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末班车

文章总整理戳这里

●许久不见的文艺柒上线(bushi)
●在车上想到的脑洞因为边走路边码字撞了树被皮皮杏笑了好久mmp(。)
●就是很想试试这种平平淡淡的感觉(。)
●无毒通篇糖,并不是很文艺的文艺风(ni)
●写时用的bgm是lovelive里bibi组的苦情曲「錯覺CROSSROADS」但是文是he
————————————

   長月夜很喜欢坐末班车。

   这和他的工作也有点关系。作为一名程序员,经常性的加班和不分昼夜的工作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这可能也是長月夜一个风华正茂的男人却依旧找不到对象的原因。
   嗯……应该说是原因之一。
   長月夜是柏拉图式爱情的主张者。

   然而他那种纯精神式的恋爱主张常常受到好友们的调笑。
   他的同事兼朋友卯月新曾经说过“如果不能亲亲抱抱摸摸自己的恋人,那算什么恋爱。”
   当然说话间,卯月新便吧唧了皋月葵一脸口水。
   然而葵只是宠溺的笑了笑“夜只是会害羞吧,不过夜的话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个人不管他是否与你的恋爱观相同,夜都会不顾一切的投入进去的。”
   没错,新和葵是恋人,也都是夜的同事兼朋友。
   对于葵的说法,夜不予反驳,或者说不知道要如何反驳,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继续了漫无边际的工作。


   夜不善于交际,这可能也是他那么喜欢末班车的原因。

   末班车到达夜所在的车站时天早已黑透,他要去的地方是公交车的最后一站,基本上车上就只剩下他和一个橘红色头发的人。
   由于路线的偏僻,末班车出来不用担心出现乘客爆满的问题,沿路的车也走的稀疏,虽说冷清了点但也别有一番宁静滋味。
   此时的夜又坐上了末班车,翻出公交卡在刷卡机上嘀的一声刷过,熟悉的公交车司机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招呼,夜也微笑回应做到车后的双人靠窗的座位,拿出手机带好耳机放一首曲调很慢的歌曲。
   车里的灯光是有些氤氲的白光,夜拉开了蓝色简易窗帘的一角,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昏暗的橘黄色路灯和天空中灼灼发光的星子。

   差不多是时候了。
   長月夜的额头抵在玻璃上,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镜像,但是更为清楚的是不远处有着暖黄色光芒的站牌前的人影。
   不自觉的,長月夜唇角微微勾起。


   “哟,还真是准时啊~”葉月陽笑着跟司机打招呼,顺便将手里的硬币塞进投币口,硬币撞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要是不准时,你和那个小伙子可怎么办啊,每次你们俩都是一起坐到终点站下车,不过他比你早了两站上车。”司机笑呵呵的说道,显然和来人很是熟络。
   带着耳机的夜并没有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但是隐隐感受到了来人看向他的目光,長月夜条件反射的取下了一边耳朵上的耳机。

   这不是長月夜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了。
   基本上从夜开始乘坐这一班末班车开始,在上车两站后他都能看到这个橘红色头发的男人。
   夜曾无意识的观察过这个男人,橘红色微长的头发喜欢从侧边编起一条辫子扎至脑后,绑着一个月牙色的发圈,后颈垂着些许偏短没办法扎起的发丝。穿着基本上经常换来换去,夜虽然不是很注重时尚但还是能看出这个人在衣着时尚上下足了功夫。

   然而最让夜在意的是他的眼睛,暗紫色的眼瞳像是浸润着月色打磨过的井水,让人看上一眼就仿佛要溺死这在紫色的暗流中。


   “今天也坐了同一班车啊~”葉月陽坐到了長月夜前面的座位上,看着身边窗户上两个人的镜像,笑着打了个招呼。
   “诶,啊!是啊…好巧啊。”長月夜看着玻璃上打招呼的人好看的笑容也礼貌的回了一个微笑。
   然而前面的人却是稍微愣了一下,骨节分明的手指抓了抓头发“说起来我们也都是在最后一站下车的呢,你的家在那附近吗?”
   “嗯,你也是吗?”一向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夜第一次有了一种轻松感,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又很随性,让人听起来很舒服不会尴尬或是紧张。
   “那还真是很巧呢,看来以后也要经常在车上见面了,我叫葉月陽,你叫什么?”
   “長月夜。”

   一夜好梦。
   長月夜难得的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躺在草地上,被太阳的光笼罩着,温暖又舒适。

   “早啊夜,看起来精神很好呢~”葵笑着跟邻桌的夜打了个招呼。
   夜放下公文包也笑着回应“嗯,做了一个很暖和的梦,我带了自己做的味增汤要趁热来点吗?”
   “要——”一旁闻汤而来的新突然冒出来,手里还拿着一盒喝了一半的草莓牛奶。
   “新——你早上已经吃了很多东西了草莓牛奶晚点再喝。”
   “嘛嘛,总之先来尝尝味增汤吧,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夜笑道。
    也许是那个美梦的原因吧,整整一天夜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又是下班时间,長月夜又坐上习以为常的末班车,心里莫名的多了点不知名的激动与紧张。
   待到葉月陽走上车时,那个坐在双人靠窗座位上的人依旧看着窗外的景物跟着耳机中的音乐轻轻的哼唱,不同的是他没在两只耳朵都带着耳机。
   葉月陽会心一笑走到夜前面的座位坐下笑着打了招呼。
   氤氲的灯光下。
   玻璃上的人影笑弯了眉眼。


   大概長月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心情一直都很是轻松,说不上来的舒心感。
   就连阴雨天都没能磨灭長月夜暖洋洋的心情。
   然而站在车站时,長月夜还是慌了神。

   雨势比早上到达公司时更为凶残了,大有不将城市淹没就誓不罢休的趋势。
   長月夜撑着一把深蓝色的伞站在站牌旁,焦急的等待着末班车的到来,然而今天这辆车像是要和他死磕到底,眼看着时间超出发车时间越来越多却还是不见踪影。
   早知道就不拒绝葵和新的邀请,乘新的车回去了。

   然而長月夜之所以拒绝了葵和新的邀请是因为他总是隐隐挂念着那个总是按时按点出现的,喜欢坐在自己前面和对着玻璃上的镜像与自己聊天的人。
   这么大的雨,看来是不会有车了。
   長月夜叹了口气,认命的准备去路口看看能不能截到出租车。
   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等了许久然后放弃了呢?
   这么想着一道光投在了長月夜身上。


   “抱歉了,今天雨太大了发车晚点了。”司机语气中带着歉意。
   長月夜笑了笑“辛苦了,这么大的雨明明是可以提前下班的吧,我才是要抱歉。”
   稍微的寒暄了两句,長月夜便又坐到了那个双人靠窗的位置。
   那个人大概已经坐出租走了吧。
   夜看着窗户上模糊的水迹,叹了口气拉上了窗帘,重新给两边耳朵都带上了耳机。

   原本在疾驰的车突然停下,長月夜有些疑惑的睁开了因为困倦而合上的眼。
   紧接着有人上了车,笑着跟司机说了什么然后走到夜的旁边,坐到了夜旁边一直空着的座位上。

   夜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陽,他的身上因为打了伞的原因并不是很湿,这是他第一次坐到夜的旁边,也是第一次直视夜的脸。
   他笑着看着夜,薄唇开合,似乎说了些什么,就在夜准备取下一边耳机去听时,手却被陽抓住,紧接着那个人的脸凑到夜的耳边。

   微凉的气息打在長月夜的耳朵上。
   隔着耳机中缓慢的音乐声,長月夜听到了陽的声音。

   “终于等到你了。”


   爱情的末班车不全都是准时准点的,也许它会晚点,但请不要急躁也不要担心,你所等的人迟早会来到你的身边。
————————
稀里糊涂写完了全篇嗯(。)

希望喜欢w

望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93)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