”皋月葵笑着合上了大学讲师的资料,拿了件风衣递给卯月新,又给自己拿了件“难得的休假,去趟商场吧。”

“OK。”卯月新应下,取出了崭新的车钥匙对着皋月葵晃了晃“新换了辆路虎,作为我第一位邀请的男士,可否赏个脸呢?”

*

“真是冒险啊,陽!”長月夜蹙着眉不满的帮葉月陽接过脱下的西装外套“如果新出了差错,只有三发子弹岂不是送死!”

“安心啦夜~”葉月陽一把揽过長月夜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就算受伤了这不是还有你嘛~”

“陽真是的……”原本筑起的气愤皆在这样一个温柔的吻里烟消云散,连带着声线也软了下来“下次不许这样了!”

“好好好。”葉月陽笑着又亲吻了一下人的刘海儿“继续担心我吧,夜。”

“嗯?”

“没什么~”

—end—
望使用愉快♡

评论(10)
热度(57)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