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阳夜】双世契约❀主阳夜微新葵 上

  • 文章总整理戳这里

  • 配图封面请走这里: 封面   @吸新使我快乐 

  • 零零散散写了很久的爆字数上篇八千多个字x

  • bug有应该还不少,ooc,ooc,ooc【手动高亮】

  • 下篇是什么我听不到咕咕咕。

----------

*

   “陽今年似乎又长高了点……。”

   長月夜看了看粉着白灰的墙上那一道道陈旧的划痕,手指在上面比划了一下,然后踮起脚尖在更高的地方划下一道新的划痕。

   “嗯。”葉月陽看着面前对比着两个人身高的長月夜,突然伸手将人抱到了怀里,贪婪的呼吸着長月夜身上特有的甜味,一时间有点恍惚。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長月夜一愣,有点慌乱的轻轻推了推抱着自己的人“陽……!爷爷还在……!”

   “夜。”陽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在夜的耳边炸开,低沉的嗓音一下一下拉扯着夜的神经“你要什么时候才肯和我签订契约?”

 

   这是一个可以预料到答案的问题。

   葉月陽一直很明白的,長月夜不肯和他签订契约。

   果不其然,下一秒,夜别扭的撇开视线,带着点慌乱的推开葉月陽的怀抱,笑着搪塞说天要亮了要去给爷爷做饭,便往屋里走去。

 

   今天也依旧没有签订契约。

   葉月陽枕着一只胳膊躺在一棵粗壮的树枝上,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大口,眼睛微微眯着看着远处泛红的天空。

   天要亮了。

   “啧。”葉月陽坐起身早,随手丢掉手里的苹果,从树上一跃而下,最后看了一眼長月夜家紧闭的大门和厨房里冉冉升起的炊烟,双手抱在脑后枕着,悠闲地离开了。

 

   長月夜站在窗边,直到那抹赤色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才慢慢地收回视线转身去掀起灶台上蒸笼的盖子,盖子掀开的一瞬间蒸笼里涌出一股股白色的水雾,还在放空状态的長月夜被突如其来的热气烫到,白皙的手指瞬间变得通红,長月夜倒吸一口冷气,手里的盖子也应声落地。

   “怎么了怎么了?”闻声赶来的老爷子推开厨房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孙子烫红的手指。

   “怎么这么不小心。”老爷子一边斥责長月夜的不小心一边找来冷水给他泡着“就这样泡一会,我去村口的大夫家拿些膏药来。”

 

   水大概是新打来的井水,经过夜晚的寒温变得冷冽,手上的灼热与刺痛感很快便消去了一多半,長月夜将手捞了出来,指尖的红晕已消去了大半。

   “啊……!”長月夜突然想到了还在灶台上的蒸笼,慌忙拿起面前的木盆,将水浇到柴火上,一股烟窜了出来,吓得長月夜往后一躲。

   可惜了这笼桃包啊……。

 

*

   用了老爷子拿来的膏药后,長月夜便开始了一天的劳碌,先是要去树林里捡一些柴火供烧火用。

   和陽的初见就是在树林里。

   那时候的長月夜才只有十岁出头,水灵灵的人往树林里毫无防备的一站简直就是一盘美食珍馐赤果果的摆着,撩拨着树林里那些暗处蠢蠢欲动的魔物的神经。

   “喂,小鬼。”

   大半夜的一个人在树林里本来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更是吓得長月夜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稚嫩的脸上带着害怕的神色,让坐在树上的目睹了一切的葉月陽心脏猛地一震。

   葉月陽原本的意思是警告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让他早些离开,之后他的死活便和自己没关系了,可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这么晚了居然敢一个人出来,不怕魔物把你吃了吗?”葉月陽从树上跳下,落在長月夜面前,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在抬头的一瞬间,暗紫色的眸子里有流光闪过,長月夜身后立即出现了哗哗哗的响声。

   長月夜警惕的回过头,却发现原本黑的可怕的森林变得亮堂了许多,是月光。

   “我帮你赶走了那么多魔物,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葉月陽的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看得年幼的長月夜心里犯祛。

   “小不点,你是在发抖吗?”见人没有反应,陽就变本加厉的上前想要将这个小家抱起来。

   然而下一秒,長月夜将手里的篮子往葉月陽张开的双臂里一塞,这一举动让葉月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顺势看了眼手里的篮子,看到了一个类似于桃子一样的东西。

   “桃,桃包给你!我,我不好吃的!”

   这下葉月陽彻底乐了,他伸手掐了掐小家伙肉乎乎的小脸,调笑道“这下可难办了,要想我不吃你,和我签订契约才行哦~”

   “不行!”本来是开玩笑的话语,没想到就这样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葉月陽着实有些不爽,他弯下身,身体四周散发出的强烈气场,让原本就昏暗的树林又暗了几分,四周的树木被不知名的风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巨大响声。

   葉月陽紫色的眸子在黑暗里闪着妖冶的光。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長月夜吓得不轻,惊慌失措的往树林外跑去,本来这场闹剧会在長月夜逃回家中后得以剧终,但是偏偏来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魔物挡住了長月夜逃跑的路线,長月夜吓哭了,年幼的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弱小。

   魔物不断的接近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長月夜,散发着腥臭味,熏的長月夜一阵干呕。

    “在我的地盘下,几时轮得到你放肆了。”阴风四起,就在長月夜万念俱灰之时,他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抱在了怀里,迷糊间,他看到那个有着赤色头发的狱族,紫眸里杀意流转,唇角勾起像是嘲笑。

    原来狱族是有温度的啊。

   失去意识前,長月夜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

 

   那天夜是在葉月陽的怀里苏醒的,醒来时,天边已经开始泛起了白光,也就是说狱族这个时间已经该寻找一个避光的地方休息了。

   而现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狱族正有点别扭的抱着怀里这个小小的人类,带着点紧张,见怀里人醒来了才稍稍放松了些,有点尴尬的面对着怀里孩童疑问的目光,轻咳了一下“小家伙,昨晚有人类在树林里找你,下次别那么晚来树林了,死了我可不管你。”

   “嗯。”夜小声的嗯了一声,灰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葉月陽“可是你是狱族吧……?为什么不杀我呢?”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葉月陽的心里,葉月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因为……你已经是我认定的人类了。”

   “诶?”

   “好了,我该走了,那群人类也差不多发现这里了。”葉月陽放下夜,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長月夜仰着头看着这个高他许多的狱族,逆光之下,狱族的脸上错落着深深浅浅的阴影,紫眸中泛着幽幽的光,看得夜有点出神。

   充满危险气息的诱惑。

   “我……我叫長月夜。”夜怯怯地说到。

   “好的夜。”陽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他俯下身子,手指勾起夜还有些稚嫩的脸庞,在那双紫色的眸子对上夜灰蓝色的眼瞳时,陽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随后夜感受到自己的嘴角覆上了一个微凉的东西。

   “夜,用你的灵魂深深地记住我,你将是我的命定之人,我的名字是,葉月陽。”

 

*

   “所以说你还是没有和夜签订契约啊。”

   “就你话多。”葉月陽抄起一个桃包朝身边的人影狠狠丢过去。

   卯月新精准的抓住了桃包,疑惑的凑上去嗅了嗅,一股甜味钻入鼻腔,见一旁的葉月陽拿起一个桃包咬了一口,便学着也咬了一大口。

   “这是什么,味道不错。”卯月新嘴里还塞着一大口桃包,说话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这可是定情信物~”葉月陽笑着咬了一大口桃包,炫耀般的微笑挂在嘴角。

   “定情信物啊……”一旁的葉月陽只顾陷入自己的甜蜜幻想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卯月新一脸的若有所思。

 

*

   “所以说……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皋月葵第一百零八次回过头看着身后这个黑发的狱族无奈道。

   几天前皋月葵在白天的树林里无意间撞见了这个狱族,这个狱族好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他一时心软把这个狱族藏在了一处山洞里面,每天给他送药送桃包,狱族恢复能力很快,等到狱族病好了皋月葵也觉得不能继续见面了,可是这个狱族却好像缠上了自己的样子。

   不能由着这个不知道是何居心的狱族跟着自己了。

   这样想着皋月葵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狱族“我救了你不是为了要回报,前面就是人类的村子了你还是不要在跟着我比较好。”

   “诶——葵好冷淡……”

  “不是冷淡,是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属于一个种族的——所以说不要再跟过来了,也是为了你好。”说罢皋月葵又转过身继续赶路。

   “葵……”

   “还有什么事吗?”

   “桃包。”

   “原来是饿了吗……早说啊……”皋月葵松了口气,从手边的食盒里拿出了一个桃包递给了狱族。

   狱族伸出手,却没有接过桃包而是抓住了皋月葵的手腕,轻轻一扯将人带到自己怀里。

   紧接着皋月葵感觉自己耳边覆上一个柔软的东西。

   “葵都已经,把定情信物给我了呢,我怎么能离开呢。”

   “什……?!”不等皋月葵的疑惑说出口,下半句话就被硬生生堵了回去。

   卯月新并不急于就这样攻略皋月葵的防线,反而在他柔软的唇上一下又一下细碎的轻吻着,皋月葵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了,又在卯月新轻柔又缠绵的攻略下慌了神,反而忘记了要去推开面前的人而是僵着身子不知如何回应。

   “葵……”卯月新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的声音唤出葵的名字让葵潜意识的张口就要答应,不想新趁他张口的一瞬间入侵了他的口腔。

 

   有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中传递,葵却无法分辨出究竟是自己的还是狱族的血,铁锈般的味道非但没有让葵清醒反而更添了几分沉迷。

   大概是,沦陷了吧。

   这样想着卯月新却一点点停下了动作,恋恋不舍的吮吸了一下皋月葵微微出血的嘴唇,血奇迹般的被止住了。

   “这样,葵就是我的人类了。”

   皋月葵轻轻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张生的极其俊秀的面孔,猝不及防撞进了那双波澜不惊的黑眸,葵感觉到自己的胸腔有什么东西咯噔的漏了一拍。

   卯月新伸手抚上葵泛着红晕的脸庞,细腻的触感让新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动作,葵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有些莫名的害羞,垂着眼眸不敢动弹。

   “葵愿意和我签订契约吗?”

   不得不说皋月葵现在想了很多很多,但是眼前的狱族目光又真诚的让人想躲,犹犹豫豫从口袋里拿出了贴身携带的朱砂和笔。

   他是有考量的,契约的事多多少少他还是知道一些的,这张符一旦画好贴上去会发生什么皋月葵也很明白。

   像是要确认些什么,他抬起头看着卯月新“新,你觉得我有能力做你的人类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卯月新愣了一下,但是他所能看到的是皋月葵眼中的认真与坚持。

   心动是一瞬间发生的事,陪伴却是要用一辈子的。

   卯月新的额头轻轻地抵住皋月葵的额头,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里似有流光划过,他死死的盯着皋月葵水色的眸子,唇角缓缓勾起。

   “葵眼中的光,我想和葵一起看。”

 

   签订契约的步骤并不是很多却是有些繁琐的,根据卯月新的说法两个人在接吻时已经完成了契约的一部分,就在葵所感受到的血腥味的时候,血液的交融是契约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皋月葵深呼吸了一下,提笔沾了朱砂写好符纸贴在了卯月新的额头上。

   胸口处突然泛起一阵灼热感,葵猛地往后退了几步,手掌按在胸口像是要止住里面源源不断涌出的灼热感。

   手指尖传来毛茸茸的触感,像是小动物的皮毛,皋月葵感觉到怀里似乎多出来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只黑白相间的绒球正在葵的怀里蠕动着。

   “……这……”

   “竹熊。”卯月新像是看出来了葵的疑问回答道“我们的孩子。”

   “……?!”

   皋月葵还在迷茫于卯月新那个听上去不伦不类的解释,而卯月新则是没有一丝犹豫的将他怀里一只同样毛茸茸的东西塞到了葵的怀里“这是我的竹熊,我们俩要互换,这是契约的证明。”

   “契约……完成了吗?”

   “完成了,从今往后皋月葵就是卯月新的专属了。”

 

*

   “所以说……葵你和狱族签订了契约?”長月夜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皋月葵。

   两个人是因为家里的商业往来认识的,由于兴趣相投所以说经常一起交流。

   “感觉上来说……”葵轻柔的抚摸着怀里的竹熊,嘴角漾起一丝笑意“他不像是什么坏人,而且始桑不也和狱族签订了契约吗?这种契约理论上来说,更像是狱族与人类之间的互利互惠吧。”

   听完了皋月葵的解释,長月夜猛然间想起了那个曾在幼时出手搭救而后一直跟着他诱惑他签订契约的狱族。

   “怎么了夜?”见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葵担心的询问道。

   “没什么……”長月夜摇了摇头,葵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

   “…………”

   葉月陽看着身边逗弄着小竹熊的新心情复杂。

   为什么这家伙突然就和人类签订了契约?!明明陽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身负重伤快要死了的样子。

   想到这,陽突然惊醒,他认识卯月新是在几天前,卯月新受到了什么东西的袭击身受重伤,葉月陽那天告别了夜回到自己的栖息地却发现躺着一个同类,正要发火时却发现这个同类已经奄奄一息,是绝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的,为了不被惹祸上身葉月陽便隐在暗处观察着这个狱族。

   疑问是在一个浅金色头发的人类出现后才得到了解答,那个人类对卯月新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再加上狱族自身强大的恢复能力卯月新很快便痊愈了,也发现了藏在暗处的葉月陽。

   然而不等葉月陽和卯月新做什么沟通两个人便一起遇到了袭击,两个人能力都不差,成功的击退了对方,两个人的缘分也就这么结下了。

   这么说来,卯月新八成是和那个小金毛订了契约。

   这么想着葉月陽又抑郁了,自己这都追了这么多年了都没追上,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就搞到手了。

   不爽的情绪促使葉月陽伸腿踢了一脚身边坐着逗熊的卯月新。

 

   卯月新也知道陽是心里不平衡,何况他现在处在和葵签订了契约的欣喜中,也不还手,只是拿着肉乎乎的竹熊凑到葉月陽面前“来——kiki给葉月君打个招呼~”

   竹熊动了动脑袋,听话的一爪子拍到了葉月陽的脸上。

   “……签订了契约白天就可以出去了吧。”

   说罢,葉月陽微笑着,把卯月新赶了出去。

 

*

   来的太快了。

   葉月陽这么想着加紧了脚下的步子。

   不远处的新递给了葉月陽一个眼神,两个人兵分两路,往丛林的深处潜行。

   几分钟前,葉月陽刚将卯月新踢出洞口的时候,卯月新缺意外的没有说什么缺德的言语,反而抱着怀里微微发抖的竹熊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葉月陽也不是傻的,空气中愈来愈浓重的腥臭味与铁锈味昭示着来者皆非善类,本能的紧绷起身体,警惕着四周。

   令人作呕的气味越来越浓了,陽突然想起了什么冲新说了句什么后,两个人转身往丛林深处跑去。

 

   “这里离人类村庄太近了。”

 

   丛林的深处终止在一处断崖,远远的看到黑黢黢的深谷,葉月陽便知道已经是绝路了。

   很快卯月新也到达了断崖处,两个人背靠着背防备着丛林中的杀意,这是抵御眼前未知袭击最有效的方法了。

   “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卯月新。”葉月陽用余光瞟了一眼背后的卯月新,卯月新也是一脸严肃,竹熊被他小心的护在怀里。

   “这些魔物想要攻占这座山林,清除这座山里的狱族只是他们计划里的第一步。”卯月新说道。

   “那他们还真是打错算盘了。”葉月陽勾起一个像是嘲讽又像是自我安慰的笑。

   丛林中的黑影突然顿了一下,随后蜂拥而至。

   “要上了!新!”

   “啧。”

 

*

   已经是后半夜了,到了约定给陽送食物的时间了,可是長月夜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葉月陽出现。

   “夜?”

   正当長月夜咬牙准备踏进树林的时候,葵突然出现在了長月夜的身后。

   “啊……葵?你怎么在这里?”

   “今天约好了新要来找我把契约的事情给家里人坦白,可是到现在新都没有出现。”

   “新是……?”

   “卯月新,我的狱族。”

   “啊……这样,我也是来找一个狱族的。”

   “夜也和狱族签订契约了吗?”

   “没……爷爷他不会同意的……”

   皋月葵安慰的拍了拍長月夜的肩膀,笑了笑“那既然遇见了,就一起去找他们吧,两个人在一起也安全些。”

   “啊,谢谢葵了。”長月夜回给了皋月葵了一个微笑,两个人互相鼓了鼓气,一起踏入了眼前充满着黑暗与未知的树林。

 

   夜晚的的树林,是人类的禁区。

   但是今天树林里却安静的异常。

   長月夜的内心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不安感,自己的手腕被皋月葵紧紧地握着,長月夜可以感受到皋月葵的不安,因为他有些抓痛自己了。

   但是这种情况下,些微的疼痛感可以让人保持清醒,所以说長月夜并不排斥来自手腕的力度。

   長月夜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皋月葵,可是眼下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且那种从内心蔓延开来的恐惧感死死的锁着他的喉咙使他无法发声。

   真的很讨厌,这样胆小而又没用的自己。

 

   “到了。”

   皋月葵突然停了下来,長月夜还沉浸在自责之中,措不及防的撞在了皋月葵的身上。

   “啊……抱歉啊葵……”

   “夜……”皋月葵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又在自责了吧。”

   “……抱歉我……”

   “夜。”葵突然没有了笑容,眸子里透着认真,两个人身高差距并不大,但是葵平时都是一副温和的笑颜,这样严肃的表情让長月夜心里不由得一颤。

   “夜,你真的是是因为你的爷爷不敢签订契约吗?”

   毫无任何修饰的话重重地砸在長月夜的心脏上。

   咚咚——咚咚——

   長月夜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沉重而又繁复。

   “我……”

   “不是吧,夜,不是吧。”

   長月夜第一次觉得平日里温和的葵也会这么的让人害怕,并不是因为他生硬的语气和步步紧逼的追问。

   而是因为,葵的每一句话,都在狠狠的挖掘着隐藏在長月夜内心深处的秘密,那个隐藏了许多年连長月夜自己都要忘记了的秘密。

   看着長月夜抱着脑袋一点点蹲了下去,脸上满是无助与惊恐,皋月葵有点于心不忍,努力了好久的强硬一瞬间烟消云散,他慢慢地蹲下去微笑着摸了摸長月夜的头发。

   “没关系的夜,如果你能正视自己的内心,都还来得及不是吗?”

 

*

   “切。”葉月陽啐了一口血沫,退回到卯月新的身边“数量,太多了啊。”

   “嗯……”卯月新也背靠着葉月陽为了护着怀里的竹熊他一只手不能动弹,另一只受伤沾了些许血液“是车轮战。”

   “如果现在能一个人打破他们的阵型就好了,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啊玛德。”

 

   “新新!慢点啊!”

   正在陽和新两个人陷入苦战的时候,熟悉的声音让新突然僵直了身体,随后冲着声音的来源大吼一声“别过来!”

   那是陽第一次见到卯月新除了淡漠外的其他表情,葉月陽第一次觉得这个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狱族也是有软肋的也是会害怕的。

   然而这一声话音还未落,一个白乎乎圆滚滚的东西就冲破了围着陽新两人的包围圈,扑到了新的怀里,一个缺口就这么出现了。

   紧接着陽看到缺口处跑来了那个浅金色头发的少年和他的夜。

   “哇唔……!看起来来的不是很巧啊……”皋月葵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两个人到达了山洞发现了并没有两个狱族的身影,正想着去哪里寻找,葵抱着的新新突然挣脱了葵的怀抱,一路往丛林深处跑去,皋月葵也来不及多想直接追了上去,長月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了上去,没想到快到断崖之时新新的周身发出白光,一下子冲破了面前的黑色屏障,紧接着他们便看到了失踪了的葉月陽和卯月新。

   “怎么说呢……既然有了缺口,就速战速决吧,新。”

   “知道啦——葵,看好我们的孩子。”

   卯月新将两只圆滚滚的肉球塞给了皋月葵,随后和葉月陽一起上去从缺口处彻底撕烂了魔物们的阵型。

   狱族锐利的指甲划过那一团团黑色的浓稠物喷溅出鲜血,昭示着魔物的死亡。

   長月夜站在皋月葵身边,灰蓝色的眸子里满是葉月陽沾着少许鲜血的侧脸,看起来迷人而又危险。

   这,就是狱族吗?

 

   有了葵和夜的突然闯入,魔物阵型被打乱,陽和新很轻易的便将那些四散的魔物给清理掉了。

   一时间,地上满是黑色的尸体和散发着腥臭味的血液。

   “还没成形的家伙也敢在我们狱族面前放肆。”葉月陽看着一地的惨状,暗紫色的眸中散发着幽幽的光。

   “葵,你怎么来了。”新并没有和葉月陽一样的兴趣,他急促的跑到皋月葵的身边检查着葵确认对方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倒是新,一直没来我很担心。”葵笑着伸手抹去了新脸上的血迹,这一个简单的动作看的長月夜心底一颤。

   “夜……”葉月陽自己伸手抹去了脸上的血迹“吓到了吗?”

   看着陽毫不在意的笑容,夜觉得心脏被狠狠的揪起了一块,他慢慢地走到葉月陽的面前,从口袋里翻出来了一直偷偷随身携带的符纸。

   “夜?”陽看着夜的举动有些惊喜的看着夜。

   “我想让陽和我一起,看到阳光。”

 

*

   被陽亲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急躁的,迫不及待的,却又温柔的一塌糊涂的。

   長月夜从来没有觉得脑子有这么的乱过。

   真的是因为怕爷爷不敢签订契约吗?

   不,不是的。

   長月夜伸出手环住了葉月陽的脖子,葉月陽在震惊之余看到了夜眼角的泪水,他轻柔的为夜擦去泪水,加深了这个迟到了太久的吻。

 

   長月夜是个胆小鬼,他担心自己无法救赎葉月陽,他担心自己没有能力去背负葉月陽所背负的罪孽。

   所以说他退缩了,拿着爷爷当幌子拒绝了葉月陽,拒绝了这个守护了他那么多年的狱族。

   但是现在,都过去了不是吗?

 

   一股黑色的气体从一个死掉的魔物尸体里蹿出,对着長月夜飞快的刺去。

   一旁发现不对的卯月新那一句小心还没有说出口,長月夜便被那股黑气缠住。

   “夜!”发现不对的陽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長月夜被黑气缠着拖到断崖边上。

   “陽……!”

   “夜!别怕!”陽冲上去却不敢轻易动手,眼下稍微一个失手都会对夜不利“放了夜!不就是这座山吗!想要就拿去!”

   黑气突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奇怪笑声“不会的,我不会让你们狱族如愿以偿的!”

   黑气突然没入了長月夜的胸口,献血喷洒在空中,与此同时黑气也消失在了空气中,失去了依附力的長月夜从断崖处笔直的摔了下去。

   “夜!!!” 

   几乎是瞬间,葉月陽一跃而下。

   卯月新和皋月葵慌忙趴在断崖上看下去,却发现原本黑暗的深谷,由于天边破晓的原因产生了大量的云雾。

   “陽!夜!”

 

   身体在下坠,胸口在发痛。

   長月夜艰难的睁开眼,上方不远处葉月陽的面孔在云雾中愈来愈清晰。

 

   “夜,别怕,我在呢。”

   “嗯。”

 

*

   坠地的疼痛感席卷着身体的每一寸骨骼。

   葉月陽顾不上其他了,用尽全力支起半边身子找寻着長月夜的踪迹,最后他成功在不远处看到了同样再找他的夜。

   葉月陽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用这副称得上残败的身体爬到了長月夜的身边。

   他只知道他要见夜,他要夜平安。

 

   長月夜安静的躺在地上,身上有被碎石划破的痕迹,胸口的伤口还在冒着少量的血。

   葉月陽想伸手为夜抹去眼角的泪水,可是他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陽……”

   夜突然虚弱的开口道。

   葉月陽惊喜的支起身子看着夜,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我……我要抛下陽了……”

   “夜……”葉月陽无力的握住長月夜已经是冰凉的手,努力的挤出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夜……你看着我,然后认真的记住我……我会找到你的,无论多久,下次见面一定要认出我,夜。”

   眼底一阵阵的泛着湿润,身上的疼痛已经无法感应到,但是胸口处源源不断的绞痛让陽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陽……”夜笑着看着陽,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唇角却挂着一个温柔的笑“真的好罗嗦啊……”

   说罢,長月夜慢慢地阖上了眼睛,那一丝笑容也在他秀气的脸上逐渐凝固。

   葉月陽甚至来不及悲伤,便失去了意识。

 

   山谷里静悄悄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阳光照射到了山谷的崖壁上,金灿灿的好看。

   在光芒触及不到的阴影里,一个狱族一个人类安静的躺在地上。

   在光芒所能触及的地方,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想写了很久的太极终于冒着被官方爸爸啪啪打脸的风险搞了出来。

顺便,阳哥没死,死的是夜夜恩。

感谢帕博的配图!他是天使!

望食用愉快❤


什么?你问下篇?

咕咕咕我们有缘再见。

评论(34)
热度(111)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