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双世契约☀下

※还有下篇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oocoocooc过气写手的自我修养(。

※有点长,有点乱,有点多,有点杂,有点……还有点啥我想不出来了(……)

※文内涉及新葵,春始,海隼,陽夜!。

※开学使我勤奋,沉迷吃谷不想自拔x再咸鱼下去我就彻底没救了(……)

——————————
*
   狱族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他们强大且罪孽深重,穷尽一生寻来一个契合之人订下契约,赎罪或是为了活下去。
   狱族拥有着人类不敢想象的漫长时光,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待,等待那个命中注定的人类到来。

*
   新和葵抱着kiki和新新在谷底找到了两个人。
   夜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安静的躺在陽的身边,宛如沉睡。而葉月陽,虽然气若游丝,但总归是留下了这一条命。
   狱族,只要不置于死地,但凡有着一丝气息便能一点一点恢复,但是对于葉月陽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陽终究是活了下来,醒来那天是夜入葬后的第三天。

   “真的不去看最后一眼吗?”
   “你是要我刨开墓碑把棺材板撬了?”
   “是葵让我来劝说一下萎靡不振的陽君~”
   “你哪里看到我萎靡不振了?”
   新没接话,淡淡的看了一眼陽,离开了客房。
   陽憋着一肚子怒气无处可撒,狠狠地捶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手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葉月陽冷静了许多,他看了看外面天上几十年如一日的月亮,轻轻地笑了。
   根本不是不想见,而是不敢。
   曾经那样鲜活的存在于自己生命中的人,怎么忍心就这样离开了呢。
   “夜……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看阳光的吗……”

*
   陽被暂时安顿在了睦月家。
   听说睦月家现任家主睦月始和一个叫弥生春的狱族签订了契约,而名为弥生春的狱族掌握着很多不为人知的资料,学识和见识都远高于他的年岁,所以说很多人或狱族都会想尽办法来拜访,希望能从这里得到一些想要得到的信息。
   但是拜访有拜访的规矩,求问有求问的规矩,只要能带来弥生春感兴趣的东西,不论贵贱,弥生春都能为其解惑。

    “弥生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再见一次夜,无论如何我都想再见他一次。”
    这已经不知道是葉月陽本周第几次来求弥生春了,然而得到的依旧是弥生春微笑的脸以及否定的答案。
   “我知道你很想夜,但是陽,狱族并没有让死去的人重生的力量。”弥生春如是说道。
   看着葉月陽离开的身影,弥生春轻轻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叹气。”
   “始,你觉得这场闹剧到底能不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呢?”弥生春笑着端起茶杯,看着立起的茶梗似乎是话中有话。
   “你有办法的吧,再见到那个孩子的办法。”
   “不愧是始呢。”

*
   一切在一个名为霜月隼的狱族出现后发生了巨大的转机。
   那个看起来雪白异常的狱族为葉月陽带来了希望的光。

   “你是说你可以让我见到夜?”
   “哦呀哦呀~陽~不要这么心急嘛,你和夜的缘分还没有尽,作为魔王大人的我只是助你们一臂之力罢了~”
   正堂里,睦月始坐在正座,弥生春站在始的旁边,饶有兴趣的推了推眼镜。一旁的侧座上,一个有着银白色发丝的狱族优雅的坐着,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睦月始,神色之中似有痴迷。
   和陽说话的正是他。
   “魔王大人有办法让你见到夜,但是这毕竟是不符合轮回的规律~”霜月隼嘴角勾起,不动声色的拿起茶碗押一口茶“你能承受背天而驰的后果吗?”
   “只要能再见到夜。”陽如是说道。
   白色的魔王伸出手,幽蓝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一点点成型。
   “那么,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陽君~”
   幽蓝色的火焰点燃了葉月陽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身体由内而外的爆发出被挤压撕碎般的痛苦,葉月陽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丝声音便在众人的面前失去了踪迹。
   “这就是你的办法?”正座之上的紫发男人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葉月陽消失才用低沉的声音小声发问。
   “嘛,这个世界除了那位魔王,还有谁敢和天作对呢?始,好好看着吧,或许这次可以改变整个狱族和人类的命运也说不定~”
   “这一切又都在你的计划里吗,春。”刀光在暗处一闪而过,弥生春笑着捏住了睦月始暗处刺向自己的匕首。
   “始也太看得起我了,静观其变吧~”狱族推了推快要滑落的眼镜框“偶尔也试着相信一下我吧,毕竟已经订下了契约不是吗,始?”

*
   葉月陽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浓郁的甜味,像是很多年前那个小小的孩子塞给自己的桃包的味道,又像是签订契约时那个人唇瓣的味道。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处在一片虚无之中。
   虚无的尽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放得下吗?”
   声音似乎有着蛊惑人心的作用,不仅是耳边,连身体里都在回荡着那个声音那句话。
   “你有能力去改变吗?”那个声音似乎还在步步紧逼,强大的压迫力让葉月陽不得不大口的呼吸着。
   “我要打破这个可悲的结局重新回到夜的身边,你没有资格这样逼问我!”葉月陽冲着虚无的尽头怒吼。
   在虚无的尽头突然萌发一点雪白的光亮,葉月陽一点点走近,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一颗小芽。
   “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弥生春出现在了那朵小芽的旁边,他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此番旅途,不止是你,可能也是我最后的挣扎了。”

*
   “陽…陽?”感受到身体被人摇晃,神智一点点恢复到身体里,葉月陽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明晃晃的像是太阳的东西在头顶发着光,身上盖着的什么东西被掀起了一角,凉气飕飕的钻进身体,葉月陽蹙眉小心的睁开了眼睛。
   “天已经亮了哦?”長月夜手里端着一个白色的碗,温柔的眼瞳中清清楚楚的倒映着葉月陽的脸。
   “夜……?”葉月陽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便探身过去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双手急切的在夜身上摸索着“是夜吗!你是夜吗!你没有死!”
   “陽、陽……?”長月夜被突如而来的拥抱吓到了,不解的推了推身前的人。
   “啊抱歉吓到你了吧……”反应过来自己的过激行为,葉月陽慌忙松开手,认真的看着長月夜清秀的脸庞“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夜。”
   長月夜并不明白葉月陽的反常行为,但是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笑着将手里的碗递了上去“是做了什么噩梦吗?我熬了点粥先吃些吧。”
   “……。”由于刚才葉月陽的过激行为,碗里的东西早就洒的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底,長月夜也沉默着,不难看出有点低落的样子。
   葉月陽愧疚的拍了拍長月夜的肩膀“抱歉啊夜……”
   “没关系啦……陽快点起床吧今天要回家了。”
   “回家?”
   “对啊。”長月夜收拾好了地上的残局,转过身侧脸上铺着一层金色的光,浅色的唇微微抿着露出一个微笑“小松说很想我们呢。”

*
   直到两个人踏上了名为奈良的土地,葉月陽才勉勉强强理清了现在的情况,虽然不止一次的被夜询问是不是生病了。
   现在的陽是在一个类似于平行世界的地方,他并不明白那个雪白的狱族为什么会拥有能干涉平行世界的能力,也不知道那个狱族帮助自己是何居心,失去意识的时候葉月陽似乎还见到了弥生春,弥生春对他说了很多不明所以的话,葉月陽隐隐感觉到他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里。
   “陽?”见葉月陽下车后便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夜担心的拍了拍葉月陽的肩“真的没关系吗?”
   “啊,夜…没关系的。”葉月陽扯出一个笑,伸出手自然的揽过長月夜的肩膀“快点走吧,别让小松等急了。”
   眼下顾不上那么多了,现在的他只想将那份心意传达到,然后让夜为自己亲手定下契约。
   至于之后的事,便是粉身碎骨,他也认了。

*
   和小松她们吃完饭便已经是晚上了,兴许是太过兴奋了,夜少有的喝了几杯酒下去,现在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趴在葉月陽的身上吐露着口中的酒气。
   见人醉成这样,小松想留两人在家过夜,陽放心不下执意带走了夜,背着醉醺醺的夜在田野的小路上懒懒散散的走着。
   “陽……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啊,我们俩也是这么走在这条小路上,陽啊……跑的特别特别快!”背上的人醉醺醺的吐露着零碎的话,说到兴头上挣扎着要从葉月陽背上下来,闹了好大一会,葉月陽才无奈的将夜放了下来。
   “夜,能行吗?果然还是老老实实让我背着吧。”葉月陽担心的看着一步三摇的夜,伸手扶住了摇摇晃晃的人儿。
   “没关系的哦……那个时候也是……没关系的哦……?”長月夜这么说着,葉月陽却发现夜的眼睛有些泛红。
   “那个时候的陽跑的好快好快……我每天都在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快点长大就可以追上陽了……”
   “可是啊,陽永远在我身前一步的距离,不多,也…不少……”
   “我每天都在对自己说,说,今天一定要抓住陽的手!”
   “然后我失败了,每天都是……。”
   说到这里長月夜甩开了葉月陽的束缚,走到陽身前一步的距离,不多也不少,转过身子看着葉月陽“我说,陽,偶尔也,站在我身旁和我并肩……可以吗?”
   “……夜你喝醉了。”葉月陽胸口一阵酸涩,他并不不是这个世界的葉月陽,他无法回应長月夜的问题,只能无声的将这个哭的满脸泪痕的人儿抱起来,缓慢的在这条陌生的道路上行走着。
   怀里的人抽泣的声音弱了下去,很快便在酒精的催眠下失去了意识。
   把長月夜放在床上的一瞬间葉月陽有一种不真实感。
   他真的应该和这个世界的夜签订契约吗?
   这个世界的夜也有属于他的陽吧,那么,这个世界的夜又是否愿意接受他的这份情感……
   这一切的一切葉月陽都不得而知,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他俯下身面对面看着長月夜细腻的面孔,垂着眼想在人唇角落下一个吻,犹豫了下,最终柔软的唇印在了長月夜还带着水渍的眼角。
   “做个好梦吧,夜。”

*
   这个世界的太阳对陽没有任何的作用,葉月陽如愿见到了阳光和夜一起,心情却不同以前想像中的美好。
   即便是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長月夜还是在第二天早上准时准点的醒了过来,葉月陽则是一宿无眠,见夜醒了便端了碗醒酒汤给他。
   夜抿了抿唇,接了汤药喝下,葉月陽随手递去一张纸巾,夜也安静的接过小心的擦去嘴角的水渍,不出意外的用过的纸巾也被陽顺手拿走丢弃了。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了言语也没了动作,長月夜依着身后的枕头,撇开脸不去看一旁的葉月陽。
   陽也背着夜站在窗边,依靠着窗户的边框,看着地板不语。
   两个人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开口。
   空气一点点冻结,葉月陽意识到这样的沉默是完全毫无意义的,于是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目光落在了長月夜的身上。
   “夜,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陽,我也有。”
   闻言两个人又共同的沉默了一下,这次長月夜先开了口。
   “我有一句话一直一直,都想告诉陽。”
   照不到阳光的床角处,長月夜湛蓝色的眸子像是懵了灰的宝石般黯淡无光。
   浅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传到葉月陽的耳边变成一堆杂音,听不出原本的词句。
   为什么会这样呢?
   葉月陽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我喜欢陽,一直一直,都喜欢着。”

*
   明明应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可是葉月陽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份感情并不是他的。
   和眼前这个叫做長月夜一起长大的人不是他,夜醉酒时仍旧念念不忘的不是他,夜带着深深眷恋和爱慕的人也不是他。
   那双湛蓝色的,蒙着灰的眼睛,能为夜擦拭干净的人也更不可能是他。
   嗓子越发干涩,葉月陽试着张了张嘴,没有漏出半分声音。
   “果然、没办法接受的吧。”長月夜垂着眸子,自我催眠般的笑了一下“陽先出去吧我酒还没醒想要休息一下。”
   绝情的语气下小心的隐匿着破碎的哭腔,葉月陽知道自己不该多留,也无法多留,丢下一句“好好休息”便离开了房间。
    门合上的一瞬间,泪水决堤而下,長月夜小心的抱住自己的腿,将脸埋在被子里,肆意的宣泄着悲伤的情绪。
   他喜欢葉月陽,喜欢那个会在他身边一直照耀着他的太阳,借着没有散尽的醉意長月夜说出了他小心隐瞒了多年的秘密。

   啜泣声从房间里传出,还未抵达到葉月陽的耳边便以支离破碎。
   后背抵住有些冰凉的门,葉月陽的眼底一阵潮湿。
   尖锐的牙死死的咬在一起,葉月陽握紧了手心里那张皱巴巴的符纸,符纸上带着星点已经干涸的褐色血液。
   从胸口弥漫出莫名的疼痛让葉月陽感觉有些窒息,同时也清楚的告诉葉月陽,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眼泪最终也没能流出葉月陽的眼眶,强烈的疼痛感促使葉月陽离开了那间关着長月夜的屋子,属于狱族的利齿尖爪一寸寸长了出来,他不想長月夜看到这样的自己。
   好好休息,夜。

*
   “怎么样?”
   “毫无进展。”弥生春微微蹙眉,指尖若有所思的点在眉心“但是花要开了。”

   最近心绞痛的越来越频繁了。
   葉月陽皱着眉看着变长的指甲。
   据弥生春所说,在平行世界的时间是有时间限制的,每一次心绞痛都会让葉月陽原本的特征恢复一分,直到最后葉月陽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就不得不离开这里。
   现在他狱族的特征越来越明显,也预示着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是夜已经回避他好些天了。
   事实上他越来越明显的狱族特征如果见到了夜就再也无法隐瞒了。
   契约大抵是无法定下了。
   葉月陽看着手里的符纸苦笑。
   那个世界的長月夜死亡的样子依旧历历在目,每每回想起来,这张符纸就仿佛带着灼热的火焰烫的葉月陽手心生疼。
   “夜大抵,是怪我的吧。”
   “不会的。”長月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葉月陽的身后,见到陽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轻轻地笑了“陽。”
   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的光是葉月陽最熟悉不过的。
   “夜?!你……?!”
   “是我啊。”莫名的情绪从胸口源源不断的涌出,涌到眼角变成泪水沾湿了長月夜干净的脸庞“是我啊陽!”
   这是葉月陽所始料未及的,他的夜,那个本应葬身悬崖的夜,原原本本的站在葉月陽面前。
   葉月陽激动地站起身抱住了眼前的人,双臂不自觉得一点点收缩像是害怕眼前的一切只是梦境,害怕眼前的人儿会再一次离他远去。
   “我在的哦…陽……”長月夜用力去回抱住陽,仿佛要硬生生将对方勒入自己的血肉,连骨头都要揉碎了混在一起。
   “夜,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葉月陽闭着眼睛喃喃,夜却是失了笑,他轻轻地抚了抚陽的脊背,轻声道“我,已经死了哦。”
    感受到掌心下僵住的脊背,長月夜轻轻地放开了陽,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長月夜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也根本就不是我的身体啊。”

   “隼你是不是动用了备用方案?”
   “呀咧呀咧~被发现了呢~”
   弥生春蹙眉,镜片下是掩不住的凝重,他看着躺在床上的一具尸体,沉默了一会儿。
   “别太担心了~”霜月隼笑着拍了拍弥生春的肩膀“毕竟那朵花要开放了,不是吗?”

*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都用着这个世界的陽和夜的身体重逢了对吗。”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長月夜所说的,陽认清了现在的情况。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長月夜摸了摸自己长到胸前的头发,苦笑。
   “夜是怎么来的?”
   “感觉做了一个很深的梦,梦里我看着陽为了我来到了陌生的世界里,梦醒了我就也在这里了。”
   夜是不会说谎的。
   葉月陽更头痛了。
   弥生春和霜月隼两个狱族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先是送他到这个世界,又将夜也带到了这个世界,这样做究竟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那么陽……”夜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葉月陽立马认出来那是自己一直小心收藏着的符纸,来不及诧异便发现眼前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
   有热流从额头流入身体四散到四肢,眼前模糊了一下,再回过神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出现在葉月陽的怀里。
   “……夜?”葉月陽突然有些不明白了,迷茫的看着怀里的小东西。
   “起个名字吧。”夜笑着揉了揉他怀里同样的一只竹熊“这样契约才算是完成了。”
   葉月陽看着夜抚摸竹熊嘴角那抹柔软的微笑,却是没有了兴致欣赏,他一把抓起長月夜的手,眉头紧锁“为什么那么急着签订契约?”
   “陽……你抓痛我了……!”長月夜甩了甩胳膊,手腕上的手却又握紧了几分。
   “你说啊!”葉月陽控制不住的大声吼道。
   从没见过如此暴怒的陽,夜也蹙起了眉,用力甩开葉月陽的束缚。
   “因为这是陽的心愿啊!也是我的遗愿啊!我只是,我只是想和陽留下最后一点联系啊!”長月夜也怒了,所有情绪涌到眼角都成了泪水,声音也一点点变得哽咽,怀里的竹熊查询到主人们的不寻常,蠕动着像是要安慰夜。
   長月夜一点点蹲下来,手指死死的扣在脸上“因为我,因为我是那么那么喜欢陽啊!”
   夜的话语如同一支利剑狠狠地扎在葉月陽的胸口。
   “夜……”葉月陽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蹲下身,伸手摸了摸人的脑袋,感受到人的动作,夜小心的抬起头,映入陽眼中的是一张糊满了眼泪的脸。
   心里一阵抽痛,葉月陽的手一点点滑倒夜的脸上,小心的给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等夜有什么反应,葉月陽突然靠近吻住了夜微凉的嘴唇。

*
   唇齿间的柔软让人疯狂,可是在理智完全崩塌前夜推开了陽。
   “夜?”葉月陽不解的看着夜。
   “既然,我们的心愿都已经完成了,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夜垂着眸子不敢看陽的脸。
   “为什么!”葉月陽激动地抓住夜的胳膊“明明好不容易才相遇!明明好不容易才定下了契约!”
   感受到主人情绪的波动,两只竹熊分别扒着两个人的腿试图安慰,却是没有得到如何回应。
   “陽……我已经死了,这个身体也不是我的,我……”
   “管他谁的身体!”葉月陽怒吼“再一次失去夜!我做不到!”
    “陽!这不是我们的身体也不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必须回去!”
   “如果回去依旧要和你阴阳相隔,我宁愿强制将你留下来!”葉月陽突然松了手,低下头将脸埋在夜的颈窝“我已经,不能再失去夜了……”
   長月夜伸手抱住了陽的脖子,温柔的笑了。
   “我知道的陽,但是我不想因为我们而让这个世界的陽和夜就这么无疾而终。”
   葉月陽自知拗不过夜,便沉默着没了言语。
   “那么陽,我、我要走了。”夜拍了拍葉月陽的背,松开了手,淡淡的金色光芒浮现在長月夜的身体四周。
   下一秒夜被狠狠地拽到陽的怀抱里,光芒瞬间将两个人一起笼罩,灵魂被一点点挤压抽离。
   夜的灵魂则出现了裂缝,一点点开始破碎消失。
   “我说夜。”
   “嗯?”
   “再说一遍喜欢我吧。”

*
   “什么?陽死了?”
   睦月始的手紧紧地攥着弥生春的衣领,暗紫色的眸子里流转着浓重的杀意。
   “是的,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特征了。”弥生春依旧是笑着,毫不在意的看着睦月始。
   睦月始后悔相信这个来历不明的狱族了,更不该纵容他和那个白色的魔王一起将陽送到了平行世界。
   可是眼下,他除了发怒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恼的松开了狱族的领子,转身准备离开时眼前突然一黑。
   弥生春拍了拍自己发皱的领口,小心的将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睦月始扶了起来,嘴角挂着苦笑。
   “虽然陽死了,但是好在最后他终于成功了,这样的话,始应该很快就能回忆起我们上一世的记忆了吧。”

*
   “隼……!”水无月泪跌跌撞撞的闯入隼的房间,床榻上的狱族连忙起身扶住了泪娇小的身体。
   “怎么了泪?”
   “海、海他……他身上的冰开始溶解了!”泪气喘吁吁的说完了话,不等话音落下,隼已经抱着他赶去海的房间。
   房间里,原本裹在文月海身体四周的冰已经融化殆尽,温度正在一点点恢复到他的身体里。
   “海……”霜月隼上前抱住了还没完全清醒的人,眼角带着点泪光。
   “太好了……”泪也上前握住了海的手。

   许多年前,文月海和霜月隼定下契约因而被魔物袭击,海不愿意就这样死去将隼遗忘,就自行冰封直到今日。
   眼下冰已经溶解了,文月海就要苏醒了。
   “看来陽做到了我和春都无法做到的事呢~”霜月隼坐在床头,手指温柔的抚摸着文月海的脸。
   “……?”水无月泪安静的看着隼,等着隼继续讲下去。
   “泪,你知道狱族和人类的契约要如何才能解除吗?”霜月隼问。
   “嗯,我知道,只要一方死亡契约就会终止。”水无月泪道。
   “没错,可是狱族的生命实在是太长了。长到爱的人死去也无能为力,一次又一次的寻找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真的太累了。”说到这,霜月隼抱起一旁一直被忽略的隼隼摸了摸。
   “那么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份契约长久的存在着,让狱族可以靠着契约找到那个命定的人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和春开始了各种尝试最终找到了方法,那就是改变原本的规则就必须打破这个规则。”
   “我拥有的力量是最适合这件事的人可我无法自己去干涉到平行世界,春尝试过但是失败了。”
   “这件事的风险太高我们无法寻求其他狱族的帮助。”
   “然后这个时候,这个叫葉月陽的狱族出现了。”
    水无月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躺着的海若有所思 “那陽和夜呢?他们是不是也能在一起了?”
    “……”隼拍了拍泪的脑袋“让海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泪~”
   “嗯。”闻言泪开心的站起来跟着隼离开了房间。
   见泪开心的样子隼的眸子却是暗了暗。
   陽和夜……谢谢你们。

*
   又是金秋了。
   秋天的气息染遍了森林的每一处角落,丝丝缕缕的桂花香气熏的人连声音都是甜腻的。
   “新那是给陽和夜的桂花糕不可以偷吃啦——”皋月葵第一百零八次将装着糕点的盒子从卯月新的视线里拿开。
   “诶——”卯月新委屈的抱着kiki和新新“你娘亲不要我们了,我们离家出走吧。”
   “新……”皋月葵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将一个桃包放到卯月新面前“喏,我带了桃包来哦?”
   “葵万岁——”

   桂花糕被小心的放在墓碑前,桂花的甜味让人心醉。
   皋月葵看着墓碑上的字,伸手上去轻轻地拂去上面的灰尘“陽,夜,我做了新的桂花糕哦。”
   “对啊,我有好好的替你们先尝了尝,特别好吃。”卯月新接话。
   “喂,新……”皋月葵看了眼新,最终还是无奈的笑了笑“陽和夜已经离开多久了?”
   “有三年了吧。”卯月新也难得的正经了起来“一开始很不习惯呢,猛然间就离开了什么的。”
   “是啊……”皋月葵笑“而且春桑居然在陽身体上种了水晶兰什么的,最后却开出来了一朵漂亮的曼珠沙华呢……陽真的很厉害呢……”
   “葵,没关系的,至少陽的努力没有白费。”卯月新顿了顿 “至少最后还是在一起了啊。”

*
   “哟噜噜!慢一点……!”一个抱着桃包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追着前面一个毛茸茸的黑白球。
   “真是的……明明平时很乖的……慢点……啊——!”
   正嘀咕着少年撞上了什么东西,一抬头看见一个高他一头的赤发少年。
   “喂!怎么都不看路的吗!”赤发少年不满道。
   “抱歉抱歉……这个桃包赔给你吧……我还有找那个……诶怎么有两个哟噜噜?”少年吃惊的看着一旁两个黑白毛球抱成一团。
   “这是你的竹熊?”赤发少年问道。
   “是啊?诶?你也有一个?”
   “……”
   “终于找到你了。”

————————
我写的是啥?
我自己都不知道(……)
手机没法排版我也有点绝望(。)
好的我继续去咕咕咕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58)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