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恶魔的诱惑

  • ooc,ooc,ooc!

  • 猫又阳x圣母夜(无畏打脸)万圣节paro

  • 写到最后基本跑题和我原先想的不太一样emmmmm

  • 夜夜生贺怎么可能会be!所以说是he!

  • 悄悄地说个事我又爆字数了哈哈哈哈哈哈!

——————

   “呼呼……呼……”

   黏腻腥甜的液体堵在喉头,葉月陽舔了舔手背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往树林深处跑去。

 

   日常的睡前祷告做完后已经是深夜了,長月夜走到床边的灯台旁吹熄了最后一根蜡烛。

   这是長月夜每日都要做的功课,即便这座看起来富丽堂皇的教堂只有他一个人。

   似乎从他存在于这座教堂之时,这座教堂便只有他一人,这似乎是个悖论,如果真的一直一直以来这座教堂只有他一个人,那又是什么东西支撑他到成年开始自行种植蔬菜果腹的呢?

   这并不能阻碍長月夜在这里健康的活着,哪怕他所面对的是长久的孤独与寂静。

 

   窗外传来巨物落地的声音,将長月夜从睡梦中扯醒,愣了一下恢复了些意识便匆匆跑到床边却只看见了一团黑色的烟雾。

   好奇心趋势着長月夜点着支蜡烛离开了房间下楼去一探究竟。

 

   “什么人!”察觉到视野里出现了什么东西,葉月陽警惕的竖起耳朵,暗紫色的瞳孔猛地收缩死死盯住烟雾中出现的一点白光,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呼噜声。

   “啊……!”突然被一双暗紫色的瞳孔盯着,吓得長月夜后退了几步,烟雾适时的散去,長月夜用手背擦去脸上的尘土,终于看清了入侵者的真面目。

   凌乱的赤发中露出一双黑色的耳朵,暗紫色狭长的眼睛透露着一丝敌意,黑色的爪子在身前的地上撑着,腰背弓起,两条黑色的尾巴竖起。

   对没错,两条。

   “那个……你应该是一只猫吧?”長月夜看着他身后两条细长的尾巴脱口而出。

   “……哈?”

 

   長月夜收养了这只来路不明的猫。

   或者说这只来历不明的猫借着养伤的名号强行住在了長月夜的教堂里。

   “我说夜……你就一个人住在这么一个教堂里吗?”初来乍到的葉月陽似乎对这个教堂很是不满。

   長月夜看了看这座自己生活了许多年的宫殿般的教堂尴尬的笑了笑“果然……太华丽了点吗?”

   “华丽……?”葉月陽听到長月夜的话愣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还是噤了声。

   長月夜一手提起有点过长的衣边,一手举着一盏烛台,领着葉月陽在客房里住下后,又取了些药给葉月陽上药。

   “原来陽是猫又啊……怪不得会有两条尾巴。”長月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将药末倒在了葉月陽手背上的伤口。

   “嘶——痛!”葉月陽说着缩了缩手。

   “不好好上药会感染的!”長月夜按紧了陽的手。

   “夜真是的……不愧是……”

   “嗯?”

   “没什么……啊!轻点好痛!”

 

   黎明前的时间是人类睡的最模糊的时间,也是各种暗处生物蠢蠢欲动的最佳时间。

   夜给陽上完了药便回去休息了,躺在床上的陽却是睡意全无,蹲坐在窗户上,猫眼的夜视能力让他很轻易的便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这个教堂处在森林深处被银色的栅栏围着,三层高,他和夜的房间都在第三层。

   有风从葉月陽的脸边拂过,风里熟悉的味道让葉月陽不由的警惕了起来。

   “对我还是那么不友好呢,陽~”一个披着黑袍的男人不知从哪里出现在葉月陽面前“明明我是你的主人呢~”

   葉月陽微微眯起眼睛,暗紫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杀意“你想方设法把我弄进这间教堂是为了什么。”

   “呀咧呀咧~你应该也察觉到一些了吧~”黑袍人笑了笑。

   “……多多少少察觉到了一些……不过,隼你让我接近他有什么好处吗?”葉月陽挠了挠头发,盘腿坐在窗台上看着房间里的布局若有所思。

   “好处啊~啊!hajime该回来睡觉了!我先回去了,拜~”说罢黑袍人消失在了空气中。

   “什……!真是个不靠谱的主人……”葉月陽看着缓缓发亮的天边叹了口气“真是可怜啊……夜。”

 

   “怎么了陽?早餐不好吃吗?”

   稍微睡了一觉后葉月陽醒来便看到了在教堂后面收拾蔬菜的夜。

   長月夜穿的像是教士们最常穿的白袍,裙子一般的垂着,明明是很单调的设计和颜色,在夜身上却是显得多了几分不同的韵味。

   是自身气质的原因吧,这么想着葉月陽笑着走到夜面前“已经吃过了,很美味的早餐,那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病人就好好养病,我已经弄好了接下来要去做早课了。”長月夜笑着直起身子,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却不想手上的泥土不小心沾染到了脸上,而本人却是没有一点自觉。

   擦完汗,長月夜冲葉月陽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要一起去做祈祷吗?”

   这一笑看的葉月陽心脏猛地一跳,下意识的伸出手抚过長月夜的脸,指尖细腻的触感更是让葉月陽一阵恍惚。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明明是在这样偏僻的深林中,明明就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这个人的笑容还能这般美好呢?

   “陽……”直到長月夜小声的叫了一声葉月陽才回过神,眼前的人脸上带着点绯红的颜色,看的葉月陽心里一阵发痒。

   “抱歉,你的脸上沾了点泥土我帮你擦掉了。”葉月陽笑着伸手给夜看,夜红着脸推开了说了句谢谢便逃离了现场。

   葉月陽笑着看着夜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泥渍,脸上再没有半点笑意。

 

   祷告时的夜带上了头上的头巾,白色的与他身上的白袍一样的颜色,有风从雕花窗户里吹进来,拂起白色的衣边,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葉月陽盘着腿坐在神像下面的一排排长凳的最前面,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苹果把玩着。

   夜的声音软却有着深入人心的感染力,低声吟诵这的句子像是睡梦迷糊间母亲的低语,又像是月夜里幽幽的低声吟唱。

   只是这么听着,葉月陽就产生了一种想要为眼前的这个人付出一切的错觉。

   可是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很危险,葉月陽并不想和他扯上任何一点关系。

   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后,葉月陽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

   结束祷告的人熟练的在身上画了一个十字架低声说了句阿门后开口道“陽,你听说过伊甸园吗?”

   “你是说那个上帝所创造的乐园?”葉月陽漫不经心的回答到,顺便又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吧。”

   闻言,長月夜笑着掸了掸衣摆上的灰尘转身看着陽“夏娃就是因为收到蛇的诱惑吃了分辨善恶树上的苹果才失去了神的身份的。”

   “夜,你该不会想说我现在吃的是禁果吧。”葉月陽笑了,将苹果递到長月夜的面前“如果是的话夜要不要尝尝?”

   長月夜看着面前的苹果,又看了看葉月陽含笑的眼睛,小心的凑上去咬了一口陽手中的苹果。

   红润的嘴唇接触到苹果红艳的表皮所形成的样子狠狠地冲击到了陽的视网膜。

   吃下了那一口苹果后,長月夜小心的拭去嘴角残留的果汁,轻笑“如果这是禁果,那陽就是引诱夏娃的恶魔了。”

   葉月陽暗暗的吞了吞口水,他并不想承认他这个恶魔被神给引诱了。

   “但是,比起伊甸园的存在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地狱的存在。”葉月陽假装毫不在意的收回手继续吃那个被夜啃了一小口的苹果。

   “谁知道呢?”長月夜笑着抱起一本厚厚的《圣经》往外面走去“也许人类才是真正的恶魔呢?”

   逆光之下,葉月陽的手微微一顿。

 

   “我想他可能多多少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葉月陽又一次坐在窗台上,屋里的黑袍人听了他的话低低一笑。

   “隼,是不是只要他想起来了一切我就完成了任务可以离开了。”

   黑袍人喝茶的动作顿了顿“只怕到时候你自己不愿意离开呢~”

   闻言,葉月陽不满地看向黑袍人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窝火的捏了捏拳头后,葉月陽又看向了天上的月亮。

 

   “夜,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个教堂?”

   葉月陽在这个教堂已经住了段时日,平日里就是跟着夜一起种种田理理花,看夜做饭和做祷告,夜的作息很规律,这让葉月陽有点惊讶,不过这倒是方便了夜里和隼见面。

   自从那天意义不明的对话后,两个人的对话就大部分都是关于一日三餐什么的,長月夜平日里喜欢泡在教堂二楼的书房里,陽就在书房里发呆看看风景再看看夜,偶尔翻翻夜的那本《圣经》。

   这样的日子对于陽来说有些太过单调了,但是莫名的陽并不讨厌这样的日子,只要看到了夜那张清秀的面孔,陽所有的躁动情绪都会得以平复。

   面对陽突如其来的问题,夜愣住了,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有点尴尬的看着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呢……。”

   “那,要一起出去看看吗?”葉月陽冲長月夜伸出了手“这可是恶魔的邀请哦?”

   長月夜犹豫了。

   这确实是恶魔的邀请,教堂外的世界夜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旦踏出这座教堂,有可能是脱离了地狱到达了伊甸园,但也有可能是离开了伊甸园踏上了末路。

   陽的手在夜的面前摊开,夜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只猫一样的爪子上有着黑色的毛粉色的肉垫,以及,锋利的爪子。

   掌心附上一个软软的毛绒绒的东西,夜看着陽的笑脸便明白了自己被恶魔给诱惑了。

 

   一切都太过匆忙了,長月夜甚至还穿着那身洁白的衣裙。

   陽拉着夜的手跑向栅栏处的门。

   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下一秒陽牵着夜的手臂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狠狠切断,葉月陽甚至还来不及反应便失去了自己的左手。

   “陽!!!”夜惊恐的看着血液在两个人之间溅起血花,触目惊心的红色看的夜发悚。

   紧接着原本围在教堂外的银色栅栏一点点扭曲蠕动着变成了一股股黑色的锁链缠住了長月夜的腰将其举到空中。

   “啊……!”夜被吓到了,很快自己的手也被锁链缠住,黑色的锁链依靠着四边的树在空中织出一张巨大的网,夜的四肢被紧紧地锁在上面,然而锁链还在不断缩紧,夜吃痛大喊。

   “夜!”陽单手支起身体慢慢站起来,两条尾巴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线,暗紫色的眸子流光一闪爪子狠狠地撕向那张锁链所编织的网。

   “夜,你不可以离开这里,因为这是你身上的诅咒。”网的旁边一点点浮现出一个人影,呈半透明状,眼镜之下,一双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可惜“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切吧。”

   这里原本并不是一片森林,而是一个村子,这里贫穷劳苦,疾病弥漫,没有人能成功离开这个村子到外面的世界去。

   这是被神所遗弃的地方,每一个村民都这样深深的厌弃着神的存在,只有村落深处的那处旧教堂还诉说着信仰存在过的痕迹。

   而夜就是这座教堂里被发现的,他当时躺在教堂的神像之下,来历不明的夜被视为神的救济,村里人将夜视若神的化身,将其抚养成人,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村子里的悲剧,疾病依旧存在,困苦与不幸弥漫在这个村落的上空,人们再一次对神失去了信仰。

   当时夜的年纪尚幼,他还不懂村里人已经渐渐的视他入仇敌。

   村里人的怨恨越来越深,他们将村子的不幸全部怪罪在年幼的夜身上,终于在一天夜里将夜绑在教堂的十字架上,点燃了这座教堂。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被烧成灰烬的教堂上空出现了金色的光芒,上帝的声音传到村里的每一处。

   夜是圣母的化身有着感化世间万物的能力,他被送来解救这个村落,可是夜还没能成年便被村里人烧做了灰烬,为了惩罚这个村落,上帝降下了天罚,最终这个村落成为了废墟随后长出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形成了森林。

 

   待眼镜男子说完,葉月陽却是没了耐心,他咬断缠在手上的锁链冲男子大喊“闭嘴!夜怎么可能会死!”

   “陽……”一直默不出声的夜突然开口,声音微微发颤。

   葉月陽心下一惊被锁链钻了空子缠在了网上“夜!你说话啊夜!”

   “我想起来……我都想起来了……”長月夜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陽看到了他脸上的泪光。

   锁链一瞬间全部崩断,失去了锁链的束缚,葉月陽往地上坠去,却又被金黄色的光笼罩着浮在空中。

   一旁的教堂开始变化着崩离解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片废墟。

   長月夜冲人影鞠了一躬“春桑,谢谢你抚养了我那么多年如今还来帮我解除诅咒。”

   弥生春推了推眼镜笑道“没关系,这下我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就这样弥生春一点点化作绿色的烟雾消失在了空气中。

   長月夜落到地上,身上的白袍依旧洁白如旧,他看了看身后还在光球里的陽轻轻的笑了。

   恍惚间陽想起了什么,这样的笑容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夜!你要干什么!”

   “陽,我不能和你离开了,这是我给自己的约定亦或是诅咒,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守护着这里,不论这里变成了什么样。”長月夜苦笑了一下,走进了教堂的大门。

   “夜!!!”如潮的黑暗将陽的意识吞噬殆尽,完全失去意识前,他听到長月夜的低语,一如不久前長月夜每日的低声祷告。

   “再见了,陽。”

 

   再睁开眼陽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沙发上,手臂已经回来,伤口也都消失了,一旁坐着黑袍人正在悠闲地喝茶,见葉月陽醒了淡淡的一笑,放下茶杯解开了身上的长袍。

   “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才是你的家啊~”

   “我要回去!我不能放夜一个人!”

   “是吗?可是你为什么要回去呢?”隼看着陽的眼睛逼问。

   陽突然愣住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觉得自己必须留在夜的身边,这种莫名的情绪让陽想不通。

   隼拿起一个空杯子倒上一杯热茶放在陽面前“先喝点茶休息一下吧~”

   鬼使神差的,陽接过了茶。

 

  “陽……你走吧……我已经逃不掉了……”長月夜被绑在十字架上,外面的火光已经越来越大,用不了多久就会弥漫至整座教堂。

   一直白色的猫还在拼命的咬着缠在長月夜身上的锁链。

   “陽你快跑啊!不要管我了!”

   然而猫咪无视長月夜的呐喊声,还在拼命的撕咬这个捆住他主人的锁链。

   “夜!夜你没事吧!”突然一个人影闯了进来,長月夜像看到了救星般呼唤着来的人。

   “春桑!你快点带着陽逃出去!快!”

   “那你呢!”春一把抱起那只小白猫担心的看着夜。

   “没关系的,不论如何,我都要守护好这片土地,这是我的职责。”長月夜笑道。

   弥生春很了解夜,现在怎么劝说都是徒劳,他抱起陽往外面闯去。

   火势已经很大了,陽不安分的在春手里挣扎。

   火光中,陽听到了夜的低语。

   “如果可以再见到,就不要分开了。”

 

   回过神,葉月陽才发现自己眼睛有些酸痛,手里的茶已经冷掉了,隼也不在,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葉月陽放下茶杯往教堂赶去。

   他记起来自己是谁了,他是長月夜捡到的流浪猫,長月夜被村里人狠心烧死,而他和春被困在火里,被路过的隼和始所救,始带走了弥生春,而隼带走了陽。

   接下来为了复仇陽修炼成了猫又,隼却封印了陽的记忆,说是时候未到。

   而现在,他要回去,他要回到夜的身边去。

   那个傻瓜。

   如果这个世界禁锢着他,伤害着他,那陽就是命中注定要陪着他打破这个囚牢的存在。

 

   “我回来了。”

   正在给花浇水的夜闻声抬起头,一个有着两条尾巴的猫又靠在门槛上冲他微笑。

   長月夜放下了手里的水壶,看着陽的方向微微一笑。

   “欢迎回来。”

 

   “我们可爱的圣母大人,用自己的方式笨拙的爱着这个世界,可是这个世界伤害他,拒绝他……”隼拿着一杯红茶浇到了一颗红艳的苹果上“那就来一个恶魔去诱惑他,带着他离开那个名为伊甸园的地狱。”

————————

一开始想的一句话没用上超委屈qwq

不听不听咕咕咕(。)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54)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