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陽夜】裁月为石❀主陽夜

  • 宝石之国设定,私设满天飞,介意慎入!

  • 私设满天飞,介意慎入!

  • 私设满天飞,介意慎入!【重说三】

  • 陽夜为主,新葵有,春始有,量少就不打tag了

  • ooc!ooc!ooc!

  • 字数贼多,有点啰嗦,后期赶进度qnq

  • 给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以上,OK?

———以下正文———

   宝石是没有痛感的。

   長月夜摸了摸自己手腕上多出的那块裂缝。

   白天的任务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独立完成,可是如果不是最后陽及时的赶了过来,夜可能就不仅仅是手腕缺失一小块那么简单了。

    身为月光石的他泡在水里可以很好的得到恢复,但是这种精神上的恢复并不能填补好他手上的缺失。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之后夜看到了水面上倒影着的陽的模样。

   和陽是自有记忆起便一直在一起的,所以说两个人之间一向省去了很多礼数。见他来了夜只是往水里缩了缩,没有跟他打招呼,也没有说些什么。

   陽掬起一捧水泼在夜的后颈上,水顺着夜漂亮的脊骨滑下重新融入水中。

   “还在自责?”

   一语中的,夜一直对陽总是能一眼看穿他的心思而感到有些乏力。挣扎了一下,夜缓缓站起身,光洁的上身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陽,你说月亮上,是什么样的呢?”夜抬起头看着月亮,月光的照耀下,陽可以清楚的看到夜裸露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

   “也别泡太久的水了。”陽并没有理会夜的问题反而拿出一条浴巾丢过去盖住了夜的脑袋,夜还没有反应过来,陽的手便按在了夜脑袋上的浴巾上,狠狠地揉了揉“别胡思乱想了。”

   面对突入而来的力道,夜不自然的缩了缩脖子,扯下盖在头上的浴巾将自己裹好走出了水池,陽在一旁的柱子旁倚着,夜注意到陽的头发没有像往常一样用发圈扎起来,而是随意的散着。

   夜很清楚原因。

   发圈在今天白日里的战斗中被月人的箭割断的。

   充分吸收了水与月光的身体不出意外的闪耀着柔和的蓝光,据睦月老师所说,夜是往届月光石中,品质最好的一个。

   但是同时他也是月人最喜欢的目标。

   漂亮的东西总是伴随着致命的危险。

   陽是这一届最为出类拔萃的,深得老师们喜爱,作为硬度为9的红宝石的他,能力自然是不言而喻,还没有毕业便已经参与了不少与月人的实战。

   而夜不同。

   作为月光石的他有着月人喜爱的漂亮外表,但是他的硬度中等战斗力也不够出众,所以院里的分配让夜与陽做了搭档。

 

   “又在想什么呢?”手指弹在夜的脑袋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将夜飞远的思绪拉了回来,意识到自己裹着一条浴巾发了半天呆的窘状,長月夜红了脸。

   见人又没了动静,陽一把将夜横抱起,往房间走去。

   “陽?!”夜惊呼出声,本想挣扎着下来,身体却骤然失去力气,紧绷了一天的身体终于到达了极限,出于自身的自我保护,身体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意识也模糊不清。

   彻底昏迷前夜好像听到陽说了什么,说是会为夜找回来缺失的那一块让夜放心之类的,后面还说了什么夜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陽看着那个靠在自己胸口的脑袋,轻轻地笑了笑,将夜安置好便离开了夜的房间。

 

   红色的刀身出鞘划出一道好看的赤色弧线,葉月陽一手握住他的刀一手抓着刀鞘,跃到活动并不是特别灵活的月人面前用刀鞘挡住频频飞来的箭羽甩开,另一只手握着刀柄狠狠地劈了下去。

   月人被劈成了两半,轰然倒塌。一旁的月人见状放出了托帕石做的箭,可是托帕石做的剪头在碰到陽身体的一瞬间快速裂开,在月人震惊的空隙中葉月陽一刀劈开了那些作乱的月人。

   任务又一次被漂亮的完成了。

   葉月陽落地后帅气的将他的赤色长刀收回了刀鞘。

   “怎么样夜?”在收获了老师和朋友的赞赏后,陽来到了自始至终都默默的坐在一旁观战的夜面前,脸上挂着得意的神情,像是做了好事要奖励的孩子。

   “嗯,陽一直都很厉害啊。”長月夜毫不修饰的赞美糊了葉月陽一脸。

   “……”陽摸摸自己的脸,莫名的有点不好意思,又看着面前的人的笑脸,扬起一个笑容“那么,可以放心的依靠我了吧?”

   “?”夜没有明白陽的意思,陽却并没有如他所愿的继续说下去,夜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又一次战斗成功,还夺回了部分托帕石,葉月陽又得到了丰厚的奖励,在葉月陽眼里却无非是更加优越的条件和更为方便的权利。

   然而给予他这一切的睦月始却是很明白陽需要的并不是这些。

   “陽,如果你不需要这些的话,你可以跟我开一个条件,我会尽力满足你。”睦月始转了转手中的笔,点在了纸上。

   在睦月始的记忆里,葉月陽只在刚毕业时分配搭档时和他开过一个条件。

   虽然有些唐突但是考虑到更多的事宜睦月始答应了葉月陽的条件。

   葉月陽不同于看到的那般轻浮,这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但是他的心思缜密却更多是为了他的那个幼驯染,被称作夜的月光石。

   葉月陽和長月夜并非一开始便降生在学院里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是为何而来,只是在某个晴朗的早上,葉月陽抱着一堆破碎的月光石出现在了学院的门前。

   那堆破碎的月光石被医疗室的霜月隼完美的拼在了一起,那个名为長月夜的月光石出现了。

   但是具霜月隼所说,夜看起来和其他宝石没什么两样,但是夜的身体却是缺失了一块,但好在那一块的缺失在内部,而且并不会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由于两个人来历不明,他们的曾经无人知晓,所以说也同样没有人知道那块月光石的缺失到底让夜遗忘了什么。

   夜不记得,陽不肯说。

   甚至于葉月陽连夜缺失了一块的事情都没有告诉夜,在夜的记忆里他一直都和陽生活在这座学院里,陽隐瞒了从前的事。

 

   “虽然很唐突,但是始桑,我想拼一把。”葉月陽直视着睦月始漂亮的紫水晶眼睛“我想,围剿月人。”

   话音刚落,睦月始的笔尖一顿,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解,但更多的是审视。

   葉月陽倒是并不介意被这样的审视,反倒是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摊开手心,在看到了什么东西后脸上有些动容的神色。

   睦月始留意了一下,在陽的手心里放着一条断掉的黄色发圈。

   “我说过,我一定会为夜夺回他缺失的那一块。”

 

    许久没有亲手缝制过什么东西了,夜小心的在发圈上扎下最后一针。

   自上次战斗中,陽的发圈被割断后,陽就再也没有绑过头发,赤发就那样随意的散着。

   想要为他做点什么的心情堵塞在身体里,这促使夜在身体恢复后的第一时间便着手给陽缝制了这个发圈。

   嗡——

   从身体的深处传出震动的鸣响声,夜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脑袋,鸣声是身体里传出的,脑袋也嗡嗡作响像是要爆炸。

   “夜?”皋月葵敲了敲夜的房间门,本来是想来找夜聊聊天,然而房间的门是虚掩的,葵疑惑的看着被敲开的门,然后顺势看到了房间里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夜。

   夜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神彩,月光石光滑的表面下出现了细碎的裂纹。

   “夜?!”葵慌张的上前扶住夜,听到这边动静的巡逻员卯月新也跑了过来,一进门便看到夜以奇怪的姿势倚着葵的身体,眼中没有一丝神彩。

   “怎么了葵?”新上前帮葵将夜扶到了床上。

   “不清楚……但是夜好像失去了神智,总之先通知隼桑吧。”葵快速的交代了任务,新也没闲着,听话的跑去医务室找隼桑。

   夜身体里的裂纹没有继续蔓延下去,表面看起来更像是身体里开了朵冰裂花,美丽又圣洁。

   隼的到来还带来了陽,医务室距离办公室实在是太近,陽想不听到一旁的骚乱都不行,得到了始的默许后匆匆赶来,一进房间目光便锁在了長月夜身上,慌忙的坐在床边将人抱起。

   见到这一幕,隼倒是没有急着上前医治,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陽的表现,最后是葵偷偷的推了推隼,隼才上前。

   “病因你应该比我清楚吧,陽君?”隼笑着戳了戳夜锁骨处的那一大朵冰裂花。

   陽沉默,目光定在隼戳的地方,蹙紧了眉头。

   “葵,新不用担心就给魔王大人就好了~你们先去巡逻吧,不然hajime可是会生气的哦?”隼笑着提醒了一旁愣着的两个人,两人自然不傻,听出了隼话里的逐客令,虽然挂心夜的情况但还是离开了房间,葵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也不是什么大事,地下出了点波动而已,陽你感觉到了吧?”隼漫不经心的带上一副白色的手套,又从一旁的工具箱里取出一盒粉末。

   “嗯。”陽垂眸手指在夜光洁的脸上缓缓抚过“他的身体里缺失的那一块受到震动的影响形成了震荡……你可以治好的吧。”

   “突然就把问题丢给我了呢~”隼笑着走到夜的面前,带着手套的手指捏起夜的下巴,屋内的光线并不是很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夜的皮肤折射出淡淡的光晕“啊啦啊拉~真是可爱的孩子呢~”

   “我警告你别打他的主意。”陽瞪了一眼隼。

   隼笑了笑,将粉末扑在夜的锁骨处,冰裂花上方的肌肤上,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冰裂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便完整如初。

   “好了♪”隼得意的拍了拍手“那么保护好他吧,他现在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哦?”

   “不用你多说。”陽的手扣住夜握紧的手,却感觉自己摸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摊开手心一看是一个发圈,和陽那个已经断掉的发圈一样都是黄色,样子也差不多,陽心下了然,重新握紧了夜的手。

   “自然是不需要我多说。”隼撇了一眼陽的小动作,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在陽看到发圈后脸上的动容,笑着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房间。

    门外的隼嘴角含笑,黄绿色的眼睛里折射出淡淡的光芒“毕竟,那可是你的未、婚、妻啊~”

 

   待到夜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睁开眼睛的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房间里没有开灯,葉月陽坐在房间的窗户口上,看着远方的海水似乎在想着什么。

   “陽?”夜动了动身体,没有异样的感觉,于是放心的下了床。

   听到夜的声音,陽转过头看到了赤着脚走到自己身边的夜。

   “怎么不穿鞋。”带着点责怪的意味,葉月陽翻身离开窗户,将夜抱在了怀里“我可不想在看到你出了岔子。”

   莫名的,夜有些不高兴,他双手抵在陽胸口推开了他,站稳后盯着对方泛着幽幽紫光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虽然陽一直都这么担心我照顾我保护我,我很感激,但是陽,我的硬度虽然不高但是也绝非是个废物!我也想变强然后堂堂正正的站在陽的身边!”

   见夜有些真的生气了,陽慌忙又把人抓紧怀里,下巴抵在夜的颈窝,低声道歉。

   “对不起夜,是我操之过急了。”

 

   闷了一天的夜,惯例要在月亮最为明亮的时间点出去吸收些来自月光的滋润。

   而陽作为夜的搭档也理所当然的陪着。

   夜的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沿着沙滩上陽走过的脚印走着,但是两个人的步伐却都称不上缓慢。

   潮涨潮落,夜的脚踝被海水打湿,水珠晶莹的附在夜光洁的脚踝上。

   陽的武器还在背上挂着,月人虽然并不会在夜晚出现,但是陽习惯了将武器带在身上,夜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走到海边最高的一块岩石下陽停下了脚步,夜专注于去踩那些凹下去的脚印,没有发觉前面的人已经停了脚步,直直的撞在了陽的背上。

   宝石间轻微的撞击只发出了类似于摩擦的声音。

   “陽?”夜疑惑的抬头看着突然没有动静了的陽。

   “夜。”陽转过身,赤发在海风的吹拂下一下一下的轻扫陽的脸庞,他张开手将夜抱在了怀里“你讨厌我吗?”

   “诶?”長月夜疑惑的靠在陽的怀里“为什么陽会这么说?”

   “夜,让我就这么抱一会儿。”

   感受到陽的情绪有些莫名的低落,在低落中还压抑着一些暴躁的情绪,夜很清楚这是陽在无措时的样子。

   此时任何的语言都会显得乏力而苍白。

   夜小心的回抱住面前的陽,夜的身体因为受到了月光的沐浴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他的口中哼唱着一首温柔的曲子,没有什么特别的歌词,就只是简单的曲调。

   听到哼唱的陽一点点放松了身体,任凭自己疲惫的身体靠在夜的身体上寻得一瞬间的安稳。

   夜是最了解陽的。

   陽永远都是随心所欲的,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强迫自己做些不想做的事,后来陽和夜一起学习交战的技巧,陽本身的优势很快便显现了出来,并且很快成了中心人物,这是夜意料之中的,因为陽一直都很优秀。

   可是在分配搭档时,陽却和夜分在了一起,这是出乎夜意料的,毕竟搭档的分配一向都是水平相近的才会分在一起。

   夜一直觉得是自己拖了陽的后腿。

   陽很受欢迎,不管是交际方面还是桃花方面,陽的身边永远不乏大批追求者,但是有一天陽却告诉夜,夜是他的未婚妻,他只会娶夜一个人。

   对于陽,夜事实上有很多的疑问。

   陽是不是因为婚约的原因才被捆在自己的身边,陽是自愿的吗?亦或是夜禁锢了陽的自由?

   或者说,这个婚约真的是存在的吗?

   陽一直都不似外表看起来那般轻浮,在那副不屑一顾的表皮下藏着一颗温柔的心,夜很怕陽留在他的身边是出自于怜悯,出自于他那颗温柔的心。

   现在的两个人不需要大声的质问对方或是执拗的寻求着一个答案。

   多年的相处早已让两个人心照不宣,现在的他们只要缄默着去拥抱对方就足够了。

   夜只记得他和陽也是冷战过的,莫名其妙疏远了对方,那段时间称得上是两个人最难熬的时光,在和好之后两个人都全力的避免着重蹈覆辙。

 

   哼唱一点点弱了下去,最后完全的消失,夜轻轻地打了个哈欠,困意在一瞬间席卷了他的脸庞。

   见到夜满脸疲惫,陽却是没有一点惊奇的样子,反而调笑夜的生物钟果然是准时准点。

   夜本想顶嘴,但是话到嘴边便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哈欠,连眼角里都变得湿湿的。

   “回去休息吧。”陽笑着揽住夜的肩膀往回走去。

   月光一如既往的静谧入水,无法想象在那样美丽而又澄澈圣洁的地方,会存在于月人这种可怕的存在。

   夜已经睡着了,陽小心的将他横抱在怀里,任凭熟睡中的人将脑袋靠在自己胸口,睡的十分安稳。

   陽记得夜对他说过想知道月亮上是什么样子,作为月光石的他对月亮有着异于常人的热度也是情理之中,但是月亮还是太过遥远而且遥不可及。

   “夜,月亮上很美很美,但是那里是一个噩梦啊。”

 

   “殿下!你在哪里!”

   听着侍女在宫殿里上上下下焦急的喊声,葉月陽笑着从屋顶上翻下来,站在了侍女的身后,趁其不备将侍女抵在墙角,手臂抵在侍女身后的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脸已经红成苹果的侍女。

   “怎么?我才离开这一会儿就这么想我了吗?”葉月陽笑道。

   虽然侍女深深的明白自家这位殿下是个情场高手,但是每每被葉月陽撩拨还是克制不住自己萌动的春心。

   “殿、殿下,您的未婚妻今天要来,殿下快点准备一下吧。”侍女红着脸结结巴巴的交代了今天的事宜,却换来了葉月陽不屑的眼神。

   “未婚妻?如果长得比你还可爱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不然就免谈吧~”葉月陽放过了侍女,双手揣兜开始往院子里走。

   “可,可是殿下!您的未婚妻已经在楼下了!”

   等不及侍女将这句话说完,葉月陽便看到转角处,一个陌生的人走了出来,听到这边的动静转过头直直的看到了愣在原地的陽。

   是月光石。

   葉月陽在见到这位不速之客泛着蓝色光晕的眼瞳后便反应了过来。

   不速之客怯怯的看着葉月陽。

   葉月陽第一次觉得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咔嚓了一下,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走到不速之客的面前。

   “这位,便是我可爱的未婚妻吗?”

 

   葉月陽被降服了,虽然他拒绝承认。

   这是值得整座皇宫轰动的事。

   那个名为長月夜的月光石出现后,陽的大部分时间和心力都花费在了長月夜身上。

   两个人宛如大自然天造地设的两块最完美的灵石,火般热情的红宝石,水般的温柔的月光石,互相吸引着,又互不相同。

   但是祸福总是一并前行的,自夜的出现后,月人的攻击越来越频繁,为了王国子民的安全,陽也不得不亲自提刀上阵,整个王国的人都只得在夜里才能得到一瞬安寝。

   即便如此,陽还是安于现状,至少在每天白日里激烈的厮杀后,都有一个人安静的守在他的身后等待着他归来。

   直到有一天,夜将自己亲手缝制的发圈送到了陽的手里,并且提出要和陽一起上阵时,陽犹豫了。

   可是时间并由不得陽多犹豫,月人居然在傍晚又一次袭击了王国。

   这一次的战斗出乎陽的意料,一是没想到天色将晚却突然出现了如此之多的月人,二是陽中了月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王国几乎全灭,一时间破碎的宝石铺满了每一寸熟悉的土地。

   而月人也达到了他们的真正目的,带走了葉月陽费尽心思守护的月光石,長月夜。

 

   一夕之间葉月陽失去了一切,王国,子民,和夜。

   自暴自弃并不是葉月陽的性格,他几乎是选择了最疯狂的办法,选择去放手一搏。

   在月人第二日来王国拾捡昨天的战果时,葉月陽混在破碎的晶体中被月人带离了这片土地。

 

   月亮是什么样的呢?

   葉月陽至今都还记得,那是一个美丽的宛如仙境的地方,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晶莹的宝石所打造的,而那块让他心心念念的月光石,正在最高处被牢牢的锁住,散发着蓝色的光晕。

   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杀出来的,他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月光石碎片,身上却也第一次出现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裂痕。

   后来的故事,就是陽抱着破碎的月光石来到了这座学院。

 

   宝石的一生会有很多的记忆,它们存在于身体的每一块碎片中,些微的损失都会使他们失去些许的记忆。

   夜抱着一本厚厚的古书站在走廊里,远远的看到了往这边走来的陽。

   不知道为什么,夜突然慌了神,礼貌的跟陽打了声招呼,陽原本在翻看着什么东西,听到夜的招呼声抬起了头。

   “是夜啊,今天有什么事吗?”陽笑着看着夜。

   “嗯……打算去图书馆还书,其他的也没什么事了。”夜思考了一下给了陽回答。

   “想吃夜做的咖喱~好久没吃过了。”陽突然抱怨道。

   “诶……”夜又认真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确实是很久没有下过厨了,于是应了下来。

   “那我先去始桑那里了,很期待哦夜的咖喱~”陽说完冲夜摆摆手,夜也笑着跟他挥手。

   两个人擦肩而过。

   “呐,夜。”

   “嗯?”听到陽叫自己,夜条件反射的转过头。

   “发圈,很喜欢哦~”陽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头发,示意发圈在头发上,这时也才发现发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拿去了。

   “陽喜欢……就好了。”夜暗中抱紧了怀里的书。

   “我很喜欢,不止是发圈,做这个发圈的人也是。”

   离开时夜的耳边听到了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夜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回过头时陽已经不在了,夜也就没有在意离开了。

 

   “哇,陽君是要来真的啊——”卯月新作势去抱一旁皋月葵的腰“葵快救我!陽好可怕——”

   “新…”葵无奈的拍了拍新的脑袋示意人不要闹了,可是后者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就这么抱着一动也不动。

   “卯月新,就算你这么说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骚扰小葵。”葉月陽咬牙道。

   “因为陽君提出了要主动出击围剿月人的提议,使得受害者也就是我卯月新感到了害怕,于是去找搭档葵寻求安稳,这可不是骚扰哦~”卯月新一本正经的回答了陽。

   “……”陽觉得要是这么扯下去怕是要无穷无尽的绕弯子,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那么,始桑,你同意吗?”

   一直沉默着的睦月始慢慢地抬起头,深紫色的眸子直视着陽的脸。

   “给我一个理由。”睦月始说道“给我一个你会如此不计后果的理由。”

   不同于其他人,紫水晶的睦月始能坐到领袖的座位上靠的并不是硬度,而是过人的智慧和领袖能力。

   陽努力的无视了睦月始的威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不觉得月人的存在很烦吗?一下子斩草除根岂不是更好?”

   “只怕你不是为了斩草除根而是为了某个人吧~”霜月隼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会议室,自然的走到始的身边,俯下身跟始说了句早安,然后拉开始身边的椅子坐下。

   “你怎么来了。”虽然是问句但是始的语气仿佛早已预料到。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要和我亲爱的hajime一起见证啊~”隼笑道。

   睦月始没有再说话,这个人做事向来毫无章法可言,连始也无法拘束他半分。

   “那么陽~”霜月隼的目光似是无意的略过葉月陽头上的发圈“在你申请这件危险的事之前,不觉得应该先付出点诚意吗?”

   闻言,葉月陽眼中有杀意一闪而过,霜月隼敏感的捕捉到了那抹杀意,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咖喱的香味从小小的厨房里源源不断的冒出,路过的葵敏感的捕捉到了味道的来源,推开了厨房的门。

   “夜?”葵看了看正在切着什么东西的夜轻声唤道。

   “诶?葵?”夜惊讶的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笑着招呼道“快进来吧,正好尝尝看我新做的咖喱怎么样。”

   想着接下来也没什么事,葵就接受了夜的美意,坐在了餐桌旁,夜为他盛了一小碟咖喱,葵放在嘴边吹了吹,小心的吃了一点。

   “怎么样?”夜问。

   “夜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啊。”葵笑道。

   夜舒了口气,继续搅拌着火上的味增汤。

   “说起来新不在吗?”夜问道,毕竟平日里新一直都是黏着葵不愿意离开半步的。

   “嗯,被始桑留下来继续开会了。”葵如实回答道,随手拿起夜放在案板上的刀,帮夜继续切着东西“说起来陽还真是在乎夜啊,居然会为了夜提出那种提案。”

   “……?”夜茫然的看着葵“什么提案?”

   “陽没告诉夜吗?”面对夜的茫然,葵隐隐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陽只跟我说了想吃咖喱我就来了厨房……我不知道什么提案。”

   “……”葵隐隐感觉事情不太对,担心的蹙起了眉“夜……你知不知道,陽提出,要围剿月人。”

   夜没有说话,但是葵清楚的看到了夜眼中的诧异和恐惧,如同潮水般吞噬了夜的整个身体。

   “葵……”夜颤巍巍的开口“是不是我消失了,这无止境的噩梦就可以结束了。”

 

   月光石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种类,只有在图书馆的地下室里放着的一本古老的宝石图鉴上出现过月光石的相关记录。

   这本书虽然没有刻意的禁止阅读,但是由于它被放在鲜为人知的地下室中,又少有人会去有目的性的寻找阅读这种书,以致于这本书的内容无人熟知。

   但是夜的阅读量却是惊人的可怕,图书馆对于他来说是天堂般的存在,就在某天的机缘巧合下,夜拜读了这本宝石图鉴。

   书中记录了有关月光石的存在。

   月光石,非本土所蕴,是很久以前月人的某次进攻后遗留下来的石种,此后,月人为了夺走月光石会疯狂进攻月光石所在之处,直到月光石被带走为止。

   先代学院的长老发现了月人是靠月光石夜晚散发的光晕来确认月光石的所在之处,于是将月光石一族巧妙的藏了起来,隐匿了他们的光晕才得以使月光石一族存活至今。

   也就是说,最近学院受到月人攻击的越来越频繁,罪魁祸首正是身为月光石的他,長月夜。

 

   在看完这本书的第一时间,夜选择了先把书送回去再从长计议,可是就在去图书馆的途中,他遇到了陽,他突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自己拖累了陽的心情压的他有些窒息。

   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和陽说,只是简单的应下了陽想要吃咖喱的要求,然后狼狈的离开了走廊。

   就在他想要试着隐藏这一切选择逃避的时候,葵告诉他,陽为了他要围剿月人。

   这个消息如同一把把尖刀,一刀一刀的割在長月夜最痛的地方,却又无处可逃。

   葵看着夜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睛里不断滴落着的泪滴在玻璃的地板上敲打出微弱的乐声。

   “夜……是我本不该说这些,你跟我回去休息吧,刚才的一切……你就当没有听到过吧,始桑是不会眼睁睁看着陽去送死的,我们也都不会。”葵扶着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会碎掉的夜低声安慰,夜意外的没有反抗也没有言语,老老实实的跟着葵回到了房间。

 

   虽然怀有歉意但是皋月葵还是没能一直陪着長月夜,收到了战斗命令的他纵然百般不放心还是拿着武器离开了房间。

   外面大片的阴影掠过,只是一段时间月人已经进攻到了离学院如此之近的地方,夜走到窗户边,出乎意料的是,刚刚飞过的月人竟没有一人出来迎战,远处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战斗的光,夜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拿起床头特制的黑色双刃,冲出房间。

   走廊里静悄悄的,四下留意了一下,房间都是空的,可以预见前方战斗的激烈,可是更让人头疼的是,如果现在的战斗力只剩下了夜一个,那么夜一个人可以扛得住那个月人的袭击等来救援吗?

   想到这,夜突然停下了前进的脚。

   月人的目标显而易见,一旦自己败了,就会被月人带走。

   身体突然被大片阴影笼罩,夜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不安感侵袭了夜的全身,他慢慢的转过头,身后的玻璃外,月人的脸上挂着可怖的微笑。

 

   “不对劲。”睦月始抽刀劈开身后妄图偷袭他的一个月人后发出了疑问。

   皋月葵小心的避开月人的箭,用细剑刺穿了月人的脑袋,轻巧的落地,动作一气呵成,连一旁的陽看来也忍不住要喝彩,但是葵的表情却没有想象中的轻松,他看着身边站着的睦月始,两个人进行了一个眼神交换。

   “果然不对劲,月人似乎在拼了命的想把我们困在这里。”葵先开了口。

   一丝不安感蹿上陽的心头“小葵,你来之前,夜在哪里。”

   “……房间里。”葵思考着陽的问题,却发现陽的脸上阴了几分。

   在劈断了将要袭来的月人的手臂后,葉月陽转身往学院的方向跑去。

   “陽!”葵喊了一声,身边却发出了撕裂的声音,葵转过身,看到新的手里握着他的那把黑色长刀,地上是被他切断的月人残肢。

   “葵,你没事吧。”新看了眼葵,确认对方没事又冲入了月人堆里。

   “新…”葵拍了拍自己的脸,重新握好了细剑,对着月人。

   月人突然发疯了般一同追向跑向学院的葉月陽,月牙色的箭雨落在葉月陽所在的地方,葉月陽挥动手里的赤刃躲开攻击,却并不正面迎战,而是继续赶往学院。

   面对葉月陽和月人的异常,始很快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看了眼四周还在混战的大家,像是在确认些什么,随后转身追向葉月陽。

 

   不能第二次中同样的计。

   葉月陽咬牙,杀气一瞬间笼罩全身。

   不等进入到学院里,学院上方那个巨大的物体便昭示着学院里面已经受到了攻击。

   “夜!”葉月陽抽刀跃上一旁的断柱上,沿着柱子的侧面冲到柱子顶端,踮脚跃起,提刀对着月人的头砍了下去。

   月人来不及躲开这突如而来的攻击,被硬生生劈开了两半,月人如同一座大山般轰然倒塌,烟雾散去后,葉月陽看到了在断了一半的走廊上站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人,在他手里横抱着的是断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的夜。

   “夜!”陽慌忙上前,却见到夜的表情有点不太对。

   弥生春有些担忧的看着陽,镜片下绿色的眼瞳闪烁着严肃的光。

   夜像是没有看到陽般,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虚无,像是失了神,但是夜紧紧抱着自己断掉的半截胳膊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

   “夜?”陽内心有不安感翻搅着弥漫在四肢百骸,他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夜的脸,终于夜抬眼淡淡的看着陽的脸。

   “你是谁。”淡漠的语气。

   夜看着陽的脸,不等陽做出其他反应,陽发现夜看着自己的那双泛着蓝光的眼瞳,出现了一丝裂纹。

   葉月陽伸手想要接过夜,却发现夜疲惫的阖上了眼睛,靠着弥生春的胸口休息。

   “夜?”葉月陽着急的想要叫醒他,缺受到了弥生春的阻止。

   “夜已经很累了,先带他去隼那里一趟吧。”弥生春用尽量温柔的声线试图安抚葉月陽现在有些暴躁的情绪,紧接着一只手拍了拍陽的肩膀,睦月始出现在葉月陽身后,他与春交换了一个眼神,春了然的抱着夜转身离开了。

   “不准带走夜!”葉月陽突然拔出了腰间的赤刃,刀尖对准了弥生春,紫色的眼瞳中蓄满血色的杀气。

   “冷静点。”睦月始皱眉,手指安在腰间的刀柄“春只是要带夜去治疗。”

   “为什么你们没有保护好夜!”葉月陽狠狠地将刀刺入地板中,赤刃的刀尖被嵌入地板“你们明明都知道月人的目标是月光石!”

   “陽,很抱歉。”弥生春突然转过身面对着陽低下了头“是我来的太晚了,夜被月人突袭了。”

   面对弥生春的道歉,葉月陽突然有些闷,所有的火气都被这句抱歉堵了回去,最后丢了句随便你们,便离开了学院重新赶往之前的战场。

   睦月始站在弥生春身边,看着夜的眼神里带着担忧,春反倒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放心吧始,这种程度难不倒隼的。”

   “我知道。”睦月始抬起头看着远处的烟雾“我也知道你会保护好夜的。”

   多年来的默契,很多事情并不必言说,弥生春懂得睦月始对自己的信任,始相信着没有出战的春会守护好这座学院。

   “但是始,这两个孩子都太过温柔了。”说话间弥生春的嘴角也勾起温柔的弧度,但是睦月始却是明白他的意思,但他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天空。

   只是这份温柔在真相面前,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吗。

   一切都不得而知。

   弥生春自嘲般的笑了笑,抱着夜去了诊疗室。

 

   没有霜月隼治不好的问题。

   这是这座学院里每一个人都深知的事情。

   長月夜动了动失去了大半的手臂,眼中似乎氤氲着什么不知名的情绪,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啪——

   霜月隼在夜的面前打了一个响指,夜回过神来看着一旁站着的笑意甚浓的霜月隼和他身边笑的很是温柔的弥生春。

   “那个……麻烦春桑和隼桑了。”長月夜垂眸似有自责的意味。

   “不不不,这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夜你先想想看有没有忘记什么~”隼笑道。

   听了隼的话,夜看着自己的断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最后抬起头看着两人“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感觉上还好?”

   “那么夜,你还记得葉月陽吗?”隼问道。

   “……怎么会……不记得。”長月夜苦笑了一下。

   闻言,春推了推眼镜,一副了然的样子。

   “哦呀哦呀~”隼来了兴趣,看着夜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長月夜用手指摩挲着胳膊的端口,白粉下泛着淡淡光晕的月光石美到极致。

   “陽一直以为我不知道,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那次莫名的震动造成我胸口处碎裂时我就知道了。”長月夜的手指按在胸口处“这里,早就是空的了。”

   霜月隼嘴角的笑越来越意味深长。

   “可是,这么久了陽还是不明白,哪怕我失去了心石,我不记得以前所有的一切,我都不会忘记陽,只要我还剩下小小一块,还有着自己的意识,我就不会忘记陽,因为我的身体的每一寸,都深深的记得我爱他的这个事实。”

   夜的声音很低,轻飘飘的没有实感。

   但是每一个字都狠狠地砸在门外的人心里。

   葉月陽的手搭在门的把手上,拧开的一瞬间,陽本会以为自己会想很多,但是门开启的一瞬间,却又什么都无法想起。

 

   “夜,我们准备婚礼吧。”

   光洁的脚稳稳的踩在陽留下的脚印中,長月夜抬起来了头,不想正巧撞进葉月陽紫色的眸子里。

   “诶?”夜不解的看着陽。

   “我不想等了,夜。”陽向夜张开了手。

 

   月人的攻击只增不减。

   但是应对月人的同时,学院里上上下下都也在忙着長月夜与葉月陽的婚礼。

   卯月新看着皋月葵四处打点的样子,不由得有点不开心“葵最近都忙着筹办婚礼,都没时间给我做小饼干了。”

   说话间卯月新吸干了手里的草莓牛奶。

   “所以说新你也来帮帮忙啊。”皋月葵无奈道,但还是眼尖的注意到了卯月新手边的一堆空盒子“草莓牛奶不可以多喝哦。”

   “哈衣哈衣——不能给忙碌的葵君添麻烦——”卯月新盘腿坐好,乖乖的看着葵继续忙前忙后。

 

   与外面的忙碌不同,長月夜的房间却是称得上是冷清。

   宝石没有温度,即便是像这样抱在一起,也不会有温度滋生。

   長月夜窝在葉月陽的怀里,翻看着那本记录着月光石起源的古书。

   “月光石,首次出现是月人袭击的一个夜晚,从天而降,落至海边,被其余宝石发现收留……”

   “这边是最初的月光石了吧。”葉月陽问道。

   “嗯……不过这里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長月夜的手指滑过一句话,示意陽去看“这里的时间是,月人袭击的夜晚。”

   “夜晚……”陽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月人可以在夜晚的时候出现吗?”

   “问题就在这里了。”長月夜阖上了书“我曾有过一个假想,陽,如果月光石是为了让月人在夜间也能行动而存在的……”

   “那么现在月人的疯狂进攻就能说的通了。”葉月陽接话。

    话音一落两个人一同噤了声,夜看着自己手里的书,陽看着窗外的月,两个人都各有所思。

   房间里安静的像是不属于这里的世界。

   过了许久,長月夜慢慢开口。

   “如果事实真的就是如此,那是不是只有我才能阻止这一切悲剧的发生。”

   “就这么急着把我撇开吗。”黑暗中,葉月陽的眼瞳泛着幽幽的紫光“夜,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肯依靠一下我。”

   “不是的……只是因为我的错连累陽什么的……”

   “我有说过夜连累了我了吗?”

   “对不起……陽……”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道歉呢?”葉月陽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長月夜却是垂着脑袋没什么精神。

   犹豫了一下,葉月陽伸手将人重新搂在怀里“夜,不管月人的目的是什么,你只要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就好了。”

   胸口处空空的。

   夜顺势闭上了眼。

   “明天,就是婚礼了吧。”

   “嗯。”

   两个人似乎都还想说些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明天,月人依旧不会停止他们的疯狂攻击,对此,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礼服是由学院最顶尖的时尚设计师如月恋亲自缝制的,制作过程中葉月陽全程看着,总要在衣边的花边或是胸口蕾丝的设计上和如月恋争上几句,不过事实证明这两个人的眼光可谓是独到而精准,礼服做出来的样子就连身为设计者的如月恋都要感叹一句“这绝对是我目前做出来的最美的衣服。”

   然而,在这件礼服穿在長月夜身上亮相的一瞬间,如月恋还是由衷的感叹了一下果然是什么人配什么衣服。

   事实证明,就连见惯了長月夜的葉月陽,在看到夜出现的一瞬间,也是呼吸一滞,这远比葉月陽第一次见到長月夜的那一眼更为惊艳。

   不论是胸口系带的蝴蝶结还是袖口垂感的袖边,亦或是腰上十字绑带的束腰与脚上嵌了珍珠的细跟鞋,都彰显着長月夜面容的精致。

   “会不会有点奇怪……?”面对众人的震惊,長月夜有些不自在,涨红了脸看着葉月陽,向他求助。

   反应过来的葉月陽上前拉住長月夜的手,单膝跪地,郑重的在他右手无名指关节处落下一吻。

   “今天的夜,很美哦~”

 

   这不是陽想要的结局,这本该是他和夜最为重要的日子,而并非像现在这样为了不被带走而拼尽全力。

   葉月陽手起刀落,又是一个月人的手臂被切下,一旁的長月夜手里的双刃利索的剪断了月人攻击所用的箭。

   两个人对视,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多年的默契在战场上得到了极端的发挥。

   月人突入而来的袭击砸毁了学院雕花的顶,看到月人的一瞬间,長月夜的脑中却是在想这座漂亮的雕花屋顶要如何复原。

   那个雕花顶是夜很喜欢的花型。

   从大腿上取下绑在上面的双刃,裙子的开叉让这些动作都变得顺手了许多,長月夜用刀割开腰间的束腰,繁复的长裙随着断掉的束腰一起滑落在地,裙子里面是简单而又方便行动的衣裤。

   “原来陽一早就计划好了。”应声赶来的弥生春站在睦月始身边,拔出了腰间的刀“裙子下面是战斗服,看来他们早就预料到了月人的来袭。”

   “嗯。”睦月始没有表态。

   “那么,始,要帮忙吗?”弥生春笑着将刀放在手里,却不备战,俨然是在等待睦月始的态度。

   “啧。”睦月始微不可闻的啧了一声,拔出自己的刀“别那么多废话。”

   投入战争只是一念之间的事,由于婚礼的缘故,学院的大部分人都在大厅聚集着,在月人攻来时都纷纷拔刀迎战,一时之间,整座学院都显得热闹无比。

   葉月陽明显是事先做好了准备,一切的应对都显得从容不迫,長月夜的表现也称得上完美。

    睦月始并不知道他们俩个到底合算了些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睦月始来说,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这两个孩子可以得到他们辛辛苦苦求而不得的安稳,理性告诉他要阻止接下来的事,但是感性却使他选择相信陽和夜。

   “放轻松,始。”弥生春看透了睦月始的心情,给他一个轻松的笑容“他们自己能处理好的。”

 

   有一个月人的身体被硬生生绞碎,在这之前長月夜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做到了这种事情,他一步不离的守候在葉月陽的身后,两个人背靠着背,偶尔的宝石撞击声也显得亲昵。

   月人突然集体停止了攻击,纷纷拿出了他们各自的乐器,笛子或是夹板。

   葉月陽后退几步,不满的切了一声,背后的夜见了也停下攻击,拿着双刃挡在身前备战。

   “陽?”

   “小心点夜。”嘱咐完夜后,陽拿着刀冲着天上的月人再次劈去。

   有奇怪的乐声从天上月人的乐器里缓缓奏响,陽疑惑的停下了手“搞什么鬼。”

   “……”弥生春皱起了眉,眼神之中尽是不安。

   “怎么了春。”敏感的发现了自己搭档的异常,睦月始问道。

   “不对劲。”弥生春思索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慌忙看向葉月陽身后的方向“快!阻止夜听到这个音乐!”

   到底还是晚了一步,葉月陽回过头时,却见到長月夜的眼瞳中已经失去了神彩,整个人轰然倒塌。

   没有破碎,没有裂纹,只是简单的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尸体,長月夜就这样倒在地上。

   天上的月人像是预见到了这个结果,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你们……”葉月陽握紧了手里的刀“对夜做了什么!”

   赤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血红的弧度,月人碎裂的肢体雨点般从天而降。

   “陽!冷静点!”等不及葵去阻止,葉月陽便像是杀红眼了般,紫色的眸子里却是浸满了血色的杀气,泛着赤色的光泽。

   “葵,你说了他也听不到的,一起上吧。”卯月新出现在葵的身旁,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得到了来自自家幼驯染的建议,葵很快的冷静了下来,手中的细剑泛着冷冷的光泽。

   “所有人!一起上!”

   “是!”

 

   这本该是一场梦幻的如同他们宝石本身的婚礼。

   可是现在除了满地的废墟与月人残破的碎片外,只剩下一具宛如雕像般的月光石躺在废墟之上,与之相应的是那具月光石旁跪着一个满头赤发的葉月陽。

   没有人敢靠近陽和夜,就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

   陽垂着头,眼睛里除了長月夜外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他的手轻轻地抚过長月夜的脸,可是那双紧闭的眼却是没有一丝将要睁开的迹象。

   身边的碎石传来撞击的声音,葉月陽抬起头。

   “陽,夜他……”弥生春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陽笑了。

   “春桑,那个音乐是什么。”陽问。

   “……你应该知道了吧,夜不属于这里的事。”弥生春叹了口气“月光石是月人的圣物,而那个音乐是月人用来毁坏圣物的,换句话来说,现在的夜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夜了,而是一具普普通通的月光石。”

   “不。”葉月陽转过头看着夜的脸“夜说过的,只要他还有一片碎片存在着,他就是我的夜。”

   “陽,你冷静点。”睦月始上前道。

   “月光石在水里是可以得到滋养的对吧。”葉月陽问道。

   “陽,你想干什么!”葵慌忙上前却被睦月始挡住。

   “既然如此,我就带夜去好好休息一下。”说罢,葉月陽抱起了長月夜。

   宝石撞击摩擦发出的细小声音依旧,让陽有一瞬间的恍惚。

   “夜可是我的新娘啊。”

 

   那是皋月葵最后一次见到葉月陽。

 

   “那后来呢?”一个小小的孩童睁着一双紫色泛着红色光晕的眼睛看着皋月葵。

   “葵,始桑让我们去集合。”卯月新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两个人身后。

   “啊呜……新,不要这样突然出现的吓人啊。”葵无奈道,然后温柔的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我有工作先离开一下,你要照顾好夜哦?”

   “当然了!”名为陽的孩子站起身走到摇篮旁,笑的一脸纯真“我一定会保护好夜的,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妻呀!”

   一瞬间,皋月葵仿佛看见了那个赤发的少年,他搂着那个有着蓝色眼瞳的满脸羞涩对少年,笑着对葵说“这个是夜,我的未婚妻哦~”

   摇篮里的孩子像是听到了动静,睁开了眼睛,月光石的眼瞳泛着蓝色的光晕。

———end———

庆祝自己终于步入老年行列!

三百粉点文大概不会有了,因为我要开始填坑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5)
热度(83)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