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事故 (别被名字骗了这是个欢脱文!)

一个和dalao的故事接龙。
务必看完碎碎念。看完会很想打死我x
————————————
001.
轻禾禾: @何为禾
这……这是什么?!
叶月阳望着自己刚从一个华丽包装的礼物里拆出来的类似于书籍的东西,封面直接用着缤纷的色彩绘制着两个人物,他们一个在另一个的身上做出暧昧的姿势,还怕别人注意不到似的、加粗的字体标注着R-18。
作为open色狼组的一员,阳不是没有看过这类的书籍,他甚至还会和品味独特的另一位成员凑到一起看。但是,这并不适用于现在的这种情况。
封面上画着的两个人,叶月阳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上面那个橘红色的头发还扎着小马尾,而下面的那个则是墨绿色的头发,头顶还有两根标志性的呆毛。
怎么看……都是他和夜吧?
“咚咚——”
就在阳还思索着这本书籍的来历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阳——”


002.
糖罐罐: @玻璃糖罐
“阳?在做什么呢?”夜推开阳的房门,想拿些自己和葵制作的甜点给阳,却发现他趴在书桌上。

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动静,似乎是睡着了而没有反应,夜把甜点放在桌上,小心的离开房间不发出任何声音。

叶月阳听着夜的脚步声走远了才从桌上起来。那本书被他护着没有被夜看见,带着情色意味的封面让他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里,虽然和夜是恋人但是他们的关系还没进展到这一步,这让阳更加心烦。

于是他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战友发了一通讯息。

卯月新在拆开包装之后愣愣的看着封面,大大的写着新葵R-18的字样。自家恋人的胴体被细细描绘,迷离的眼神和潮红的脸颊让他不禁也老脸一红。

虽然还没有搞清楚书籍的来源,但是收到了阳的讯息,他只好先跑一趟到Procella的楼层。

“阳——我进来了——”
“好慢啊你。”
“因为有点事情⋯⋯好的,请问阳君特地发讯息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叶月阳沉默了几秒钟,他看了一眼放在台子上的八月兔和九月兔,拿起那本书给新看,“莫名其妙收到的⋯⋯”

卯月新扫过封面,眼神脸色透露出“我是老司机”的感觉让叶月阳有点不爽。“我也有收到,我和葵的。”

阳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新,“真的假的?那你的感想?”
“画的简直一模一样啊,在make love的时候葵的表情确实是那个样子呢,真可爱”
“突然说英文干什么⋯⋯等等,你和葵酱已经!?”
“对啊⋯⋯欸——我还以为你和夜也是啊——”

叶月阳很想反驳,但是事实无法改变,额头上冒出青筋一句话也不说,只能恶狠狠的看着背叛自己的战友。

“阳⋯⋯你的眼神再怎么可怕也不会像始桑一样可怕的。”


003.
杏仁: @Kilig·「杏仁」·想吃人!´<_`
  叶月阳在心底酝酿了一下,十分悲痛的发现,他好像确实吓不到某个在楼下经常被国王大人阴沉着脸进行‘物理教育’的卯月新,只得朝他摆了摆手,“……那你这家伙就赶紧闭上嘴别让我想揍你!”
  他烦躁的把那本书从卯月新手里夺回来,刚想发泄似的把书拍在桌上,又怕惊扰到刚刚以为自己在睡觉的长月夜。看着自己对面满眼都写着‘你砸啊,快砸,我就可以看好戏了’的卯月新,叶月阳表情扭曲了几秒,最后还是作罢,将手部运动拐了个弯,把那本让他感到心烦意乱却又让人面红耳赤的书扔到了床上,挫败的将手撑在了书桌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没事啦兄弟,即使你还没跟夜做过我也不会借这个嘲笑你的啦——不过果然还是比你大啊~即使这种事上快你一步。”卯月新毫无表情的走上前坐到了床边,重新拿起了那本小册子翻看了起来,“而且以后你说不定还能学习下这里面的姿势哦~我看看——啧啧啧,你在这里面都是个傲娇啊,喜欢夜还不承认……”
  “烦不烦啊你!”叶月阳伸出腿想去踩他的脚,在被躲开后愤愤的开口想嘲讽对方,“你这个年龄比我大还没我高的小矮子!”
  “可我在经历上比你丰富啊~”卯月新抬着脚冲他扮鬼脸。
  “你……!”叶月阳没话说了,平日里那张吐的槽能和霜月隼房间里的周边还多的嘴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刻薄的话来,“……啧,别管那些了,我喊你过来不是谈论这些的!”
  “哦?”卯月新重新坐回了床边翘起了腿一副大爷样,“那我们这位,还没和心上人进行过爱的教育指导的可怜的、OS组的一员,叶月阳同学,你找我来是干嘛的呢~”
  叶月阳也懒得再跟他计较,朝他翻了个白眼继续往下说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这种书是从哪里来的,我觉得它们要出现在这也不会很容易吧。”
  看人不陪自己闹了,卯月新耸了耸肩膀,也收起了那欠揍的态度和他讨论
  “这东西嘛,我当时在楼上收到时就粗略的翻了一下,是没有条形码和价格的。刚刚也看了眼你这本,同样也没有,这么看来,应该能暂时确定这个书不是正规贩卖的吧。”
  “你这不是废话!”叶月阳又想不顾形象的翻个白眼给面前的人看,可为了自己不变成一个白眼狼的形象他还是忍了下来,“啊——拜托你,封面是那种……那种诡异的东西,谁会那么光明正大的印条形码啊!”
  “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女孩子就喜欢这套?”卯月新毫不在意的说着,“还有,什么叫诡异啊,着好歹上面的人也是你自己吧。”

  这么一经提醒,叶月阳才想起来,现在确实有挺多女孩子们喜欢这种东西,大概是什么……‘腐文化’?
  在如今这个网络技术发达的时代,他在没事的时候也喜欢上上网,随意的搜寻于有关自己的消息。
  那是在还未对长月夜告白之前的一个暗恋期,他偶然看到一个名为《深入分析:叶月阳和长月夜的二三事》的贴。一时好奇就点进去看了下,结果里面的内容让他差点以为自己的感情被什么八卦记者曝光了。
  在那个帖子里有一个起名为“陽夜推”的马甲,那人从Procellarum刚出道说到现在Procellarum成为热门团体,从演出时的舞台说到光碟里的花絮,从两人的眼神说到日常的对话,分析的那叫一个具体,那叫一个透彻,仿佛只有她还没分析出来的,没有不能分析的。
  有些地方明明只是无心之举,却被这个马甲说的头头是道,连叶月阳自己都要信了。
  从此之后,他就被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趁着空闲时间接二连三的把两队成员的名字都搜索了一遍,了解到了一堆“海隼”、“春始”之类的词汇,导致那几天他看向年长组四人的眼神都不对了,还被文月海和弥生春两位前辈关心的问到是不是被隼那家伙气傻了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想到这,叶月阳也没辙了,瘫在椅子上双眼放空望着惨白的天花板,仿佛那就是他苍白无力的人生,“……那你的意思是,这东西是那些狂热的粉丝送进来的?”
  卯月新看向他,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把书翻的哗哗响,“你别是吃了过期咖喱吃坏了脑子吧?你觉得做我们这行的收到的礼物,会就这么不被检查的递进来?也太小看这边的安保系统了吧,我可是半夜出门想买个草莓牛奶都被拦下来过的人!”
  “谁跟你似得半夜出门就为个草莓牛奶……等等。”叶月阳反应过来了,从电脑椅上弹起来看向卯月新,“你的意思是,这东西不可能从外面进来?”
  “对,一般都是要经过保安大叔的检查,拆开确认过后才会交到我们这里吧。”
  叶月阳不可置信的深吸了一口气,皱起了眉,“那你的意思就是……”
  “是的,”卯月新猛的把书拍在叶月阳的大腿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这东西可能是宿舍内的人放在我们桌上的。”
  “F○ck你打我干吗啊!!!”
  “因为打自己好疼。”
  “我也很疼啊!!”
  “可你蠢,我以为你不会疼来着。”卯月新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看向他,“好了别磨蹭了,赶紧赶紧,想想最有可能做这种事的人。”
  “待会一定拍回来……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最先怀疑的肯定是他吧……”
  “嗯,我也觉得……”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点了点头,同时看向了桌面上相框里夹着的那张全员照片,而在照片中间偏左一点,站着那位永远带着迷之笑容还一身雪白的Procellarum的队长……

  霜月隼。


004.
辰弥弥: @牧辰弥弥弥
“隼!出来!”叶月阳瞪着眼前紧闭的房间门,试图用眼神把这扇门消灭。

  “隼桑——你在吗——叶月阳君已经企图用眼神射杀这扇门了哦——”

  ……一片寂静。

  叶月阳转了转门把手,发现把手被从里面牢牢地锁着,转头看一眼站在自己旁边面无表情的卯月新,“突入吧。”

  “诶?那要是门坏了……”

  “好啰嗦啊你!有什么事算我头上!”

  “是~”

  “3、2、1!哇啊!”

  “啊,隼桑开门了啊。”

  “唔,阳,吵醒别人的美梦是不好的哦~”打开门的魔王大人靠在墙边一副睡眼迷蒙的样子,让阳的额头上又蹦出几个井字格。“你——”双手架住被隼突然开门没来得及收住脚步差点摔一跤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想要冲上去拎霜月隼领子的叶月阳,卯月新看向此时已经睁开眼的隼,“隼桑,请告诉我,那两本R-18以我和葵、阳和夜为主角的漫画,是不是你送的。”

  “嗯?啊,那两本漫画啊,是的哟~还喜欢吗?”

  “嗯。”

  “嗯什么鬼啊!要是被夜看到了怎么办!”

  “嗯哼哼~那可是隼桑我精心挑选之后送给你们的哦!”

  “……你果然是想打架吧?”甩甩手,阳又抡起了拳头,“冷静一点阳,隼桑可是精心挑选之后送给我们的,要好好答谢才行啊。”

  “你,到底和谁一边的……”叶月阳只觉得摊上这个迷得不行的队长心很累,摊上卯月新这么个队友心更累了。

  “当然是站在,小黄漫这一边了。”叶月阳表示,现在他比较想往卯月新的脸上抡拳头。

  “啊!说起来,葵和夜我也有送哦~是和送你们的不一样的!两天前就给他们了,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呢~”随着话音的落下,眼前的房门再次禁闭。一片寂静。

  “……”

  “这下可真是……”

  “新,你往旁边让让。”

  向后退一小步,卯月新看着阳深呼吸的动作,待他摆出架势准备撞开门的时候,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人的衣服,“我靠!你干嘛!”

  “阳,冷静一点。葵看没看我不知道,不过要是夜看了,那对你和夜发展下一步也有好处嘛。”

  “……哈?”

  “所以,去问问吧!”拍拍阳的肩膀,新郑重的说道。


005.
洛柒柒: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就是我自己)
葉月陽觉得这是他有史以来过的最长的一天也是最难过的一天,眼下除了去找夜也没其他的法子了。
如果说用一句话来形容葉月陽现在的心情的话,那就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肩膀上还隐隐残留着卯月新拍过的力度。
真tm疼……那个草莓牛奶狂人下手怎么就没个轻重。
不爽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葉月陽推开了長月夜的房门“夜?你有没有收到隼那家伙寄给你的……?!”

“啊……y……you!”陽的突然出现吓得長月夜一抖,慌乱的把什么东西往身后藏去“你,你怎么来了?”
“夜……你的脸好红,怎么了吗?”发觉長月夜的不对劲葉月陽慌忙上前询问。
“没……没什么。”

太不对劲了。
葉月陽这么想到。
第一,長月夜的房门是虚掩的一般来说葉月陽突然闯入長月夜一定会生气说教。
第二,長月夜在他进来的时侯似乎藏了什么东西在身后很显然不想他看到。
第三,長月夜的脸有点太红了吧!连他的袖口处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也泛着淡淡的粉色。
夜在瞒着什么。

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葉月陽便突然凑近把夜抵在墙上,双手环住他,薄唇贴上他的侧脸,从他的侧脸滑至耳廓轻轻的触碰。
“夜……。”
感受到自己幼驯染的动作夜除了僵直了身体接受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身后的手突然一轻,長月夜反应过来时,那本被自己藏在身后的书已经暴露在葉月陽视线里。

熟悉的画稿。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葉月陽觉得有点想除了隼以绝后患。

“夜……”
“陽,陽你听我解释……”長月夜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几乎弱不可闻。
葉月陽觉得心情有点复杂,他看了看手里的书又看了看面前脑袋快要垂到胸口的長月夜,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夜,把衣服脱了吧。”
“诶……诶?!!!”

然后陽打了夜的屁股。
——————强行end——————

※※※碎碎念※※※
轻禾禾:强烈要求有FT!
洛柒: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轻禾禾:没有!
洛柒:说好的爱我一辈子呢嘤嘤嘤QVQ
于是我们有了FT(……)
轻禾禾的FT:“叫我起头我是拒绝的,所以我打算搞事。”
※※※
洛柒:糖果罐来我们写个FT吧!
糖罐罐:诶?我其实很想看后面写的啥ww
洛柒:没事!反正人看不懂!
糖罐罐:∑惊!╭(°A°`)╮
糖罐罐的FT:“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寫了很像黃段子但又不是黃段子的東西。”
※※※
洛柒:杏儿~~~
杏仁:柒儿~~~
洛柒:关于这次联文写一个FT最好两句话完结现在立刻马上不然离婚。
杏仁的FT:“为了不跟洛柒柒离婚所以我写了这个并不符合我话唠气质的FT,我写了2000字我觉得这个整数让我很开心。”
洛柒:别说了,我爱你。(柒柒二连)
※※※
洛柒:辰弥弥你快点写我还等着催FT呢!
辰弥弥:我。不写。(洛柒柒专属微笑.jpg)
洛柒:妈卖批!!!我也是被逼的!
辰弥弥:是。轻禾吗?
洛柒:没错就是我温柔可爱的轻禾禾。
辰弥弥:那。轻禾的面子我给。你的。不给。(洛柒柒专属微笑.jpg)
洛柒:妈卖批哦!!!!!!!!
辰弥弥的FT:“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是前面的人真的写的太好玩了hhhhhhhh”
※※※
洛柒的FT:“写到最后突然自豹自弃系列。oocoocooc仅供娱乐!!!!!!!结局跟闹着玩一样(……)姑且……算是搞定了!原本echo也参加了接龙无奈学业重www如果下次能一起来玩就好了w”
※※※※※※
pps:(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大概是洛柒柒又疯了吧。)
题目的来源是洛柒和轻禾禾的聊天。
柒:来来来我们给接文想个名字吧。
禾:什么 还要名字的吗???
柒:那这篇名字就叫《什么 居然有名字的吗》吧!
禾:呆住.jpg
禾:《这是一篇接龙故事》
柒:做人简单点,就叫《故事》吧!
柒:不行不行要点题,那就叫《事故》吧!
禾os(这个文怕是药丸)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6)
热度(78)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