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放下你口中的世俗来与我接吻吧。

是一个很差劲的人。
目前努力想要提高中。
励志把帕博大宝贝宠上天!

【新葵】理所当然的爱情

文章总目录

 @年菜 的点文√据说今天是日本的七夕节这也算是一个小贺文吧√

通篇糖请放心食用√我已经多久没写过新葵了(。)

用实力说明我已经废了(。)

我终于码字了哈哈哈哈哈。

可能会有对应阳夜篇,看心情(。)

---------------

    「该起床了,arata——」

   熟悉的声音将还在睡梦中的人扯到了现实,然而卯月新真真正正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则是在饭香味传来的时候。 
   「今天早上是要吃蛋包饭吗,aoi。」 
   听到声响,皋月葵抬起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自家恋人套着一件长长的T恤穿着宽松的短裤站在厨房门口,平日里柔顺服帖的头发不出意外的又翘起来了两撮,像极了黑猫的耳朵。 
   一会儿要给他好好梳理一下,皋月葵这样想到。 

   卯月新打了个哈欠,像幽灵一般无声的飘到正在为早餐做收尾工作的皋月葵面前,乖巧的看着皋月葵往自己的蛋包饭上挤番茄酱。

   「aoi。」 
   「嗯?怎么了arata?」 
   卯月新指了指蛋包饭「写,aoi。」 
   「诶……?好吧。」 
   「还要一个小草莓。」 


   最后在卯月新的指挥下,皋月葵在蛋包饭上画了三颗草莓以及写在正中间的「aoi」。 
   为此,卯月新美曰其名为要把最爱的aoi和最爱的草莓一起吃掉。 
   皋月葵一向是很顺着自家恋人的,新的要求也大多不会拒绝,包括床|上的要求……。 


   卯月新照例把早餐吃的丁点儿不剩。 
   「今天是off日,但是我上午有课,中午我回来做饭。」皋月葵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交代着今天的行程。 
   「辛苦了,aoi。」 
   一双温暖的手从皋月葵腰间环过,下一秒,皋月葵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身后的重量压在他身上也并不会让皋月葵感到不适,反而多了一丝真实感。 

   卯月新不是善于用甜腻的情话来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但是在他的每个不经意的动作间,皋月葵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被卯月新爱着的这样一个事实。

   这就是卯月新,他皋月葵的幼驯染,他的爱人。 


   那么,皋月葵不在的时间里,卯月新又该做些什么呢。 
   看了看一眼日历上被红笔标出来的日期,卯月新打了个哈欠。 
   看来不能睡觉了,该去忙正事了。 
   这样想着,卯月新换了一身简单的衣服,出门去往長月夜和葉月陽和公寓。 


   这是他的秘密。 
   早在一个月前,他和葉月陽两个人便凑在一起讨论了有关七夕的事宜,目的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都想为自家恋人准备一个完美的七夕节。 


   卯月新是在中午接到了皋月葵的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微微喘气,语气中带着抱歉「抱歉啊,老师临时叫我去整理资料耽误了一点时间,我已经在出租车上了。」 
   其实这种情况不在少数,深得同学老师喜爱的皋月葵经常被以各种理由叫去帮忙或者出去吃饭,平时新在的时候还可以帮葵挡一下,但是新不在,葵就少了一个有力的挡箭牌。 
   「不愧是aoi啊,今天也是安定的王子殿下呢~」 
   听出了卯月新语气中的笑意,皋月葵暗暗地松了口气,随后无奈道「arata——才不是王子啊。」 
   习以为常的对话。 
   笑容悄悄地爬上了皋月葵干净的脸庞。 


   「还没有好吗arata……?」 
   回到家的皋月葵并没有按照原计划给卯月新做午饭,而是被卯月新拉了出来,来到了……陽和夜的公寓……。 
   皋月葵并不知道卯月新在搞什么名堂,自家的这个恋人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特别的我行我素,哪怕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自己也只能勉强猜到三分。 
   「怎么了新……?陽和夜找我们吗?」终于皋月葵决定问一下卯月新。 
   「aoi,去吧门打开吧。」 
   「?」 


   带着满心的疑惑,皋月葵推开了公寓的大门。 
   入目满是粉色,花香味甚是浓郁,但也不至于让人不适,皋月葵抬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转过身看了一眼卯月新,得到了卯月新一个肯定的眼神,于是踏进了屋子。 
   屋里的光突然暗了下来,所有东西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轮廓,身后的门在灯光暗下来时合了起来,发出了轻微的咔嚓声。 
   皋月葵条件反射的回过头,却没有看到本该站在身后的卯月新,唤了几声,也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应,浓浓的疑惑萦绕在皋月葵心头。 
   按照记忆,皋月葵现在所处的应该是客厅。 
   客厅的墙壁突然亮起一个屏幕,是电视。 
   皋月葵走到电视前,电视里缓缓放出好听的乐曲声,这个曲子皋月葵再熟悉不过了,是和新搭档的双人曲「Rainy Day」的钢琴曲。 
   「咳咳——听得到吗?aoi?」 
   「喂严肃点啊,已经在录了!」 
    电视突然出现了卯月新走动的样子,在陽的不满下,卯月新才老老实实的站在了摄影机前面,透过电视与皋月葵面对面。 
   「呐——aoi,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和画面里卯月新严肃的表情让皋月葵着实一愣。 
   「陽给我写了一份稿子让我念,可是好长啊,而且都是些废话。」不出意外的,视频里出现了陽不满的抱怨,然而卯月新并没有在意「今天……不对,是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日子,是七夕,我想让aoi可以开心些,这样就可以更爱我一些了。」 
    「aoi酱都要把你宠上天了你还要他怎么爱你啊喂!」 
   「yo……you!」夜的声音也出现在了视频里,虽然很小声,但是皋月葵还是清楚的听到了「现在正在录像呢……!」 
    视频就这样戛然而止。 
    皋月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客厅的灯突然亮起,皋月葵条件反射的捂住眼睛,等适应了周围的光才慢慢睁开。 
   是花。 
   房间里铺满了樱花。 
   「aoi。」 
   皋月葵应声转过身。 


   暖色的灯光在樱花的映衬下泛着暖和的粉色,卯月新拿着一各细长的盒子站在皋月葵面前。 
   「a……arata……?」 
   下一秒,卯月新从盒子中取出一个明晃晃的东西,嘴唇靠在皋月葵的耳边,轻轻地吐着气,两只手将什么东西带在了皋月葵的脖子上。 
   温热的气息打在皋月葵敏感的耳廓上,皋月葵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热,精神紧绷着,甚至没太在意脖子上被带上了什么东西。 
   「好了。」好听的声线在皋月葵耳边炸开,将他飞远的思绪拉扯回来,他疑惑的看着卯月新,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脖颈间。 
   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闪着白光的东西。 
   「是什么……?」皋月葵抚摸着垂在锁骨间凹处的坠子,模模糊糊能摸出是一个花的形状。 
   「樱花吊坠很适合你哦aoi。」卯月新自然的牵起皋月葵的左手,放在唇边郑重的亲吻了一下皋月葵的无名指关节「我也很适合你,aoi,我不想等了,你愿意嫁给我吗?」 


   该怎么回答呢? 
   本来就是恋人吧,想要结婚什么的,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也有些不一样的吧。 
   皋月葵的脑子里很乱,挣扎间,他的目光与卯月新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担心所有考量都被抛之脑后。 
   卯月新,只能是卯月新。 
   只要卯月新在,他皋月葵便有勇气去面对一切生命中的温暖与苦涩。 


   「……好。」 
   相拥在一起的温暖,唇齿间的温柔,全部都是独一无二,独属于皋月葵的美好。 


   「所以说我辛辛苦苦给他写了那么多稿子!他居然就这么全部作废了???」 
   葉月陽皱起眉头,不难看出正在生卯月新的气。 
   「好了,陽……」站在長月夜扯了扯葉月陽的袖口「这才是新的风格啊,也正是因为这样,葵才会这么坚定的接受了啊。」 
   闻言,葉月陽偏过头,身边的人正看着拥抱在一起的新葵二人,脸红扑扑的,笑的正温柔,心底不由得一阵颤动。 
   「呐,我说夜。」 
   「嗯?」 
   「如果我求婚你会答应吗?」 
   「诶?」 

----------------------

大概最近更新都不是很多

谢谢大家还愿意关注我

望食用愉快❤

评论(18)
热度(71)

© 一条有追求的咸鱼柒 | Powered by LOFTER